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是怎样练成的

第一卷1/21章
彼得的童年
  彼得出生在沙漠绿洲里一部落的普通家庭里,打他小时候家里就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童年的他赤着脚在村间干燥,火燎的沙路上与同伴们小嬉戏打闹,无忧无虑地在草堆上晒太阳。小彼得长得可爱,胖乎乎的,但长相有点奇特——小小年纪的他鼻子早已十分笔挺,但耳朵长得十分奇特,也许耳骨过于发达,以至于耳骨突出了耳郭,这种耳朵,人们叫做“反耳”。酋长是一位慈祥的老头,善于观面相,十分疼爱小彼得。他曾经对小彼得的父亲说,小彼得有这样奇特的长相,将来长大不是圣人,即是大盗。所以,他叮嘱小彼得的父亲说,一定要管教教育好小彼得,让他将来长大走上正途。父亲对酋长的话也是将信将疑,但父亲也因此十分严厉地教育小彼得。也许过于严厉的家教让小彼得长大后好长一段时间有点性格扭曲。
  他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家里有果园,牲畜。平时照料动物活活儿,都是母亲的事儿,贤惠的母亲使家里没有紧缺。父亲是村庄里的祭司,很受人爱戴。说是祭司也不确切因为它包括处理尸体到下葬这整一过程。每逢部落中有老人过世,父亲总得过去料理。当然部落里的人也不忘送上干肉,蔬菜,水果等做为酬谢。父亲也愿意为他们效劳。
  每逢有人过世。最棘手的工作就是对老人尸体的处理,把尸体进行干燥处理,可以永久保存。光这一工作,就要耗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虽然这些工作很是棘手,部落给的报酬也不低,部落里的祭司不多,而且祭司也是少不了的,所以父亲很忙。
  每当父亲处理尸体的时候,因为好奇,彼得和哥哥姐姐老跟在父亲的身边。帮着他递工具,从没有打闹,因为一打闹,父亲又会赶他们出去。
  干化尸体程序很复杂。首先,在清理尸体头部时,制做人用一种特制的有倒钩的金属工具,从鼻腔伸入。使鼻腔裂开一个小孔,但又不会使整个头骨破裂,然后从鼻孔导入棕油,用一细长工具伸入脑中搅拌。脑髓会充分溶解后的脑髓从鼻孔流出。整个脑壳很干净。然后再在肚子上划一刀,从中取出内脏,但心脏是不取出来的。再用酒冲刷体腔,填入石灰。
  这时,父亲总是带上一伙人,把遗体抬上旱台。旱台是建在村落的半山坡上,全村最热,最旱的地方。旱台离地十五米,呈金字塔形,塔顶平坦,专门建来晒干遗体用的。因为沙漠地区旱热,遗体放在石面上,很快就干化了。
  这样,两个月后,遗体彻底风干,双腮的肉下陷,灌骨高耸。然后把尸体进行清洗。特别是头发,身体其他部位的毛都必须清洗干净。洗刷干净后,再给尸体涂上一层薄薄蜡。这样既能使尸体恢复原来的亮泽。又能使尸体与外界水分隔开。才能使尸体永久性保存。
  这过程,小彼得和他哥哥姐姐都是很熟悉的。
  接下来,就是下葬了,老者入土为安,也就告别了尘世。这里的族人都对墓穴十分讲究。石棺往往要埋在地下十几米,越深越好,离水越近越好。沙漠地区长年干旱,他们都渴望死后离水近一些。另外,他们认为只有深葬,才能与人世隔离,才能无牵无挂。。不过用科学来说这种葬法也好处。往地越深越冷,尸体得以保存得更久。再在墓穴上方植上一棵树,作为牌位。
  这一天早晨,阳光已经把影子拖得老长,公鸡一早就扬眉吐气。万物又开始复舒。阳光从窗户射进来,在地上投下光斑。小彼得睁开眼睛,觉得好像有点睡过头了了,一骨碌爬起来。跌跌撞撞地下床。厨房的桌上只剩下两个黑面包。抓起来边走边吃,没时间停下来慢慢吃。走到屋外。挑起两个水桶。朝村口奔去。
  “小彼得,午饭时,记得回来啊。”母亲朝他叫道。小彼得连头也没有回。
  来到村口的水井了,一大早来排队等水的人还真不少。“小彼得,早啊!”杰克叔叔向彼得问好。
  “早啊!杰克叔叔。”
  “小彼得早啊!沃斯太太。”
  “小彼得!”沃斯太太伸着手把小彼得的头按进他的胸前。以此表现她对小彼得的疼爱。小彼得的脸红得像红番茄。她就是部落里酋长的夫人。
  小彼得排队打满两大桶水,他每天都必须提水桶去浇村口那片胡杨林,这是酋长交给彼得的任务。
  这林下面,每一棵树下面都安息着一位祖先,每一棵树都是他们的牌位。
  “这不是要咱们孩子的命的,这林子里有多少鬼啊,这会吓着他的。”母亲说“呸,怎么说话的,那都是我们的祖先。让他学会同祖先通融通融。”父亲说“不行,我明天就去找酋长理论去。”
  “你脑袋瓜子削放屁,不能去,叫你不能去就不能去。”父亲发火的时候,母亲也总得听他的。所以,每天都由彼得,姐姐和哥哥轮流到林子里浇水。
  现在,哥哥,姐姐都进了学堂念书。所以浇林子的事就得彼得一个人负责。小彼得总是乐此不疲。
  彼得挑水来到胡杨林,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在地上投下小光斑。使林子显得十分幽暗。这时,彼得总得一树一瓢水地浇。有时浇到林子的一半时,他不得不停下来休息,这林子的确很大,趁休息的时候,坐在杨树下倾听夜莺的歌声,总是无比的心旷神怡。
  由于部落里的人重视,日复一日,胡杨林从墓地变成了部落的风水宝地,是神圣不容侵犯的。这胡杨林减轻了沙尘暴在部落的危害。使杨树林附近的土地逐渐变得肥沃。
  这天,小彼得和伙伴们在玩过家家时觉得无趣了。小彼得提议大家到胡杨里捕鸟来烧烤,于是他们就吵吵囔嚷地来到胡杨林。带着各自从家里带来的捕鸟工具、食物、水等。
  他们带了弹弓、番薯、地瓜、绳子。其中彼得和四五人就带了六七个弹弓只有两人带了番薯、地瓜和玉米。还有一个细心的小妹妹带了一壶水。
  “嗨!瞧!你们带了什么?怎么只有弹弓。比伦,你带绳子干什么?”
  “爬树啊!盗鸟蛋!”
  “爬树要绳子吗?”
  “哈、哈…”大家笑得喷口水。他们爬树从来都不用绳子,都是徒手就能上去。
  “没有带火种?没有火种怎么烤?狗,你在跑一趟,回家带上。如果你爸逮着了,什么也别说,千万别提我们在树林的事。”
  “我知道。”狗一溜烟跑开了。
  “好,现在,我们打鸟去。”
  他们走到林子深处。林子静极了。听不到以往鸟叫的声音,大概是鸟儿们意识到人们的欲图不轨吧!突然,一只不识趣的鸽子在枝头打瞌睡。
  伙伴刷刷地一齐把鸟弹朝向鸽子。惟有彼得把鸟弓偏了偏。这时,只听见“嗖、嗖”两声石头砸到了树枝,弄得枝抖叶颤。鸽子警惕地飞起来,然后鸽子又应声倒下。伙伴们赶紧奔过去。看见鸽子正挣扎起飞。一抬脚便踩住了鸽子的翅膀。
  他们把鸽子提起来。鸽子的翅膀扑闪着,伙伴们用力往树干上一摔。提起一看,血从圆溜溜的眼睛里流出来了。“啊哈,死了。”
  “死了?彼得,你真行啊!”
  “你怎么会瞄得这么准!”
  “我瞄得并不准,倒是你们瞄得太准,所以才打不着。”
  “啊?你是碰运气的?”
  “不是,因为我知道你们的石头穿过枝叶时,会惊动鸟。它就要飞起来。只有瞄准鸟头顶上方,才能打到鸟。”
  “呵呵,所以你就瞄准它的上方?”
  “是啊”
  “真香。”小伙伴们围着沟火,烤着鸟,土豆,番茄……
  女孩扒下一块键肉,送到口中,然后假装很陶醉的样子,扭着鬼脸看着彼得。小狗突然神经质地往女孩脸上抽了一把:“看你样扭得削放屁。”
  “哈哈哈…”众人又大笑起来。
  “这鸟会不会是村头那啬老头的”比尔漫不经心地说。
  大家听了就再也没心情吃东西了,然后看了看对方,吐了吐舌头。
  比尔所说的啬老头就是那个平时爱操家伙打小孩头的老头,对小孩十分苛刻。他还特别爱鸽子,打的这几只鸽子。说不定就有一只是他的。上次,就因为小彼得偷了一个小木瓜,都被他告到父亲那儿。这下,啬老头一看看到彼得就横挑鼻子,竖挑眼。
  “这啬滑头,早就该吃他的鸟,吃,吃炸他。”彼得恶狠狠地咬着鸽子。
  “林子里这么多的鸽子能吃到他那一只吗。”
  “很有可能,愿上帝保佑你。”
  “切~~吃吧,怕他发疯,不成?”
  这时候,林子里传来了哼唱声。这下完了。是啬老头在哼唱,他的家就住在胡杨林的附近。晚上经常到附近散步。大家都感到阴风阵阵。
  “快,把东西都收好。”彼得轻声说。
  狗马上跑过去,往火坑里踢如沙子和叶子,大伙跑去收拾鸽毛,把它们扔到火坑里,埋了。
  “快,快,把弹弓拿走,弹弓拿走,快点。”彼得赶紧和火伴们一溜烟跑出胡杨林。
  夜里,小彼得更是翻来覆去睡不着觉,老琢磨着白天发生的事情,会不会被老头发现。“哎~~别胡思乱想了,睡觉吧。明天还有事要做。”他把被子往头上一闷,呼呼地睡了。

上一章

第1/21章

下一章

设置
目录
评论
收藏
【关注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看书馆
新用户免费领取3天VIP
看书馆
登录成为会员,免费获取无限量书签
25元开通60天VIP,全站图书免费看
大家都在看

换一换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