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3

第2卷 不能割舍的往事10/34章
第43章 出事了
  正说着,电话响了(ps:内线,不可能从外面打进来的),小庄拿起电话:“西伯利亚狼,请讲。”
  “报告,刚才检查的时候发现犬舍有异常,好像是个人在那里,看不清楚。”是门卫打来的。
  “派人去了么?”
  “派了,但是去的时候已经没人了。”
  “把图像传到我电脑上。”
  “是。”
  小庄看了看苗连,把电脑转了180度,镜头上,一个人影正在犬舍不知道折腾什么,小庄把时间往回拉了点,看到这人来到犬舍,这可都是清一色的猛犬啊,不知道是哪位爷吃了熊心豹子胆?看着看着小庄觉得不对啊,这人背影咋那么熟悉呢。
  “苗连,你不觉得这人就是参训的人么?”
  “开玩笑,你觉得除了参训人员还可能是其他人么?看出是谁了?”
  “嘿嘿,苗连这玩意儿你没玩过吧?”
  “去你的,没个正经,会玩儿点儿高科技就跳上天了?告诉你,我天天看这个。”
  “哦。”小庄转过头继续看,不一会他就和苗连异口同声地说:“孙守江!”
  “他去犬舍干什么?”小庄有些奇怪地自言自语道。
  “我猜可能是心理不平衡了吧,他们那会是没有军犬来训菜鸟的,以他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性格,估计是想找到那条训练他的军犬吧。”
  “那他咋不直接找那条军犬的主人呢?”
  “不知道,你自己想。”苗连站起来,“现在你打算咋办?”
  “苗连,跟我跑一趟犬舍看看呗。”
  “行啊。”
  几分钟后,两人出现在驻训场上,晚上的空气确实不错,只可惜燥热还没有完全褪去。林锐刚睡下一会儿,听说了闹贼的事情也带着那个青年门卫赶了过来,正好撞上。
  “苗连,小庄,这么晚还不睡?”
  “嗯,今晚有点儿意思,你听说了?”
  “刚听门卫说,怎么着?还有人闯进来了不成?”林锐不清楚事情经过,小庄就把情况讲给他听。
  “看样子,他还只是偷偷来踩点儿的。”苗连听着他们说,看着现场,转业以后这就成了他经常会接触的工作,因为刚开始他大多还是处理一些案件,后来才调到国际刑警组织,接触的这类案件才少了,不过苗连却一直保持着他那敏锐的洞察力。“很匆忙,惊了不少军犬,简直不像是一个冷静的人能做出来的,可见他的心也很乱,你们看,这一笼的几乎全醒了,再往那边走的大多还睡着,他只看了一部分。林锐,训练这批菜鸟的军犬是哪些?”
  林锐朝着稍远处一指,苗连拍拍手站起来一看就说孙守江肯定还没找到他想要找的军犬。
  “那咋办?等他找?这太不像话了……”门卫这时实在忍不了了,毕竟这是对他工作的亵渎。
  “我倒觉得这是个好兆头。”小庄撑着下巴说。
  “哦,为何?”林锐问。
  “孙守江的资料你看过么?他以前也是狼牙的,后来他女友死了给他打击太大,加上受处分,就退伍了,退伍以后,他也一直没走出来,按理说现在这种训练很容易让他把伤心的往事回想起来,但他现在却在和狗较劲……”
  “所以说,也许在不久之后,他的心结就会解开,这难道不是好兆头么?”苗连把小庄想要说的说了出来,两人相视一笑,“怎么样,林锐,还有问题么?”
  “那军犬呢?谁知道这小子打的什么鬼主意?这些可都是我们的战友,你们应该能理解他们在我们心中的分量。”
  “密切监视吧,如果他真的要做出格的事情,就让他滚蛋。”小庄拍拍林锐的肩膀安慰他。“还有,你和它的训导员说一下,先通个气,对了,它叫啥?”
  “哦,那条……好像叫多喜,行了,我也没你们说的那么小气,只是,你们还是得慎重一些,毕竟每个训导员和军犬都是有感情的,就算我没意见,其他人也许会心不服。”
  小庄点点头,默默把林锐的话记在心里。
  第二天,当训练开始的时候,小庄就格外注意孙守江,当然,不止是他,苗连回去就把事情报告给了渔翁,现在,几个知情的人都在有意无意间注意着孙守江的一举一动。
  训练用的军犬是一对一的,但实际上犬舍的军犬远远不止参训人员那么多,因为这次训练比较特殊,多出来的那部分一是备用,他们只是在驻训场外进行普通的训练,二是安抚那些有任务的军犬,告诉他们这就是普通的训练,三是方便管理,这也就是孙守江没有直接找到他想找的那只右眼有着黑黑的熊猫眼的军犬--不过根本不用找,因为此时它就屁颠儿屁颠儿跟在自己屁股后面撵,只要自己稍微放松,它上来就是一口,虽然军犬经过训练很有章法,只咬衣服不咬肉,不过这感觉还是蛮不得劲儿的。
  已经接连训练了几天,虽然体力不是一两天能练出来的,但就好比农民刚刚开始干重活,浑身会和散架一样难受,前三天是这样,只要撑过去,后面就会觉得比较顺了,这个道理同样适用目前的情况,上午的越野跑几乎所有人现在都能按照规定完成了,当然,这从某方面得要归功于大家被高调的夏超刺激到了,他那么不靠谱都能跑得那么顺,我凭什么不行?
  “呼,终于完了,吃饭吃饭……”孙守江并不是很累,这些对他是小case,可是当他看到盆里的饭菜时,他愣住了。
  小庄,苗连,林锐都在不远处盯着他看,孙守江似乎也意识到这是苗连有意而为之,他强忍着内心的的不快和恶心的感觉,想尝试着不动声色地吃下去,可这怎么能是轻易就能做到的?他越是不想,这些饭菜越是如同钥匙一样打开了那些尘封已久,他不愿再触及的回忆。
  “怎么了?”有几个人发现了孙守江的异常,都凑过来问候。
  孙守江摆摆手,放下饭盆朝一边儿走去……
  小庄摇了摇头,看样子一时半会儿这个坎儿孙守江是过不去了,再看看远处的苗连,估计他想的也差不多。
  下午,依旧是打靶,小庄是想给苗连多留点时间,所以这周估计都得这么耗下去,等苗连稍微有点手感了,就进行下一项科目。
  孙守江的发挥很不正常,一直维持在80环左右,今天打的是远距离移动靶,但他的成绩也不至于差成这样,虽然其他人打到这个成绩已经算很好了。小庄知道是中午的事情让他的心思一直不能集中,他抱怨自己可能太心急了一些,同时也担心这会影响到孙守江接下来的训练。
  就这样,搞的自己心情也很乱,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小庄一回到自己的房间就把皮带摔在凳子上,有些泄气地坐了下去。
  接下来怎么办?自己可真没想过。
  不过更出乎他意料的事情发生了--没想到孙守江还真的捅娄子了。
  夜里,孙守江再次来到犬舍,这次他学聪明了,动作麻利了不少,很快他就找到了多喜,而恰巧,值班室换班,结果通知晚了一步,就这么一步,孙守江已经抱着多喜不知道去哪了。
  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到小庄,渔翁,林锐等人耳中--这可出大事儿了。
  “马上找!出了事儿我拿你们试问!”渔翁真冒火了,虽然渔翁是个比较通情达理的人,不过也有作为领导的通病--当时人家猫头鹰不是什么事儿都跟你说了嘛,结果出了事儿你还是第一个找人家。
  可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你说孙守江30多的人了,咋就跟个孩子一样不开窍呢?

上一章

第10/34章

下一章

设置
目录
评论
收藏
【关注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看书馆
新用户免费领取3天VIP
看书馆
登录成为会员,免费获取无限量书签
25元开通60天VIP,全站图书免费看
大家都在看

换一换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