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是怎样练成的

第一卷9/21章
解放泰尔工地
  彼得正坐在书房里,苦苦思索着出征的事。部落里二十岁以上五十岁以下的男丁全被召了个遍。足足有三百多人,仅仅有三百多人而已!如果只是为了打泰尔个措手不及,趁机救出玛雅氏。趁火打劫,三百人就足够。但如果要和泰尔动真格,这三百人还不够恐吓泰尔。
  这时候,比尔走进来,看见彼得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觉察不到比尔进来,就说:“在想什么呢?”
  “这几天为这些事烦着呢!”彼得很不耐烦地说。
  “这我也知道。“比尔说:“我还不是一样。”“走,跟我到工地去看看。”彼得说。“怎么……刚才去了,现在还要去吗?”
  他们沿着小路走着,拐过了弯。有一座屋子,墙是用乱石堆起的,缝隙只是用了石灰覆盖。屋顶是草盖的,很整齐,就像金发女郎柔顺的头发。还没进去,就听见从里面传来打铁的声音。彼得和比尔推开门进去。屋子里很暗,远远一点火红,是壁炉和生着火的炉。壁炉周围的墙被熏得老黑。几个铁匠正在打铁,一块块成方形的铁块被放在地上。旁边一个休息的铁匠把方形铁安上木柄,成了一支支锄头倚在墙边。这些锄头,柄很长,有点不像是锄头,倒像是兵器,其实就是彼得军队的兵器,是故意这样做的。设想一下,如果去找泰尔算帐,推几车显眼的兵器进城。被人发现那还了得。于是,彼得想到了把锄头稍加修改,木柄改长,成了兵器。再委托商队把锄头运进去,这样就不会惹人怀疑。再把部落里的人分批运到城里,假装是乡下农民来赶集市,等待时机成熟,打泰尔个措手不及。
  可是,泰尔镇守的城,和大辽国一样是不允许私自打造铁器的。农民用的农具都是从官家买的。朝廷对盐、铁控制得很严格,是不允许商人贸易的。现在把这些锄头运到城里,直接打进泰尔都城,是行不通的。这也是令彼得头痛的原因。所以彼得决定改变一下作战计划。
  “完成多少,还差多少。”彼得走到铁匠身边问道。
  “差不多,还差一百来支。”铁匠说。
  “那就快一点,争取在两天内完成。”比尔说。
  “现在已经够快了。”铁匠说。
  彼得接着查看了部分成品,觉得质量还不错就走了出来。
  几天过后,一切都准备得差不多。彼得开始准备行军,两百只骆驼,用来穿大沙漠。有一百来只驮着粮食,拉着几车兵器。出发前每一只骆驼都喝饱了水。准备天一大早就开始起程。
  这天清晨,部落里的人都起得特别早,早早得就来到了村口。二十岁以上五十岁以下的男丁都在这儿,还有家里人都来为他们送行。两百只骆驼,几百个人,几车东西凌乱地乱放。远远看去只是黑压压的一片。彼得、比尔、酋长穿过人群,登上水井的台阶。“大家静一静,听我说一下。”酋长说:“我们这一次出去,是为了讨伐泰尔——我们部落的叛徒,他偷了我们部落里许多黄金,这一次,我们就是为了讨回这一笔黄金。并且,泰尔这个人太不仁义,居然暗算自己族人,赶尽了恶事。所以,我们不仅要讨回黄金,并且要杀了他!”
  “各位准备好了没有。”酋长说。
  “都准备好了!”下面的人都齐声说。
  彼得对酋长说:“那我们就走了。”
  酋长点点头。
  队伍缓缓地移动起来。彼得和比尔在台阶上同酋长握手,拥抱告别,又下来和亲人告别。部落里士兵的亲人都来到了这里——妇女们抱着孩子赶来对自己的男人千叮嘱万叮嘱,老人即使快走不动了,也叫人背来,和士兵们告别……彼得看着这情景,心里想自己一定要胜利回来,不然也太对不起乡亲们了。队伍渐渐走远了,彼得回头看看,他们仍在挥手和自己的亲人告别。
  到了中午,太阳十分强烈,照在金黄色,广袤无垠的沙漠上。风呼呼地吹拂着,卷着阵阵黄沙。这里有各种各样奇怪的蜥蜴在沙丘上晒太阳,各种怪诞的甲虫就像是沙漠里的披着盔甲骑士。驼队好长好长,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尽管每只骆驼身上都坐着人,放着东西,巨大的脚掌踩在沙上,依然不见痕迹。这样走着好几天,到处都是一片荒凉,偶尔看见白得发亮的牛骨和羊骨,这沙漠日渐干涸,没有粮食,也没有水。骆驼、蜥蜴、甲虫不断迁徙进来,这里原有的生物都死光光。
  走到了一处山谷,遮天蔽日,只有几束光线射在在地上,彼得的军队从峡谷下经过。比起外面毒辣的阳光,这里凉快多了。彼得命令士兵原地休息,休息好了再上路。他们把牵着骆驼,让它们坐下,跑到阴凉处歇息。
  突然,有人叫道:“快看,这里有水啊。我衣服都给沾湿了。”比尔赶紧跑过去看个究竟,光线很幽暗。看了一会儿才发觉水是从岩缝里流出来,在地上凹地汇集一小滩水。比尔伸着手指沾了一下,放到嘴里。皱着眉头,说:“这水是咸的,好咸啊。”于是,几个士兵走过来,也尝了一下:“真的是咸的耶。”
  “我说,这地方怎么会有水呢,就算有,那也是盐水。”彼得说:“大家,快点喝水休息一下。等一下还要上路呢。现在找到一点水了,也许再走过几里地,就可以看见草原了。”
  彼得他们又上路了,一路上植被越来越多。几天了,他们终于看见了草地,看见了水源。越过草地,他们到达了森林。这里离泰尔管辖的地盘有一里多。彼得决定停下来安营扎寨,军队停了下来,迅速搭起了帐篷,用麻布装了泥土沙石堆着围成一片一人多高的墙。
  夜幕降临了,火光照亮了营地。森林四周蛙声不断,都是从池塘里跑出来的。彼得和部落里的人都在一个大帐篷里,大家都坐着,说着。都吵着无聊郁闷。一个部落的青年二十几岁,坐不住了,问彼得:“彼得,我们都到了泰尔家门口了。什么时候,应该打进去啊。我们几兄弟都按耐不住了。”“是啊,是啊,你倒是跟我们说,我们什么时候去打泰尔。”众人说。
  彼得笑着看了看站着比尔,比尔很自觉地从怀里取出一张纸,是一张地图。坐下来说:“这就是这一带的地图,上面有着泰尔军力的分布情况。”比尔坐在地上,在火炉周围坐着一群人。借着火炉着微光,彼得走过来,手里拿着一盏灯,把灯放在地图旁边。这样把地图照得通亮。所有人都围上来,看着地图。“这是什么。”其中一个人指着地图上的一点,说:“你问得真好,这是泰尔看守的城。四周都是城墙围的,市民包括他都住在里面,里面还有一个城中城,那个是城堡。泰尔那兔崽子和玛雅氏就住在里面。”
  “这就是我们要攻占的地方吗?”
  “是,不过,那儿太大,我们现在只有三百多人。我们一下子吃不了,得要先打这儿。”
  “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泰尔的工地,这是采石场,这是煤矿区,这是伐木场。”彼得走过来,坐下说:“我们现在离这里——泰尔的伐木场,只有一里多地。我建议,咱们先打下这里。”
  比尔说:“彼得说得对,那些伐木场的奴隶早对泰尔恨之入骨。等我们拿下伐木场后,伐木场的奴隶肯定会加入我们队伍。这样,我们三百多人的队伍,人数就会增加。我们的力量就得到了壮大。等我们陆续把泰尔的工地吃了后,我们就能和泰尔的守城对抗。”
  “那我们什么时候和泰尔打。”其中一个人问。
  “明天晚上,天黑的时候。”彼得说:“为了确保不走漏风声,明天早上到中午我们每一个人都不要离开军营。等到傍晚来了,才开始行动。”
  夜深了,天越来越冷。彼得裹紧身上的衣服,往火炉里添柴。看着地上放着的地图入了神。比尔走过来,拍着彼得的肩膀,说:“睡觉吧,不早了。明天还有事情要做呢。”
  “恩。”彼得把地图收起来,说道:“兄弟们睡觉吧,明天还有事情要做呢!”彼得把放在地上的灯吹灭,裹着被子睡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阳光透了云层,把云染成了淡红色。树林里各种鸟唧唧喳喳地叫个不停。把彼得吵醒了。彼得洗了一把脸后,来到隔壁的一个帐篷。里面放着兵器,有先前打好的锄头三百多只、还有弓箭、弓箭的箭头都是缠上了布,布都是用油浸过的。有几车火药,彼得想用火药来炸开泰尔的城门。
  到了下午,太阳没过多久就要下山了。彼得把士兵们都召集到了营地附近的一块空地上,几乎每个人手里都拿着长柄锄头,除了十来个弓箭手,拿的是弓箭。几个拿了火把,火把燃烧的气味简直让人作呕。彼得说:“兄弟们,我们现在就要出发了,你们害怕吗!”
  “没有!”众人喊道。“那好,我们现在就出发。”彼得深吸一口气,接着说:“我们今晚的任务就是解救那些在工地受苦的兄弟,等我们胜利回来了。我们就多了百来个兄弟。”
  “我们走,现在就出发。”比尔说。
  几个开路的士兵走在前头,手里拿着火。彼得和比尔则拿着火把走在队伍中间,给后面的士兵照明,让他们好走路。森林里的路真不好走,时刻要担心地上的树枝,藤蔓。防止被割伤或者绊倒。“停下来,大家停下来。”彼得说:“再走下去,就进了泰尔工地的大门。”
  彼得他们站在森林里,被树木遮掩着。再走过去就是伐木场的大门。几个哨兵正站在拔地而起二十几米高的哨台上放哨。守卫在大门走来走去,看守着大门。彼得和比尔害怕被敌人发现,要求军队撤回进入丛林。“我们得绕个弯,避开与敌人正面交战。”彼得说。于是,他们把队伍带到泰尔工地的左侧,绕过大门。彼得和比尔站在树林后眺望。远远望去,泰尔的工地到处都点着火炬,把营地照得十分明亮。因而,看得十分清楚。“是泰尔的兵营吗,那里?”彼得指着前方,问比尔。“不知道,也许是宿舍。”比尔说:“这里的建筑连绵不断,屋顶都是用茅草盖的。可以下手了彼得。”
  彼得又看了一会,最后直起身来。喊道:“弓箭手准备!”整整齐齐一排弓箭手从队伍里走出来,后面紧跟着一队。走出队伍后,第一排弓箭手蹲下,搭好了箭,随时准备射击。比尔和旁边上的一个步兵拿着火把把搭着的箭头逐一点上了火。火烧着箭上的油布,发出轻微的啪啪声。“瞄准!”彼得喊道:“射箭!”
  一声令下,几百只箭同时发出,带着火光,迎面看就像一片火墙。有的插在屋顶,火立即蔓延开来,发出扑吱扑吱的声音。有的插在木车上,把车子都烧了起来。
  “不好了,出事了。着火了!”一个小兵从他们宿舍里跑了出来,看到大火正铺天盖地地烧起来,烧上了草屋顶,烧着了运粮食的木车。接着,一群士兵从宿舍里慌慌张张地跑出来。
  “发生了什么事?”在大营里的一个长工听到外面吵吵闹闹说。“别理他们,我们继续。”他身边的一个女的说。在大营里,还有另外几个长工,他们和几个**在一起寻欢作乐。
  “兄弟,别管外面什么事。今晚咱们谁也别出去。”另一个长工说完,便扒身下女人的衣服,醉醺醺地把头埋下亲吻。
  外面的噪音越来越大,“快去提水来,救火啊。”大营外的士兵乱作一团,来来回回地提水救火。
  那个稍微清醒的长工又站了起来,想出去看看。
  “兄弟,别出去,回来。”那喝得烂醉的长工抓住他的手。这时,一小兵慌慌张张地跑进来说:“不好了,长工,外面着火了。”
  那烂醉的长工刷刷两下,立马给了小兵两巴掌,怒骂道:“慌什么,有什么大不了的,滚出去。”他旁边的兄弟看他已经醉得糊涂了,看了他一眼,对被他骂的士兵说:“知道了,快去叫兄弟们救火。”
  说着,他便迈着阔步走出大营和着士兵出去指挥救火去了。几个**看着形势不对,赶紧裹上衣服,跑了出去。“A,你们别出去啊,回来陪我。”喝醉了的长工没人搀扶,摔在地上躺着。
  外面的火越烧越大,从草屋沿着柱子,渐渐烧着了整一屋子。屋子紧挨着屋子,一连烧了好几间。士兵们都胡乱地跑着,来回提水。长工叫道:“大家别慌,这边,这边,快去提水来,快。”
  彼得在山上,看着山下平地的火势,咧着嘴笑。一边命令继续射箭,而且瞄着人射。许多救水的人纷纷中箭倒地。没人发疯似的跑开,都躲了起来。“这到底是谁干的。”长工着急了“大家快撤退!”
  比尔看着兴起,抢过了弓箭手手中的弓箭,用尽全身气力拉起长弓,嗖!一支箭射中了他们的大营,烧起了布幔。其他的弓箭手也跟着把箭射向大营。
  这时,彼得再也不想等了,猛地站了起来,拔起腰间的剑,叫道:“冲啊,给我杀下去。”他身后的弓箭手退到二线,后面的步兵冲上了,他们一块冲下来。山上传来震耳欲聋的声音“杀啊,杀啊,杀。”
  长工惊呆了,只见一群衣裳破滥,头发蓬乱的人象潮水一般从山上下来。是山贼?是奴隶?长工吓得不敢弹动。彼得快来到他们面前时,士兵们都围上来,慌乱中,他们都没有拿到兵器。只是拿着随地捡起的木棍。彼得用剑挡住了他们的木棍,劈开了他们的木棍。彼得身后的步兵也冲了上来用长柄的锄头拼了命地砸,拼命地顶倒他们,放在脚下踩。
  “快,撤退…….”长工看后面的士兵向潮水一样涌来:“快到武器库里,拿兵器!”他们跑到武器库里,拿了武器。比尔看他们正撤退,赶紧追过去。在武器库旁继续打了起来,两群人拥挤在一起,一群用锄头高举在半空往下打,一群人用的是剑和盾抵挡回击。场面十分混乱。
  比尔看到这样打下去是难以取胜,即使胜利了也要负出惨痛的代价。不如,先去劫囚禁奴隶的工地,把他们解救出来。加入他们的队伍,这样才能取胜。于是,他告诉旁边几个兄弟,带着他们去工地救人。彼得看着比尔带着几个兄弟离开,就知道他们一定是要去劫工地,便说道:“比尔,黑狗你们快去,这里有我们抵挡着。”
  那长工当然也不是个傻冒,他知道比尔他们要去劫工地,便叫道:“兄弟们,快挡住他们的去路,别让他们过去。”彼得他们一伙人听到这儿,为了支援比尔他们去劫工地,不让敌人把力量转移,他们奋力地用锄头砸,几乎都快把他们的盾砸破。
  终于,比尔他们突围了出去。来到了工地,囚牢里的大门用大铁链锁着。奴隶们把手伸出牢门外,大声呼救。他们早已听到外面的吵杂声,知道是有人来闹了“快救我们,快救我们。”
  比尔赶紧跑到他们前面,为他们开门,所有的奴隶都很激动。比尔和其他几兄弟高举起锄头往门上的铁链用力砸,当当几下就把铁链砸断了,门被推开了。所有的奴隶都像发了疯一样跑出来,几个奴隶跑到比尔身边,其中一个激动地握住比尔的手,问道:“你们是哪里的起义军啊?!”
  比尔心想,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他们哪里是起义军啊。但当时情形十分混乱,临近的监狱都在催比尔解救他们,比尔只好眼珠子一转,说:“我们是东南起义军,从东方打到这儿来的,快去增援我们的队伍。”说完,比尔便去砸旁边的牢门。
  奴隶已经涌到了彼得军队那儿,长工的几百个士兵马上受到围困。奴隶们也死了几个,因为他们手无寸铁,只是拼命向前挤。遭到长工士兵用剑猛劈,他们也抓住他们的手,用力踹他们的腹部,意图抢过他们手中剑。甚至当他们被挤倒在地时,都快被踩死了,他们也要抱住敌人的腿,咬住他们的大腿,想把他们拖下来一起同归一尽。他们对长工和那些压迫他们的士兵恨之入骨。看到一下子有好几十个人出来支援,彼得他们用锄头砸得更欢了。这样,两队人围困的中央不时传来惨叫,都被铁的敲击声所掩盖,奴隶不停地涌来,队伍迅速地壮大。
  围困在中间的士兵已经失去了抵抗的能力,只听长工无力地说:“兄弟们,我们得突围出去。”可是,他们早已走不出了,他们被彼得和比尔他们用锄头砸得头破血流,被奴隶们用从他们手中夺过的剑砍死。从几百一直锐减到几十个,奴隶依然踩着尸体前进,用剑发了狂地劈。这时,彼得喊了起来“缴械者不杀,缴械者不斩!”
  几乎所有被围困在中央的士兵都把剑丢了,都投降了。这时,奴隶人群中,一个高喊:“不行,杀,都杀光!都要屠杀殆尽。”“对,都必须死!”
  奴隶们把工地守卫士兵全都杀光了,最后倒下的是这个工地的长工,而地上被踩尸体早已血肉模糊,每一个奴隶包括彼得他们身上都溅满了血。长工在这个工地上统领权也结束了。彼得和比尔作为首领,都被前后拥护。他们把工地长工的尸体,反捆了手吊在了工地的光秃秃旗杆,等待着黎明的到来。

上一章

第9/21章

下一章

设置
目录
评论
收藏
【关注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看书馆
新用户免费领取3天VIP
看书馆
登录成为会员,免费获取无限量书签
25元开通60天VIP,全站图书免费看
大家都在看

换一换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