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3

第2卷 不能割舍的往事32/34章
第65章 朋友(下)
  赵海江很久没这么畅饮过了,换句话说,他真的喝高了,现在还勉强分得清东南西北,但是喝过酒的都知道,像白酒这类度数很高的酒,也许这一秒你还知道自己是谁,下一秒你就飘飘欲仙脚底抹油了。
  “赵总,别喝了,咱不喝了啊!您喝多了,真的……”老王的语气像是安慰,又夹杂着一丝无奈,抑或是有一份同情。今天,他知道了一些平时不知道的,但是,他感觉他对赵海江的忠诚没有受到一丝影响,他更觉得,赵海江的形象在他心目中反倒鲜明起来,以前,赵总有时看上去很严肃,有时看上去又很诡秘,他的口风一向很严实的,但今天借着酒劲老王才知道,原来赵总也是个性情中人,原来赵总也不像以前自己想的那样,褪去了总裁的光环,不回首以前的往事,赵海江也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人。
  赵海江看着他,苦笑了一下,抬头望着深邃的夜空:“小王啊……你知道么?我们总是忘记,人,才是最脆弱的东西。我也是人啊,和宇宙比起来,人类是显得多么渺小?”
  老王站起来,抚着赵海江的胸口,帮他顺气,赵海江喝多了,头已经开始晕晕乎乎,“您呐,一把年纪了,就别再感慨了啊!”
  赵海江拍拍老王的肩膀,说了声谢谢,嘴里满是酒气,“服务员……服务员!”
  街摊上哪有那么正式?喊个老板或者美女帅哥差不多了,不过赵海江是吃惯了大酒店的,算是闹个小笑话吧。老板忙不迭地过来,收了钱,赵海江却走不动道了。
  老王扶着赵海江上了车:“赵总,这样子可能得在车上过一晚上了。”
  回应他的只有赵海江的呼噜声。
  老王叹了叹气,他可是第一次见到赵总喝这么多,他也不敢碰车了,酒驾的滋味他是知道的,他有个朋友就是因为酒驾,最后那个折腾,人财两空。他把车门敞开通风,想着该咋办。
  想了想,他掏出手机,想给家旺打电话,犹豫要不要让他来接人,这时,老王看着远远的有两个人结了帐朝着自己这里走过来,没太在意,等走进了才发现是强警官和肖飞。
  “哟!强警官,你也在这?”强子上次带肖飞探望赵海江,临走的时候正好撞上老王,所以有印象。
  “哦,你好王哥。”强子倒也客气,其实在这里遇见他们是个巧合,本来这两天应该是扒手出没的高峰期,强子把精力都放到这方面了,毕竟这才是正事儿,可惜今天点儿背,没遇到大鱼,虽然这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反扒这事儿,努力是一方面,但是运气也是很重要的,北京城里几百条公交线,你也只能根据群众提供的信息知道大概哪些地方有贼,然后就得大海捞针似的找,别说的,就这点上,反扒民警眼睛都带钩,一看就八九不离十了,但这么看眼睛也累啊,所以别以为他们光是站着不雷人,一天下来绝对眼睛刺痛。肖飞有点泄气,强子心说反正已经没有车了,扒手也都撤了,干脆出来撮一顿,算是弥补下肖飞今年没回去过年的遗憾,结果就这么巧遇上赵海江跟老王了。
  “你们赵总康复了么?”
  “康复了,嗨,这不,出来喝酒,又醉了,我寻思着给我儿子打电话呢,我也喝酒了,开不了车。”
  “那好办,我和肖飞都没喝酒,我送你。”
  老王想推辞,不过想想打电话给儿子,等他过来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睡车上又感觉不安全,就同意了。
  “肖飞,你扶一下赵总。王哥,上车吧。我们去哪?”强子很熟练地跳上车,“嚯,好车啊!好久没开过这么好的车了。”
  “嗨,什么好不好的,咱是司机,赵总有啥车咱就开啥车。去……”老王差点把赵海江的住址告诉强子了,想想看不太好,没经赵总同意,再说,这个强晓伟是警察,带回去说不定给赵总添麻烦,“去我家吧,我没赵总的钥匙。往三环走,不麻烦吧?”
  “没事儿,反正我们也习惯一晚上回不去的情况了。”说罢一脚油门,上了大路。
  肖飞在后座,扶着赵海江,总觉得车速再快点这位就得吐了:“强队,慢点啊……”
  “你把窗子打开吧。”
  “哦,我忘了……”
  “脑子怎么长的?”
  “平时蹲点都不开车窗的习惯了。”肖飞辩解。
  “你们平时怎么抓贼啊?”
  “你问我啊?这我可说不大清楚,这东西,可意会不可言传,知道为什么这一行讲究师傅带徒弟么?因为抽象的讲不出来的东西太多了,得去感悟。不过,我不止专职反扒的,我是从市局里下来的,我是个祸胎,领导平时看着我烦,等有用了才叫我回去,嘿嘿。”
  一路上聊了一些关于强子最近工作的话题,不过这可不是强子想要的,他不知不觉把话题拉到了赵海江身上。
  “你们赵总经常晚上出来喝酒么?”
  “不经常,以前从来没有过,不过说真的,最近赵总变化挺大的,他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我感觉这样挺好。”
  “上次那个女孩是你们赵总什么人?女儿么?”
  “不是,朋友,一次意外才认识的。”
  “朋友?呵……”
  老王听出了强子的意思:“强警官,我知道你想啥去了,不奇怪,我刚开始也那么想。”
  “你们赵总知道么?”
  “知道,他没说啥,只是笑,我感觉啊,八成是捕风捉影……”
  老王极力给赵海江说好话,而且急速思考着哪些能说哪些不能说,这个强警官,他总觉得怪怪的,说不上来的味道。
  强子确实不是无心插柳,他只是想有意多了解一些赵海江的情况,虽然掩饰地很好,但还是被细心的老王察觉出一丝不得劲儿,所以说话也就有所保留。
  渐渐地,车内沉默了起来,赵海江依旧打着呼噜,肖飞累了一天,慢慢地也趴在赵海江肩上睡着了。
  “他们倒像是爷俩,呵呵。”老王看了看后视镜,评价道。
  “嗯……有手机吗?照一张呗,嘿嘿。”
  老王觉得这个提议不错,他也想看看赵海江看到之后的表情,就掏出手机来了两张,猛地看到后座上肖飞压着的一个文件夹,他的脸色一变,心想坏了!
  “怎么了?”强子开着车没太注意,但还是感觉老王的动作顿了一下。
  “哦,没什么。”老王轻描淡写掩饰过去,心想居然忘记了赵总交代的这茬。
  “诶,王哥,等下记得给我把照片发过来。”
  “得嘞。”
  到了老王家,两人互换了电话号码,不过老王嘱咐这号码最好不要多打,他要随时等赵海江的电话。
  “行,那就这样吧,告辞了,肖飞,走了。”
  “哦哦,来了!”肖飞擦着有点被汗水浸湿的额头出来了。“我说……老赵好沉啊。”
  “怎么说话呢?!”强子拍了拍他。
  两个人有说有笑地出了门,不过,走出没几里,强子的脸色沉了下来,不是发现了哪里不对,只是在思考。
  “师傅,怎么了?”
  “这个老王不简单呐,我们只是在医院见过一面,他就能记住我们名字。连一个司机都这么厉害,你想想看,赵海江这人……”
  “嗯,是好厉害,要不怎么是总裁呢。”
  “呵呵。”强子打着哈哈,肖飞显然没听懂自己的话外音,不过也正好,这些他不知道也罢。
  刚才肖飞来时一番折腾,家旺已经完全醒了,一看醉了的赵海江吓一跳,反正是一通折腾把赵海江放床上了。
  “爸,咋回事儿啊?”
  “没什么,赵总找我喝酒,我们俩都喝醉了,不说了不说了,睡觉吧,你明天还上班呢。”
  “没……床……了……”
  家旺提出了很现实的问题,这间屋子本来是员工宿舍,后来赵海江特意给了老王和他儿子,让他可以把老母接来照顾,不过,住下3个人刚好,四个人就显得太挤了,尤其是赵海江可以勉强算个吨位级选手。
  “没事儿,我睡地板。这样,你先帮赵总洗一下。”
  “啊?我啊?”
  “废话,总不可能叫你奶奶帮忙吧?快快快,带到那边澡棚,大概洗一下就行了。”说着老王就出去了,他是去车上取那份文件袋。
  然后家旺就当了一回赵海江的搓澡工。。。。
  等紧赶慢赶把赵海江再次抬上床,他已经换上干净的睡衣了。老王和家旺都很会照顾人,因为还有一个老母需要他们帮忙饮食起居。
  “爸,我睡了……”回应家旺的是沉默。老王看着那份文件袋在发呆,那是一份手写的文件,字迹老王一看就知道是赵海江的,看样子这对赵海江真的很重要,重要到连找人打出来他都不愿,找的人叫赵德斌,很陌生的名字,但好像又在哪里听过,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泛黄的照片,但都只是一些景物,没有一个人。
  老王心中疑虑,看样子这些照片有些年头了,那上面的景物,大多自己不认得,只有一两处,依稀听自己父母说过,但文革后就没有了……
  “老爸!”家旺拍了下老王,把老王的思绪拉了回来。
  “哦……”老王回过神,看了看家旺,想想看,还是告诉了他。
  “找啊,为什么不找,赵总吩咐的事情干好就是了嘛。只是为什么赵总开出的条件这么丰厚啊?爸,这里头……?”
  “你呀,天真,你真以为自己找得到?再说,要真需要找到,赵总根本不会在乎花多少钱。”
  “哦……那就找呗。”
  “你可想好了,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
  “没事儿,我尽全力,至少不能辜负人家花大价钱请我办事儿。”
  家旺这么说,老王也就不再劝阻,其实如果换了他,他一样会去帮,哪怕有那么点顾虑,不过换了儿子,自然要多考虑了,不过想想看如果要祸害自己一家,赵海江也不必等到现在了,而且家旺既然有自己的意思,那还干涉什么呢?
  老王用这些理由说服自己,带着一大堆心事入睡了。
  赵海江其实并没有醉的太深,第二天老王醒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床上。原来是睡了几个小时以后赵海江就醒了,自然,醒了就吵到了家旺,但是老王醉了一睡就很沉,没吵醒,于是赵海江让家旺把老王抬上床,自己抬了根凳子在床边坐下,一边醒酒,一边想事儿……
  “嗯,醒了?”老赵看着老王问。
  “醒了,头还有点儿晕,赵总你呢?”
  “你什么酒量啊。”赵海江笑着问。
  “赵总,家旺说他愿意干。”
  “哦……谢谢了。”赵海江想说些别的什么,想想看,说什么,都不如一个谢来的实在。
  “赵总,那到底是您什么人,我能知道么?”
  “没看出来?”赵海江抬头,苦笑了一下,“那是我爹。”
  老王震惊了,他没想到赵海江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家旺,他想说什么,赵海江制止了他。
  “小王啊,说实在的,这算不上什么秘密,我也完全可以找公安局,但是我相信要真找人,还是我自己手段多的,可这么多年了,一点消息也没有……老爷子怕是有意躲着我。”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要让家旺去找?他能找出什么来?不给您惹麻烦就够了。”
  “小王,怎么找,能不能找到,那都不是重要的,对我来说,重要的是找,对家旺来说,重要的是这个过程,他能学到很多。”赵海江总结地很简短,但老王是听得明白的,确实,这对两边来说都是好事儿。
  “小王啊,本来呢,我是想让我以前的那群手下继续找的,不过之前有个丫头跟我说些什么,要相信身边的人,想想看,我觉得你和家旺比较靠谱哦。”赵海江半开玩笑地说,随后沉思一下,“你知道么,我很久没像昨晚那样痛快了。”
  老王知道这番话的分量,他除了感激,还是感激,“赵总,您别说了,您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家旺那边我盯着,找不到他就别回来见您。”
  “别介!我可不想赔了夫人又折兵。”赵海江听了很高兴。
  “对了赵总,昨天是强警官送我们回来的。”
  “哦,怎么了?”
  “我感觉……仔细想想吧,他好像有意套话一样。”
  “哦,知道了。”赵海江想了想,又笑着摇摇头,“小王,说真的,就像你说的,到了这个年龄,啥都不在乎了,我以前欠人家的,就是争强斗狠斗出来的,一个‘斗’字,害了我自己,也害了别人。不过,今天,不在乎了……”
  赵海江的下一句没说出来,那是他心里说的:“我只在乎有你这个朋友。”

上一章

第32/34章

下一章

设置
目录
评论
收藏
【关注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看书馆
新用户免费领取3天VIP
看书馆
登录成为会员,免费获取无限量书签
25元开通60天VIP,全站图书免费看
大家都在看

换一换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