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家园

正文2/9章
第一章 尾巴的重要性
  上一本书说到老鼠壳儿为了练出厉害的神尾功把尾巴搞掉了,现在要说说他养伤的故事了。尽管此时壳儿已经没了尾巴,但故事还是与尾巴有关,所以看得出尾巴的重要,我们也希望以此告诫那些有尾巴的,一定要珍惜自己的尾巴。
  壳儿刚受伤时只能撅着屁股趴在床上睡觉,后来尾巴根的伤口愈合了,便能翻过来睡觉了。
  可是有一天他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劲,但究竟是什么不对劲一下子也说不上来,于是便想啊想啊……壳儿想了很久,终于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原来有个问题困扰着他。
  “我受伤之前睡觉时尾巴是怎么摆的呢?是压在身子底下吗?如果压在身子底下,那是直溜溜伸着还是盘起来的?要是直溜溜伸着的话,那尾巴梢肯定长过头顶了,那我是把尾巴梢放在枕头上面呢还是压在枕头下面?放在枕头上面肯定会硌得后脑勺难受,而压在枕头下面的话,翻身时不是很碍事吗?嗯,也许是盘起来放的。”
  但壳儿马上对此产生了疑问。
  “也不对,睡觉的时候如果腰底下都放着一盘蛇或者蚊香,那肯定很难受,不但腰会被尾巴硌得很疼,尾巴也会被腰压得不舒服啊!那我倾向于不把尾巴压在身子底下。”
  不过壳儿很快又把这个假设否定了。
  “我不把尾巴放在身子底下,那会放在哪里呢?要是放在两边,侧着睡不是同样会压到尾巴吗?而且很容易使尾巴跑到被子外面去,那等于身体的一部分没有盖上被子,着凉怎么办?”
  那只剩下一种可能了。
  “我如果把尾巴直直地朝下放,倒不存在上述问题了。但我睡觉不老实,总是乱蹬被子,我妈做的蚕丝和蜘蛛丝混纺的毛巾被不知被我蹬烂几条了,要是把尾巴放到脚上……不行,这样的事情连我自己都信不过!”
  因此壳儿觉得怎么躺都不舒服,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
  后来他想算了,干脆不去想它了,反正也没尾巴了,怎么舒服怎么睡吧!一想到这个,前面那些怪念头倒没了,翻来覆去怎么睡都舒服,于是他知道怪不得人喜欢睡懒觉,没有尾巴睡起觉来确实过瘾!
  不久壳儿能下地了,他刚一站到地上,马上向前摔了一个大马趴!
  站在旁边的大哥皮儿赶紧把他扶起来。可一松手,壳儿又晃晃悠悠地要往前栽,鼠面一把揪住他的脖子,壳儿才没有栽倒。
  鼠面问儿子:“怎么回事?”
  壳儿说:“头重脚轻,站不住!”
  “还是尾巴的问题!”鼠面叹了口气。
  壳儿干脆往地上一趴,撅着屁股爬了几圈,扭头对鼠面和鼠花说:“我看爬也不错,我以后就爬着走!”
  鼠面朝儿子的屁股上踢了两脚,壳儿赶紧翻过来。
  鼠面生气地斥责儿子说:“瞧你那点出息!怎么能想到爬着走呢?偶尔爬爬还行,比如不想让别人发现的时候。如果成天靠爬,那和马牛猪狗猫还有什么区别?我们这一支老鼠好不容易才学会站起来走路,你又想退回去学那些四条腿的畜生!要叫你爷爷知道了还不把你的两条前腿打断?”
  皮儿问:“那怎么办呢?”
  鼠面就一个字:“练!”
  皮儿说不练也行,我去撅根树枝给壳儿咬根拐杖拄着,他就不栽跟头了。
  “呸!”鼠面啐了一口,“我还没拄拐呢,连你们爷爷也才拄了没多久,要是他老人家知道他孙子拄了拐,还不把壳儿的后腿打断?练!”
  壳儿只好从头开始练走路。
  没走几步眼看着又要栽倒,个子最小的粒儿眼疾腿快,赶紧站到壳儿的前面,让壳儿扶着自己的肩膀朝前走。粒儿回头对壳儿说:“壳儿,以后我就是你的拐杖,你想去哪里叫我一声,你连眼睛瞎了都不用怕了!”
  可鼠面把粒儿也一脚踢开,他想:我这是对壳儿负责,他将来要自己对付这一切,别人帮不了他!
  姐姐丝儿想出个主意,她找来一个枕头,用绳子把枕头绑到壳儿的腰上,叫他走走试试看。壳儿走了几步,虽说还有些向前栽,但比刚才稳些了。
  瓤儿觉得用枕头压分量显然有问题,壳儿又不是孔雀,带着个扁尾巴当然走不好路。他跑出去找了把劈柴的斧子,换下壳儿后腰上的枕头,叫他再试。
  壳儿一试这回老朝后坐,往前去不了。
  籽儿想:瓤儿的想法是好的,但斧子跟尾巴差得太远了啊,看我的!他跑到厨房里找了根炉钩子换下斧子,叫壳儿接着走。
  壳儿觉得这回行了,既不前沉也不后沉,简直可以健步如飞了。
  籽儿刚想吹吹牛,鼠面过来一把将炉钩子拽下来,呵斥道:“谁叫你们想这些馊主意的?壳儿以后出门能老在腰里别一把炉钩子或者斧头吗?我们又不是黑社会,乱弹琴!”
  怎样才能让壳儿重新学会走路呢?大哥皮儿把大家找来一起出主意想办法。
  勺儿说:“咱们去看看那些没有尾巴的动物都是怎么走路的,学会了回来教壳儿吧!”
  大家一致认为这个主意不错,于是分头行动。
  汁儿找到了兔子,他拍着兔子的屁股说:“兔子啊,大家说要找没尾巴的,我一下子就想到了你,俗话说你的尾巴长不了,我是专门来看你是怎样走路的。平常你跑得太快,我没看清楚,这次请你走给我看看。”
  兔子的红眼球变成了白眼球。
  汁儿赶紧解释自己不是开玩笑,而是为了教壳儿学走路。
  兔子听了,觉得这个忙自己要帮,就一蹦一蹦地走给汁儿看。
  汁儿跑回家,教给壳儿学兔子走路。
  壳儿试了试,嘿,还真不错,要往前倒的时候,借着劲一蹦,就站住了,再要倒再蹦,一蹦一蹦,走起来很带劲!以后可以像兔子一样蹦着走。
  豆儿想来想去,硬着头皮去找螃蟹,因为他实在想不起认识的熟人里面谁没有尾巴。
  他在河边的一棵柳树底下等了半天,才看见螃蟹慢慢地从河里爬上来,豆儿远远地冲他喊:“螃蟹,你走几步路我看看吧!”豆儿心想:我离螃蟹越远越好,这样他就剪不到我的尾巴了,我爸说了要珍惜尾巴,这话我得听,不能像壳儿那样还得重新学走路。
  “吼吼吼,你是不是要看我的笑话呀,老鼠!”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豆儿赶快向螃蟹解释。
  螃蟹想,那这个忙还是要帮的,就走给豆儿看。
  豆儿跑回家教壳儿学螃蟹走路。
  壳儿试了试,嗯,螃蟹真聪明,没有尾巴就应该像他们那样横着走路,这样就没有前仰后合的问题啦!
  干儿走到山坡上碰到一只老母鸡。
  老母鸡当然有尾巴,虽然不长,也算有。
  干儿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心想:天底下没有尾巴的家伙实在不好找,最著名的那个叫汁儿找了,算了,我就骗她个蛋吃吧!
  干儿告诉老母鸡,说是壳儿的尾巴掉了,老鼠医给开了个秘方,要找尾巴最长而且模样最漂亮的鸡下的蛋做药引子,吃了就能重新长出尾巴。他找了半天,符合条件的都是公鸡,下不了蛋,所有公鸡都推荐来找她。
  老母鸡高兴地答应了,咯咯嗒一使劲,下出一个蛋来。蛋掉地上骨碌碌地顺山坡往下滚。老母鸡回头一看急了,大叫道:“老鼠老鼠,鸡蛋跑了,你快去追呀!”干儿一听,愣了一下,一拍大腿,也不管蛋了,立刻往家跑。
  干儿说:“壳儿,鸡蛋也没有尾巴,跑得可快了,你可以学它啊,我教你!”
  壳儿试了试,觉得也不错,就是很费衣服不费鞋。
  丁儿找来找去没找到谁,后来觉得憋得慌了,跑到大树底下撒了泡尿,他边撒尿边想:没有尾巴的家伙的确不好找,我能想到的也就是兔子、螃蟹加上鸡蛋,可都叫他们腿快的找去了,其他的我实在是想不出来了,这棵大树倒是光有头发没有尾巴,可他也不会走路啊……对了,树干上有条毛毛虫,毛毛虫不是也没尾巴吗?我看看他是怎么走路的不就得了!
  丁儿就在树底下认真地看毛毛虫怎么走路,然后跑回家去教壳儿学。
  壳儿按丁儿说的,把自己想象成河里的波浪,低头塌腰撅屁股向前拱……站在一边的皮儿他们越看越觉得有问题,便问丁儿:“这是跟谁学的?”
  丁儿说:“跟毛毛虫学的呀,那家伙没有尾巴!”
  皮儿说:“去去去,那家伙怎么没有尾巴?他整个就是一条尾巴!”
  ……
  壳儿自己很努力,慢慢地学会了在没有尾巴的情况下如何走路。
  其中有些小窍门是他自己琢磨出来的,比如说,走路之前要多吃饭少喝水,最好能在肚子后面憋点东西,要少吃黄豆,特别是不能吃了黄豆再喝水,那样肯定常常会把自己摔个大马趴!
  你想是不是啊?
  这些经验一般人根本想不出来,因为毕竟很少有丢了尾巴还想站着走路的,特别是还能跟别人聊聊这件事情的。

上一章

第2/9章

下一章

设置
目录
评论
收藏
【新用户公众号,领取5天VIP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中文书城
微信内长按右侧二维码识别 即可添加
中文书城
登录成为会员,免费获取无限量书签
15元开通30天VIP,全站图书免费看
大家都在看

换一换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