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邪神

正文18/210章
第二十一章 人蛇激战
  在搔痒间,情媚整颗心胸渐渐豁然开朗,心里面阴暗的天空不知觉洒下一道灿烂的阳光,挂上一弧七色的彩虹。
  这时,宇宙魂心里面变得一片安静,昏暗的光线笼罩着。晓峰牵着情媚一条小手,缩地成寸,来对刀疤男面前,冷声道:“恶魔山脉里还有多少名狂龙教的人?”
  刀疤男狰狞着脸面,断臂上此时虽然不再渗出血水,但瞧他的脸面,便能想到他是多么疼痛,他盯着这位男孩,混浊的双眼里不经意间的闪过一丝仇愤,艰难的回答道:“七组里还有九人。”
  情媚这时就像是一头十分温驯的小羊一样,一半的身子紧紧依偎着晓峰,半边的娇脸靠在他一条不太强壮的臂膀上面,有一些惊怕的盯着眼前混身是血的刀疤男人。
  “七组?”晓峰脚下迈前一步,紧张问道:“什么意思,难道你们狂龙教这次来恶魔山脉还分成几个小组?”
  刀疤男吞了三次口水,大力深呼吸三口,仰躺在地上很是难受一样,艰难说道:“狂龙教这次来恶魔山脉里训炼一共分成三个小组,一共是三十三人。三名组长,三十名刚刚进入狂龙教的组员,我就是刚刚进入狂龙教没几个月。”
  “住口!”晓峰一下子打断他的话,沉着一张略显稚嫩的脸面,愤声道:“别花那么多精力跟我说那些没有用的废话,不然,我马上就消了你的魂魄。那三名组长是什么身份?魂魄等级是多少?”
  见晓峰身体颤抖几下,情媚两截藕臂突然紧了紧他的那条手臂,呢哝道:“主人你不要那么痛苦。”
  刀疤男睁大两只小眼睛,焦急抖动了一下脸面,慌乱说道:“我们七组的组长是名白衣教士,魂魄修炼等级到了塑形领域,其他俩名组长我不知道,我从来就没有见过他我都说了那么多了,求你放我出去吧!”
  晓峰蹲下身,猛得挥出一个巴掌,一下子抽了刀疤男一个耳刮子,冷声道:“你再说一句废话,我就让你这条狂龙教的狗徒生不如死。”晓峰对他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微顿了一秒,问道:“七组的组长叫什么名字?他们现在在哪里?除了他修炼突破到塑形领域,其他成员的魂魄修炼到哪里?”
  刀疤男脸色一变再变,任由他自己邪恶无比,但此时,在这名神秘男孩的逼视下,他心里面却不自觉到感觉到一阵寒栗,紧张说道:“我们我七组的组长叫血德轮,除了他魂魄修炼突破到塑形,其他所有的组员都跟我一样修炼在魂形变领域。”
  晓峰心中惊诧:“狂龙教势力果然强大,要不是自己先突破到塑形领域,那要想为自己亲人们报仇还真拿他们没办法。不过,现在想要干掉他们,就只能在暗中偷偷的行动。”心中做下了决定,晓峰转过头,盯着刀疤男,眼里闪过一丝怒意,沉声问道:“还有一个问题你没有回答我?他们人现在在哪里?”
  刀疤男在撇过脸的半秒,混浊不清的两只小眼里轻轻挒过一丝恶毒,抖了抖被几条石手紧紧勒住的身体,痛苦扭动了那条断臂几下,张开口对文晓峰发出几声蚊虫般的气息声响,并不能让人听清他在说什么。
  晓峰意念一动,勒住他身子的几条手臂通通缩回地下,伸出一只手抓住他胸口上的衣服,一下子将他从躺着的身体举了起来,发出没有人气的语气对他说道:“他们在哪里?你们七组的血德轮他们人现在在哪里?”
  刀疤男全身无力一般软瘫着,身体像是一只虾米曲弓着,两只小眼睛半眯着,双脚渐渐踏地使力,从地上站直身子。在这时,情媚从袖口中伸出一截皓腕,几只纤细的手指抓住晓峰紧握住的那只手,在他耳朵旁边娇声说道:“主人,情媚不想见你那么痛苦,情媚不想见你在仇恨里面那么痛苦的煎熬……”
  晓峰扬手一挥,不堪的刀疤男即刻摔倒在地,转过脸,扫视着情媚,“情媚,是你让主人在仇恨里不会迷失自己,但我还是无法摆脱那些仇恨,请你不要为我难过。”晓峰扬嘴轻笑,轻声说道,为世界上唯一还关心自己的她,他只想竭尽全力的不想她受到一丁点伤害。
  一声巨大的风啸突然传来,晓峰眉头微微皱起,转头间,那名刀疤男已经幻变成一柄锋利无比的戟刀朝着自己横划而来,狰狞的脸面肆虐咆哮着。惊震之中,他突然发现怀中的这条女人竟然不避反迎的想要挡在自己面前,情媚要用她自己的身躯为他抵挡住这刺来的一戟。
  此时,满腔的怒火瞬间沸腾,如汹汹荒洪冲破坚硬的决堤一般所有的怒火在顷刻间倾洒,在一个呐喊之中,晓峰猛得推开情媚,这种失去亲人的事情绝对不能再有第二次发生!
  一柄几十米来巨大的菜刀横空出世,以破空之势,一下子戮破那条戟刀,再下个亿分之一秒,刀疤男连人带魂的分成两截。晓峰一个闪身之中,己然来到他的面前,双手中巨大的菜刀开始不断变换着形状,巨钢锤、巨斧头、巨刀叉、巨钢剑、巨皮鞭所有晓峰能想到的武器统统在他双手中塑造成形,对着那早已碎尸万段的刀疤男一阵又一阵疯狂的戮杀。
  这就是塑形的力量,只要他还有一丝魂力,他就能欲心所欲的变换出各种武器,各种物体。晓峰仰头狂啸了一声,全身充满力量的感觉令他有一种一跃飞天的冲动,只可惜他魂魄修炼距离飞天还有一大截的路要走,此时却是并不能飞天。
  地面上那几片碎小的尸肉突然被一波千万热度的溶浆溶化,溶浆消失之后,整个魂心宇宙又恢复一片平静,地面上不再有一丁半点的血迹,仿佛那刚刚戮杀的两个人只是人的一个幻觉,不曾发生过的事情。
  “情媚,走,我们得去找狂龙教去。”晓峰身形一闪,来到情媚面前,一只手搂住她纤细的小腰,手上微微使力,抱住还在震惊之中的情媚一下子晃出了魂心,回到刚刚跟那狼眼男与刀疤男激战的地方。
  一晃回恶魔山脉里头,情媚就惊讶的问:“主人,你刚刚用得是什么力量?怎么那么恐怖?”
  “塑形的,怎么?恐怖?不精彩吗?”晓峰笑嘻嘻捏了她的脸蛋一下,在这一刻,心里头开始变得轻松了许多,牵着她的一条皓腕向森林里头行去。
  情媚点点头,又好奇的问:“主人,那情媚以后是不是也能拥有那种力量?”
  “嗯,你现在还在隐物,你下个目标是消魂。而我现在是塑形,我下个目标是聚魂。”晓峰扫望了她几眼,一说完,他就跃上一棵三十几米来高的巨树上面,在树上面扫视了一会,隐约能看到几公里之处的森林里飘出一袅白烟,想到狂龙教的人很可能会在那里,晓峰从树上跳了下来,牵着情媚一条手朝那个方向行去。
  “主人,那塑形领域除了能塑造出一些战斗武器还能塑造出其他的物体吗?”情媚好奇的追问着,一双黑漆漆的眸子闪亮动人,见晓峰炙热的目光直直盯着自己的脸面,她两边脸颊一下子就飘上了一朵红晕,娇羞的扭着脑袋,说道:“主人,除了塑造武器之外,还能塑造一些其它的手饰吗?”
  晓峰盯瞧了情媚几秒,见她这种出水莲花般的娇容,他还真想亲她脸几下,没想到她会这样问一样,他疑惑道:“手饰?”不过在情媚更加羞红的脸颊上,他突然伸出一只手,抚摸上她的一边耳垂,一条细小而闪亮的耳坠在二秒之后就吊挂在她的一只耳垂上面,下一秒,他又摸上她另一只娇嫩的耳垂。
  不一会,一缕轻风从这里轻轻吹过,情媚那耳朵上两只闪亮的银坠微微晃动了几下,将她整个人一下子更增添了一份高贵气质。
  情媚一双秋水的情眸直直望着晓峰,长长的睫毛轻轻扑动,一抹性感的朱唇悄悄嚅动,一条手慢慢抬高,抬高之中,那衣袖就淌落了下去,露出半截白皙的莲臂,几根纤细的玉指抚摸着耳垂边的银坠,一双情眸渐渐明亮,一抹朱唇完美弧起,露出几颗皓洁的贝齿惹人疼爱,一副不染半丁点人间烟火的清纯晓峰发现她这个模样倒像是跟地球上那些清纯的女孩一样,只是她这个样子更显得动人了一点。
  晓峰心中一颤,在情媚不留意时,嘴唇直接对上了她的唇,在上面不轻不重的咬了一下,做了个牙齿印的记号,笑道:“情媚,你敢再惹主人,主人就用牙齿咬你嘿嘿,情媚的嘴可真香。”男孩做出一副意犹未尽,还想再尝几口的模样。
  情媚急忙退后一步,轻轻皱起眉头,娇骂道:“主人,你好坏,你怎么偷偷咬人的,而且还咬情媚的”她正娇羞着说下去的时候,一个破风声突然从森林远处传了过来,在刺耳风啸里头隐约还能听到一名女子发出的惊叫。
  晓峰抱住情媚半边身子,对她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轻声道:“森林那边有人在打斗,情媚你别出声,我们偷偷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情媚点点头,任由男孩推着自己身子朝那边茂盛的森林里头悄悄地靠近。
  越往森林里头靠近,那茂盛的森林里传出的女孩叫声就越大,好像她正遭遇到什么非常危险的事情一样,也隐约中能听到她正在对着什么人大声吼叫。情媚两只小手不自觉的抓紧晓峰一条臂膀,柔软的身子往他身上靠了靠,娇美的脸面上呈现出微微惊骇。
  走到一条五六来粗大的树木后面,两人停止脚步,晓峰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拉开挡住视线的一条树枝,透过这一片半米大的缝隙,能看到森林里头正有一名衣衫不整的女子正在疯狂的逃跑,而这一刻,她后面已经看不到任何去路,一墙几十米高大的钢墙突兀的横挡在那里。在森林里出现这种钢墙,令人感到震惊,很显然这里有魂魄高手。

上一章

第18/210章

下一章

设置
目录
评论
收藏
【关注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看书馆
新用户免费领取3天VIP
看书馆
登录成为会员,免费获取无限量书签
25元开通60天VIP,全站图书免费看
大家都在看

换一换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