失落的家园

正文4/9章
第三章 我们的尾巴就是
  你的尾巴
  虽然掉了尾巴,但又重新学会了走路,还有那么多的朋友来看望,壳儿又快活起来。
  不过大哥皮儿还是想:壳儿毕竟掉了尾巴,我们这些做兄弟姐妹的应该为他做些事,叫他把我们的尾巴当做自己的尾巴,就跟屁股上依然还有尾巴一样,我先带个头。于是,皮儿有一天带着壳儿出了门。临走时姐姐丝儿叮嘱了一句说:“早去早回,我给壳儿织了一件毛衣,等着试试袖子长短就好收口了。”
  皮儿带着壳儿来到一农户家,农民都下田去了,家里没人,他们刺溜钻进了人家的厨房,然后爬上饭橱。皮儿叫壳儿在一边等着,自己找到一个瓶子,用牙咬开瓶塞,掉转屁股,把尾巴伸进瓶口里,对下面的壳儿喊道:“张嘴,壳儿!”
  壳儿便张开嘴,皮儿把尾巴塞进他的嘴里。
  “香吗?”皮儿在上面问。
  壳儿吮着尾巴说:“当然香,是新黄豆榨的,还有一股豆腥气呢!”
  “我的尾巴就是你的尾巴!”皮儿得意地宣布。
  回来的路上出了事,经过豆子地时,蛤蟆、蝈蝈、豆虫、乌鸦,还有一只长着胡子和犄角的山羊,见壳儿走路的样子很滑稽,细看是只没有尾巴的老鼠,心想可以欺负欺负了,便朝壳儿吐口水扔石头和土坷垃。
  皮儿见有人欺负弟弟,扑过去找那些家伙算账。
  见哥哥和那伙人打成一团,壳儿说:“我也不能闲着,我现在虽然没了尾巴,但对付起豆虫来绰绰有余。”
  皮儿很快就把蛤蟆、蝈蝈和乌鸦打跑了,他还冲天上的乌鸦大叫道:“乌鸦,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明天就带人去端了你的窝,掏了你的蛋做鸡蛋汤喝,把你的孩子们带走叫我妈做炸乳鸦吃!”
  乌鸦吓得停在天上用两个爪子朝皮儿作揖:“哎呀老祖宗哎,求你千万别去碰我的蛋和我的孩子,都是豆虫干的坏事,是他冲你们丢土坷垃来着!”
  豆虫很害怕,辩解说:“老……老鼠,不关我的事,我即使想丢也干不成啊!绝对是乌鸦干的,他每天都叼着石子往酒瓶子里丢,好喝里面的酒,丢得可准啦!呀,无尾小鼠你牙齿好尖,你该不会吃了我吧?”
  壳儿想:哈,他倒提醒了我,我把他抓回去叫妈妈穿在棍子上烤椒盐豆虫吃!壳儿把豆虫从豆叶子上捉下来塞进口袋里。
  皮儿最后去对付那只山羊。
  结果可想而知。
  回到家里,大家看到皮儿少皮没毛的样子,赶紧围过来问是怎么回事。
  皮儿垂头丧气的不愿说话。
  壳儿把事情经过说给大家听,末了从口袋里掏出俘虏给大家看:“不过我把那只豆虫捉回来了,叫妈妈做给我们吃,也不算输得太厉害!”
  丝儿说:“你们这些男孩子呀,每天就知道打来打去的!”拉着壳儿去试衣服。
  干儿虽然瘦些但勇气十足,他觉得要赢就得堂堂正正地赢,即使面对带两把弯刀的山羊也不能退缩。但怎样才能打败那么一个全副武装的大家伙呢?他想:用一般的手段肯定不行,即使躲起来扔黑石头,或者包一包石灰去迷他的羊眼也靠不住,得想个靠谱的办法。
  干儿突然灵机一动:对了,壳儿掉尾巴之前练的那个功我看不错,要是把神尾功练成了,一家伙打在老山羊的鼻子、耳朵或者太阳穴上,那可不是盖的!壳儿没练成我可以接着往下练……虽说暂时不能去找老家伙算账,但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干儿找来把椅子叫壳儿坐下,把头伸过去叫壳儿摸他的头顶。壳儿问:“怎么回事?”干儿说:“别管了,你转着圈摸就是!”壳儿便转着圈摸。摸了一会儿壳儿问:“好了吗?”干儿直摇头,壳儿只好继续摸。摸到后来干儿感到头皮发麻发热,热气又从头顶经过后背直达尾巴梢。干儿非常满意,心想到底是该功夫的祖师爷啊,叫他灌了顶,就算正宗传人了,功夫肯定练得真学得快!
  干儿练功的事情叫鼠面知道了,他把干儿叫来说:“壳儿的尾巴刚没了,你怎么还敢搞这种把戏!”干儿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回答说:“没事,我已经跟那只松鼠交代过了!”原来干儿早有准备,开练之前找到那只松鼠对他说:“喂,松鼠,以后我练功的时候,不许在树上玩碎玻璃,听到了吗?”松鼠对于上次的事情十分内疚,马上点头称是,又跑去告诉自己的同伴和其他喜欢蹲在树上吃东西的家伙,说是以后碰到一个用尾巴敲树的小老鼠时,要躲得能有多远就多远,否则出了事情自己负责。
  壳儿常过来指导干儿练习,他想:神尾功我没有练成,这也是武林当中常有的事情,一些神功都是经过几代人才练成的,如果干儿能完成我未竟的事业我将很高兴,因此我要好好教导他。
  干儿练功极其刻苦,又叫开山祖师灌了顶,还有开门师傅亲传亲授,不久就把神鞭功练得有模有样了,他那尾巴甩起来不但指哪打哪,而且力道十足。壳儿亲眼看见他甩起尾巴打落一只飞来飞去的红头苍蝇,禁不住大声叫好,同时也免不了生出几分嫉妒。
  干儿并没有马上找那老山羊去算账,而是找到丝儿,叫她放下手里的毛活,给自己缝几样行头,自己则去了趟铁匠铺。
  丝儿的手很巧,待干儿头戴一个亮闪闪的云纹铁箍子,手提一根红黑哨棒回来的时候,已经把他要的行头缝好了,叫他穿上试试。
  干儿先穿上灯笼袖的真丝小褂,系上麻质披肩,蹬上千层底的软靴,最后再套上那条几可乱真的草编虎皮裙。丝儿边帮干儿往身上套裙子边说:“这条裙子我最下工夫了,跟编花篮似的,编好以后都没舍得掏尾巴洞,怕把好好的裙子糟蹋了,干儿你就别把尾巴露出来了好吗?”
  干儿一听心想:那哪成!如果不掏个尾巴洞把尾巴伸出去,一耍起尾巴来裙子掀老高,肯定走光!于是,他赶紧脱下裙子叫丝儿再掏个尾巴洞。
  等一切装扮停当,干儿摆了个金鸡独立的姿势,然后又翻个跟头,没有预想中的结果。他就告诉自己,跟头云还要再练,便提着哨棒一溜小跑去找山羊了。
  见到山羊,干儿鼓足勇气踮起脚说:“啐,山……山羊,前不久你欺负我们家皮儿和壳儿了,我特地前来报仇,你等着接招吧!”说着,他撅起屁股嗖嗖嗖地抡起了尾巴。
  山羊正在山坡上吃草,见来了只装扮奇特的小老鼠,好像是刚从戏台上蹦下来的,还说了这么一番莫名其妙的话,心想:老鼠们最近不知出了什么问题,上次也有只小老鼠,见了面二话不说,没头没脑地往我犄角上撞,躲都躲不开,兴许是环境污染把他们的脑子都弄出了毛病,想想怪可怜的,不如不理他了,我换个地方吃草去。山羊便起身走了。
  干儿高兴地想:还没交手这家伙便吓跑了,说明神尾功到底厉害!我不能去追,小心中了埋伏,江湖上长胡子的扎小辫的和小孩都要多提防。干儿便没去追,回家后宣布:“我给皮儿和壳儿把仇报了,老山羊叫我打跑了,壳儿,从今以后,我的尾巴就是你的尾巴!”

上一章

第4/9章

下一章

设置
目录
评论
收藏
【新用户公众号,领取5天VIP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中文书城
微信内长按右侧二维码识别 即可添加
中文书城
登录成为会员,免费获取无限量书签
15元开通30天VIP,全站图书免费看
大家都在看

换一换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