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赢得友谊及影响他人

第一章 待人处世的基本原则1/31章
不要过分地批评别人
  如果你我有心让某人仇恨一辈子,只要放开顾忌,毫不保留地予以严厉批评,保证可以奏效,哪怕你的批评完全正确,对方仍是会恨你入骨。
  1932年5月7日,纽约街头出现了一场触目惊心、史无前例的激烈枪战。双枪大盗克罗里——一个烟酒不沾的杀人凶犯——在经过数周的逃窜之后,终于在西米大道他女友的寓所里,遭到警方的围捕。
  150名警员和侦探,包围在他顶楼的藏身之处。他们在屋顶穿洞,要用催泪弹把这位“杀警察者”克罗里熏出来。然后,他们把机关枪架在附近的建筑物上,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枪战,纽约一个最优美的住宅区,不断地响着呼呼的手枪声和哒哒的机枪声。克罗里伏在一张堆满杂物的椅子上,不断地朝警方开火。一万名惊恐的群众,看着这场枪战。在纽约的人行道上,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类事情。
  克罗里落网之后,纽约市警局局长墨诺尼对外声称,克罗里是纽约有史以来最凶恶、顽劣的一名人犯,“任何一点芝麻绿豆小事,”这位局长表示,“都可能引起他的残酷杀机。”
  但是“双枪手”克罗里对自己有什么看法呢?我们知道他的想法。因为当警方向他的藏身之处开火的时候,他写了一封《致有关人士》的信。他在写这封信的时候,鲜血从他的伤口涌出,在信纸上留下一道红色的血迹。在信中,克罗里说:“在我的衣服之下是一颗疲惫的心,但这颗心是仁慈的——一颗不会伤害任何人的仁慈之心。”
  在他被捕捉前,克罗里在长岛郊区的一条小路上,公然停车与女友作出猥亵的举动。一名警察上前制止,并要求出示驾驶执照……克罗里掏出他的手枪,一言不发地朝那位警员连发几枪。当那位垂死的警员倒下去的时候,克罗里从汽车里跳出来,又朝那不能动弹的尸体开了一枪。而这就是自称“在我的衣服之下是一颗疲惫的心,但这颗心是仁慈的——一颗不会伤害任何人的仁慈之心”的凶手。
  当克罗里被判死刑,送上电椅的那一刹那,他是否会说:“这是报应,谁叫我杀了人?”
  不!事实上他并没这么说,他说的是:“这太不公平了!我杀人完全是出于自卫啊!”
  直到死前,“双枪杀手”克罗里都不曾责怪过自己做过任何事。
  这是匪徒中一种不寻常的态度吗?如果你这样想的话,听听这段话:
  “我穷一生精力,带给人们喜悦、享乐,帮人们度过欢乐时光,所得到的却是诅咒、辱骂,和一连串残酷的追捕。”
  这话是全美一号公敌、芝加哥黑社会头子卡波耐所说的,自始至终,他一样是拒不承认自己有罪,他一直自认是一个造福社会的大善人,而且是个受到曲解、误会的慈善家。
  苏尔兹,纽约最恶名昭彰的匪徒之一,当他在纽瓦克被枪手击倒之前,也是如此。在一次报纸访问中,他说他是一名大众恩人。他相信自己真的是一名恩人。
  在这一方面,我跟辛辛监狱的监狱长刘易斯通过几次很有意思的信件,他说:“在辛辛的罪犯,似乎没有一个自认是坏人。他们和你我一样是人。因此他们辩护,他们解释。他们会告诉我们为什么要撬开保险箱,为什么随时要扣动扳机。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有意以一种不论是错误的或合逻辑的推理,来为他们反社会的行为辩论,因此气势昂然地坚持他们根本不应该被下狱。”
  如果说连这些恶行昭彰的犯人,都还一心纹饰自己的过错,那么你我平常接触到的一些平凡人,又会有何种反应呢?
  过分地批评是无益的,它会伤害一个人宝贵的自尊,伤害他的自重感,并激起他强烈的反抗。由批评引起的愤恨,只会降低对方的信心和情感,同时批评的事情也得不到任何改善。
  过世的约翰·华纳梅克尔一度承认:“我30年前就学到,责怪别人是愚蠢的行为。我不责怪上帝对智慧分配不均,因为要克服我自己的缺陷,都已经很困难了。”
  华纳梅克尔年纪轻轻就已领悟了这层道理,我个人却是花了三分之一世纪的时间才了解,不论是犯了多严重的错误,100个人中间,至少有99个不会反躬自责,虚心认错。
  世界著名心理学家史京纳以他的试验证明,在学习方面,一只有良好行为就得到奖励的动物,要比一只因行为不良就受到处罚的动物学得快得多,而且更能够记住它所学的。
  人类也是如此。
  严苛的批评是无益的,它只会迫使被批评者采取防卫的行动,使他刻意地为自己的行为寻找合理的解释,批评是危险的,因为它会直接伤害到一个人的自尊,引起他的反叛意识。
  心理学家席莱曾说:“我们极希望获得他人的赞扬,同样的,我们也极为害怕他人的指责。”
  批评所引起的愤恨,经常会降低员工、家人以及朋友的信心和情感,而所指责的状况仍然没有得到改善。
  江士顿是一家工程公司的安全协调员,他的职责之一是监督在工地的员工戴上安全帽。他说他一碰到没有戴安全帽的人,就严肃地告诉他们,要他们必须遵守公司的规定。员工虽然接受了他的纠正,却满肚子的不愉快,而经常在他离去以后,又把安全帽摘了下来。
  于是,他决定采取另一种方式。后来他发现有人不戴安全帽的时候,他就问他们是不是安全帽戴上不舒服,或者有什么不适合的地方。然后他以令人愉快的声调提醒他们,戴安全帽的目的是在保护他们不受伤害,建议他们工作的时候一定要戴安全帽。结果是遵守规定戴安全帽的工人多了起来,而且不会造成愤恨或情绪上的不满。
  德军有一条军纪规定:遇到有不满的事情,绝对不准当场发作,一定得忍过一晚上,等心情平静下来之后,再提出讨论。我相信这样一个规定,在一般社会中也适用,惟有如此,才可能让那些唠叨的父母、聒躁的妻子、挑剔的雇主和一些找碴的人平静下来,别再为这社会制造更多的事端。
  有关批评无益的证明,历史上几乎是随处可见。举个最明显的例子,当年西奥多·罗斯福总统和塔夫脱总统之间的争执,不仅造成了共和党内部的分裂,最后终将总统宝座拱手让给了民主党的威尔逊,因而改变了整个历史。
  其经过情形是这样的:
  当西奥多·罗斯福于1908年步出白宫的时候,他使塔夫脱当上总统,然后到非洲去猎狮子。等他回来的时候,大发雷霆。
  他斥责塔夫脱的保守主义,有意为自己弄到第二任的提名,于是组成了雄麋党,结果把共和党弄垮了。接着大选结果,塔夫脱和共和党只得到两州的选票——维蒙州和犹他州。这是共和党的空前惨败。
  西奥多·罗斯福责怪塔夫脱,但塔夫脱总统有没有责怪他自己呢?当然没有。眼中带着泪水,塔夫脱说:“我看不出我怎么做,才能和我以前所做的,有所不一样。”
  该怪谁呢?西奥多·罗斯福或塔夫脱?坦白说,我不知道,而且我也不管。我现在要指出的一点是,西奥多·罗斯福批评塔夫脱,固然是振振有辞,但塔夫脱是否承认有错呢?当然不!虽然是声泪俱下,他还是坚持表示:“在现实条件下,我实在想不出我还能用其他法子来把国事治理得更好。”
  人性的弱点就是:做错事的人只会责怪他人,而不会责怪自己。我们都是如此。我们必须承认一个事实,我们所要批评、诅咒的人,不论其是否有错,都将会执意强辩,为自己的行径寻找借口,甚至恶言反扑。
  拿“茶壶盖油田”舞弊案来说吧。还记得这个案子吗?报界为这件事抨击了好多年,结果把整个国家弄得一蹶不振。在这一代人的记忆里,美国的政治界还没有发生过这一类的事情。
  那桩丑闻的实情是这样的:
  哈定总统入主白宫时,其内阁成员之一的内政部长亚伯特·霍尔,曾负责处理艾克山和狄波特这两处油田,这两处油田原系准备供日后海军使用,后来临时变更计划,可以授权民营石油公司开采租用,亚伯特为了十万贿款,竟然未经招标,即将之租予自己的友人艾德华·杜韩尼。而杜韩尼怎么做呢?他给了霍尔部长他所谓的10万美元“贷款”。然后,霍尔部长命令美国海军进入该区,骗走了那些竞争者,免得周围的油井汲走了艾尔克山丘的原油。那些对手,在枪头刀尖之下被赶走。他们冲进了法院,揭发了10万美元茶壶盖油田舞弊案。结果闹得满城风雨,毁了哈定总统的执政,激起全国的公愤,要弄垮共和党,而且使霍尔落入铁窗。
  亚伯特当时所受到的惩罚,可以说是美国政坛罕见的案例,但他是否就因此承认有错,表示忏悔呢?事后胡佛总统曾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表明,哈定总统之死,乃是因为被自己的亲信朋友出卖,懊恼焦虑所至。然而当亚伯特·霍尔之妻听到这话之后,竟然从椅子上跳起来辩解道:“什么!哈定被霍尔出卖了?不可能!我先生从没有出卖过任何人。满屋子的黄金,都不能使我先生起歹念。他才是被出卖而带上刑场,钉上十字架的人。”
  你看,人性表现出来了,做错事的人只会责怪他人,而不会责怪自己。我们都是如此。
  因此当你我明天很想批评他人的时候,不要忘了卡波耐、“双枪手”克罗里,以及亚伯特·霍尔。我们要知道,批评就像家鸽,它们总会回来的。我们必须承认一个事实,我们所要批评、诅咒的人,不论其是否有错,都将会执意强辩,为自己的行径寻找借口,甚至恶言反扑。或者,像文雅的塔夫脱那样,他会说:“在现实条件下,我实在想不出我还能用其他法子,来把国事治理得更好。”
  严苛的指责、批评,到头来只能换来恶意的对立,根本无济于事。你想帮别人有所改进,不如从先改变自己开始,或许还能省下招人嫌恶的怨气。不要抱怨邻人屋顶上的雪,当你自己门口脏兮兮的时候。
  1865年4月15日,林肯奄奄一息地躺在福特戏院正对面一家廉价客栈的卧房里,有人在戏院枪杀了他。林肯那瘦长的身子斜躺在那张对他来说太短的床上。床的上方,挂着一张罗莎波南的名画“马市”的廉价复制品,有一盏煤气灯发出惨淡的黄晕。
  当林肯奄奄一息地躺着时,当时的陆军部长史坦顿看在眼里,无限感慨地说:“躺在床上的,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完美伟大的一位领导者。”
  林肯为人处世的成功秘诀是什么?我对林肯的一生研究了10年,而且用了整整3年的时间,写作了一本名为《人性的光辉》的书。我相信我已经尽了一切的可能,对林肯的个性和家庭生活,做了详细和透彻的研究。对林肯跟别人的相处之道,我更做过特别的研究。
  林肯年轻时候喜欢批评别人,他不但勇于批评,而且还经常撰文嘲弄他人,并散发给行人,引起当事者极度的憎恶,甚至有人因此而恨他一生。
  林肯在伊州春田镇做律师的时候,甚至投书给报社,公开攻击他的对手,或许这种事少做一次就好了。
  1842年秋天,他撰文批评了一位自大虚荣的爱尔兰籍政客,并引起街谈巷议,事情因此一发不可收拾,那位政客不甘受辱,于是设法查出作者真实姓名,并立即找到林肯住处,要求与他决斗。对方给他选择武器的自由。因为他的双臂很长,他就选择骑兵的长剑,并跟一名西点军校的毕业生学习舞剑。决斗的那一天,他和对方在密西西比的一个沙堆碰头,准备决斗至死为止。但是,在最后一分钟,他们的助手阻止了这场决斗。
  这是林肯一生中最恐怖的私人事件。在做人的艺术方面,他学到了无价的一课。他从此再没有写过一封侮辱人的信件,他不再取笑任何人了。从那时候起,他没有为任何事批评过任何人。
  南北战争时,波特马克战争节节失利,林肯连续撤换了五位将领,却仍然无法挽回颓势,举国上下,无不苛责这些将领平庸无能,但林肯却“不对他人指责只对大家祝福”,一声也不吭。他喜欢引用的句子之一是“不要批评别人,别人才不会批评你”。
  每当林肯太太与其他人苛责南方人时,林肯总是会说:“不必批评人家,同样的处境下,换了我们,做法一定也会跟他们一样。”
  盖茨堡之役发生在1863年7月的最初三天,在7月4日晚上,李将军开始向南撤退的时候,黑云密布,大雨倾盆。当他带着挫败之军退到波多梅克时,发现面临一条高涨而无法通过的河流,而身后又是一支胜利的北军。李将军被困住了,他无法逃脱。林肯看出这是一个天赐良机,一个消灭李将军的军队立即结束战争的机会。因此,林肯满怀希望地命令格兰特不要召开军事会议,而立即攻击李将军。林肯用电话下令,又派出一名特使去见格兰特,要他立即采取行动。
  而格兰特将军怎样做呢?他的做法,正好跟所接到的命令相反。他违反林肯的命令,召开了一次军事会议。他迟疑不决,一再拖延。他打电话来,举出各种借口,他一口拒绝攻击李将军。最后,河水退去,李将军带着他的军队从波多梅克逃脱了。
  林肯得到消息,当即气极败坏地说道:“这是为什么?上帝!这是为什么?敌人根本已是瓮中之鳖,任何人追杀过去,都能手到擒来!就算我自己带军追去,也必定能当庭挥鞭惩戒敌帅!为什么我手下的将军,会如此坐视我的命令不顾呢!”
  在痛苦、失望之余,林肯坐下来,写给格兰特一封信。别忘了,林肯这段时期用字总非常保守和克制。因此,他在1863年所写的这封信,算是最严厉不过了。
  我亲爱的将军:
  我相信你一定不了解此次让李将军逃窜成功,对整个战情将会有多大的影响。他本来在我们的轻易掌握之中,当时假如对他一拥而上的话,加上我们最近的一些其他胜利,就可把战事结束了。结果现在呢,战事可能会无限期地持续下去。如果你上星期一不能安全地攻打李的话,又怎么能在渡河之后,在你只剩下少部分的兵士时,去进攻他呢?我无法期望你可以改变情势,若要期望你可以的话,也是一种不合理的期望。你的良机已经失去了,因此我感到无限的悲痛。
  各位想想:这封信要让格兰特将军看到了,他会有何反应。
  事实上他并没看到这封信,因为林肯根本没寄出那封信,这还是林肯死后由其手边资料中掘出之轶事。
  我的猜想——这只是一个猜想,是写完这封信以后,林肯看看窗外,对他自己说:“等一下。或许我不应该如此匆忙。我坐在这静静的白宫里,命令格兰特去出击,是举手之劳的事。但假如我当时是在盖茨堡,假如我在上星期,也跟格兰特一样,见到遍地血腥,假如我听到伤兵的悲号哀吟,也许我也不会如此急着去进攻了。也许我的性格跟格兰特一样地柔弱,我的做法可能就会跟他的相同了。无论怎么样,现在木已成舟了。如果我发出这封信,固然可发泄我的不快,但是却会使格兰特为自己辩护。这将会使他责备我,这将会造成恶果,破坏了他身为指挥官的效力,而且也许迫使他辞职不干。”
  于是,他决定还是把信搁在一边,没把它寄出去,因为他有过深刻的经验,知道严苛的指责、批评,到头来只能换来恶意的对立,根本无济于事。
  西奥多·罗斯福总统说,他任总统时,若遇到棘手的问题,他常往后一靠,抬头看看挂在他白宫办公室墙上那张林肯的巨幅画像,问他自己:“如果林肯在我这种情况下,他将怎么做?他将怎样解决这个问题?”
  下一回,如果我们也碰上这些问题,何妨也学学西奥多·罗斯福总统的秘诀,掏出一张5元纸钞,对着钞票上的林肯像虚心求教一番?
  马克·吐温经常会大发脾气,写的信火气之大足以把信纸烧焦。有一次他写信给把他激怒了的人:“给你的东西应该是死亡埋葬许可书。你只要开口,我一定会协助你拿到这份许可书。”又有一次,他写信给一位编辑,谈到一名校对企图“改进我的拼字和标点”。他用命令的口气写道:“此后这方面的情形必须遵照我的底稿去做,并且要教那个校对把他的建议留在他那已经腐朽了的脑子里面。”
  写这些可以刺痛别人的信,很让马克·吐温感到痛快。这样他的气也就消了,但很奇怪的是,这些信也没有引起任何不好的反应,因为他的太太已经悄悄地把这些信拿了出来,没有付邮,这些信根本就没有寄出去。
  你是否想帮着去改变你某个朋友,使他们在这方面有所改进?很好!我绝对赞成!但何不从先改变自己开始呢?站在一个较自私的角度来看,改进自己,总比帮别人改进要划算得多,而且,或许还能省下招人嫌恶的怨气呢!
  白朗宁说:“当一个人先从自己的内心开始奋斗,他就是个有价值的人。”要革除你自己全部的缺点,或许必须到圣诞节才办得到。那时候你就可以在假期里好好休息一番,再利用元旦规劝和批评他人。
  但要先把自己弄得十全十美。“不要抱怨邻人屋顶上的雪,当你自己门口脏兮兮的时候。”
  如果你我有心让某人仇恨一辈子,只要放开顾忌,毫不保留地予以严厉批评,保证可以奏效,哪怕你的批评完全正确,对方仍是会恨你入骨。要知道,人是一种充满感情、偏见和虚荣的动物。
  当我还很年轻的时候,极想表现一番。我写了一封信给作家里察哈丁·戴维斯,他一度在美国文坛上红得发紫。我当时正着手写作一篇有关作家们的杂志文章,我请戴维斯告诉我他的写作方式。在这几个星期之后,我曾收到一封来信,信末写着:“口述信,未读过。”
  我觉得好极了。我觉得写那封信的人,一定很了不起、很忙碌、很重要。我一点也不忙碌,但是我急于向里察哈丁·戴维斯表现一番,因此我就在短笺的结尾,以这些字句作为结语:“口述信,未读过。”
  他根本就不回我的信,只把信退还给我,而在尾端草草地写下:“你的礼貌真是没有礼貌。”没错,我是做错了,或许我是咎由自取。但,身为一个凡人,我不以为然。我不以为然的感受是如此深刻,当我在十年之后读到里察哈丁·戴维斯的死讯时,我的心中仍然想着——我羞耻地承认——他那次对我的伤害。
  如果你我有心让某人仇恨一辈子,只要放开顾忌,毫不保留地予以严厉批评,保证可以奏效,哪怕你的批评完全正确,对方仍是会恨你入骨。
  与人相交,定要切记人本身并不是一个逻辑、理性的动物,而是一种充满感情、偏见和虚荣的动物。
  刻薄的批评,使得敏感的汤玛斯·哈代——他是使英国文学丰富的最佳作家之一,永远放弃了小说写作;批评使得英国诗人汤姆斯·查特登走向自杀。
  富兰克林年轻时虽然不善交际,后来却变得精通与人应对之术,最后甚至奉派出使法国,他的成功秘诀,正是在于他“从不道人短”,而且“勇于颂扬他人的所有优点”。
  卡莱尔说:“一个伟大的人,以他对待小人物的方式,来表达他的伟大。”
  包布·胡佛是一位著名的试飞员,经常在航空展览中表演飞行。一次他在圣地亚哥航空展览中表演完毕后飞回洛杉矶。正如《飞行》杂志所描写的,在空中300米的高度,两具引擎突然熄火。凭借熟练的技术,他驾驶着飞机着了陆,飞机严重损坏,所幸没有人受伤。在迫降之后,胡佛第一个行动是检查飞机的燃料。正如他所料到的,他所驾驶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代的螺旋桨飞机,居然装的是喷气机燃料而不是汽油。
  回到机场以后,他要求见见为他保养飞机的机械师。那位年轻的机械师为所犯的错误而极为难过,当胡佛走向他的时候,他正泪流满面。因为他的错误造成了一架飞机的损失,差一点还使得三个人丢了生命。
  你能想象胡佛必然大为震怒,并且预料这位极有荣誉心、事事要求精确的飞行员必然会痛责机械师的疏忽。但是胡佛并没有责骂那位机械师,甚至于没有批评他。相反的,他用手臂抱住那位机械师的肩膀,对他说:“为了显示我相信你不会再犯错误,我要你明天再为我保养F51飞机。”
  即使再笨的人,也懂得批评、咒骂、抱怨他人,而大部分会做这些事的人,则都是笨人。倒是要学会体谅、宽容,才是品格高尚、自制能力甚强的人才有可能做到。
  父母普遍会动不动就批评他们的孩子。你一定以为我会说“不可以批评”,但是我不想这样说。我只是说:“在你批评孩子之前,请你读一读美国新闻报道的典型文章之一《不体贴的父亲》。”这篇文章首先登在《家庭纪事》杂志的社论栏中,在作者同意后,我们按照《读者文摘》的节要版,把这篇文章刊印在下面。
  《不体贴的父亲》是一篇小品文,因一时内心的感觉而写出来的,虽然它通俗而短小,却打动了很多读者的心弦,以致成为人们最喜欢并一再转载的文章。
  自从《不体贴的父亲》第一次被刊载出来后,这篇短文的作者李文斯登·劳奈德写道:“全美国成百上千的杂志和报纸都转载过,在外国也有着差不多相同的情形。我自己就同意过成千上万的人,让他们在学校、在教堂,以及在演讲台上宣读这篇文章。它还在无数的集会和节目中广播。奇特的是,大学刊物登载它,中学刊物也登载它。有的时候一篇短小的文章却出奇地透达人心,这篇小文章确实也产生了同样的效果。”
  让我们来欣赏此文吧!
  不体贴的父亲听着,我儿,在你睡着的时候我要说一些话。你躺在床上,小手掌枕在你面颊之下,金黄色的卷发湿湿地粘在你微汗的前额。我刚刚悄悄地一个人走进你的房间。几分钟之前我在书房里看报纸的时候,一阵懊悔的浪潮淹没了我,使我喘不过气来。带着愧疚的心,我走到你的床边。
  我想到了许多的事情。孩子,我对你太凶暴了。在你穿衣服去上学的时候我责骂你,因为你只用毛巾在脸上抹了一下。你没有擦干净你的鞋子我又对你大发脾气。你把你的东西丢在地板上我又对你大声吼叫。
  吃早饭的时候,我又找到了你的错处。你把东西撒在桌上,你吃东西狼吞虎咽,你把手肘放在桌子上,你在面包上涂的牛油太多。在你出去玩而我去赶火车的时候,你转过身来向我挥手,大声地说:“再见,爸爸!”而我则蹙起眉头对你说:“挺起胸来!”
  晚上,一切又重新开始。我在路上就看到你跪在地上玩弹珠,你的长袜子上破了好几个洞,我在你朋友面前押着你回家,让你受到羞辱。“袜子要花钱买的,如果你自己花钱买你就会多注意一点了!”你想,我儿,做父亲的居然说这种话!
  你还记得吗?过了一会儿,我在书房里看报,你怯怯地走了进来,眼睛里带着委屈的样子。我从报纸上面看到了你,对你的打扰颇感不愉快。你在门口犹豫着。“你要做什么?”我凶凶地说。
  你没有说话,但是突然跑过来,抱住我的颈子亲吻我,带着永远也不能使之萎缩的爱,用你的小手臂又紧抱了我一下。然后你走开了,脚步快速地轻踏楼梯上楼去了。
  我的孩子,你离开以后不久,报纸从我手中滑到了地板上,一阵使我难过的强烈的恐惧涌上了我的心头。习惯真是害我不浅。吹毛求疵和申斥——这是我对你作为一名小男孩的苛求。这不是我不爱你,而是对你的期望太高了,我以我自己年龄的标准来衡量你。
  而你的本性中却有着那么多真、善、美,你的幼小的心灵犹如照亮群山的晨曦——你跑进来亲吻我祝我晚安这种自发的冲动显示这一切。今天晚上其他一切都显得不重要了。我亲爱的孩子,我在黑暗中走到你的床边,跪在这儿,心里充满着愧疚。
  这只是个没有太大效用的赎罪,我知道假如在你醒着的时候告诉你这一切,你也不会明白。但是从明天起,我要做一名真正的父亲。我要做你的好朋友,当你受苦难的时候我也受苦难,你高兴的时候我也高兴。我会把不耐烦的话忍住,我会像在一个典礼中一样不停地严肃地说:“他只是一个男孩——一个小男孩!”
  我想我从前是把你当作成人来看,但是我儿,我现在看你,蜷缩着疲倦地睡在小床上,我看到你仍然是一名婴孩。你在你母亲怀里,头靠在双肩上,还只是昨天的事。我以前要求得太多了,太多了。
  即使再笨的人,也懂得批评、咒骂、抱怨他人,而大部分会做这些事的人,则都是笨人。
  倒是要学会体谅、宽容,才是非得品格高尚、自制能力甚强的人才有可能做到。
  “伟人表现其伟大的方式,”卡里尔说:“是在于他们对小人物的宽容与体谅。”
  所以,我们何妨试着多去谅解别人,而别再去批评他人,惟有如此,我们才能从中受益,恻隐之心亦将由此而生。
  正如詹森博士所说的:“先生,上帝它自己不到世界末日都不审判世人。”
  记住第一个技巧:
  宽容和体谅别人,不要随意批评别人。

上一章

第1/31章

下一章

设置
目录
评论
收藏
【进公众号,享微信书友特权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中文书城
微信内长按右侧二维码识别 即可添加
中文书城
登录成为会员,免费获取无限量书签
15元开通30天VIP,全站图书免费看
大家都在看

换一换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