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3

第2卷 不能割舍的往事30/34章
第63章 朋友(上)
  赵海江打完电话,果然再次失眠了,医生叮嘱过他睡前不能想太多事情,人年纪一大就一大把毛病,想多了就翻来覆去睡不着,正在这时,手机响了,陈主管家里的。
  电话是陈主管儿子陈俊打来的,这个陈俊就是之前赵海江和岳晓晓第一次相遇时也在场的那个小伙子,赵海江对他评价一般,关于陈俊的工作也已经介绍过,同他一样是赵海江带点人情意味招进来的公司员工二代只有陈俊和司机老王的儿子王家旺,两个小伙儿年纪相仿,但却性格迥异,陈俊是不折不扣的富二代,而家旺很小时候就没了母亲,父亲给赵海江当司机,赚的钱本来还说的过去,但奶奶是个药罐子,常年卧病在床,算上这一层,光靠他父亲赚的钱根本不够维持,私下里赵海江帮了他们很多忙。赵海江不敢给他们安排什么实质性的工作,毕竟都太年轻,所以就安排在公司的安保系统里,平时出差还能带一个出去,打打下手,名义上算是保镖。俗话说龙生龙凤生风,这两小子和他们父亲都一个模子里扣出来的,陈俊心气高,精明劲儿让赵海江觉得实在是不像20多岁的孩子,家旺则更朴实,老实巴交的他总被自觉高人一等的陈俊欺负,赵海江明着不说,但已经不止一次对陈俊旁敲侧击叫他收敛了,可这家旺还替陈俊说好话,赵海江没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让家旺跟着陈俊,见见世面也是好的。不过,内心里,赵海江是更喜欢家旺这孩子,原本两边一碗水,现在明显偏在家旺这头了。自从上次陈俊和赵海江出差,就是遇到岳晓晓的那次以后,赵海江出去都没再叫陈俊了。
  陈俊是觉得这么呆下去没意思,听他的口气是自己被大材小用了,想跳槽,赵海江听完,没做任何挽留,说了些场面话,同意了,年轻人想闯闯是好事儿,你爹精的要死还罩不住你?多摔几下就成熟了。
  没一会儿,陈主管来电话了,看样子这是小陈的单方面决定,老陈很火大,但也没办法。赵海江懒得听,摔下一句你们的家事自行解决就挂了。
  赵海江的睡意就这么完全搅没了。
  走到浴室,看着镜子里穿着睡衣的自己,一股孤独之情油然而生(PS:这里绝不是诗歌鉴赏环节……)。他找到晓晓那张自制的明信片,有点儿想去打上面的电话,不过下一秒就枪毙了这个想法。事实上他打了也没用,他难道没注意电话号码是7878768(吃吧吃吧吃肉吧)吗!?有谁会有这样的号码!?后来知道以后,才更觉得晓晓这孩子实在,没有想过从自己这里有所希冀,这个问题赵海江想过,每次得出同一个结论,这也就是以后赵海江挺信任岳晓晓的原因了。
  ……
  老王头是在熟睡中接到赵海江的电话的,“小王,在睡呢?”
  “嗯……啊!??赵总你在哪,有事么,我马上过来!”作为司机,老王时刻保持警惕的状态,一听来人叫自己小王他就知道是赵总了,现在他的年龄也不小了,都被小辈叔叔伯伯地叫了。
  “你过来吧,来我家,我们去外面吃一顿,我请客,想想吃啥。对了别叫家旺了,明天他值班。”
  “哦……新区还是公司附近?”(指赵海江两套不同位置的房子)“公司附近。”
  老王不知道赵海江葫芦里卖什么药,总之挂了电话就往赵海江家赶,不过老王内心却泛起了一阵涟漪,赵总竟然还记得自己儿子哪天当班。
  让老王受宠若惊的还在后头,他没想到是赵海江单独请客,只请了自己一人,这得是多大的殊荣啊,老王也不敢太奢求,想在街边路摊子解决,赵海江没在街摊子上吃过,不过还是同意了。
  赵海江点了白酒,老王说开车不敢喝。
  “扯蛋,今天不回去了,就睡车上,你也得喝!”
  老王无语:“赵总,今天这是咋了?跟人怄气还是……唉早知道我带家旺来的,喝完他开车。”
  赵海江皱着眉,看着街上偶尔掠过的汽车:“算了,长辈说话他在场不好,我有事找你的。喝酒前,先谈事儿。”
  “好。赵总,是减工钱还是炒鱿鱼啊?”老王头嘿嘿一笑,外人面前,有个尊卑之别,但没人就放开了,岳晓晓绝对想不到那个闷声不开腔的司机在私下里和赵海江谈天说地的样子。
  赵海江瞪了他一眼,一副“鄙夷”的表情,不过也只是做做样子,真生气了他就不是赵海江了。
  “本来吧,我只是睡不着。”赵海江心说钓钓你,故意说话大喘气。
  “诶,赵总你这……唉……”
  赵海江一笑,老王还是心急了点:“你母亲怎么样?”
  “嗨,还那样,药罐子,每个月都得靠嗑药过活,没办法……”老王叹息。
  “医院那边怎么说?”“说是比较稳定,只要按时吃药就没太大问题,只是……这一个月一笔的开销,我还无所谓,就苦了家旺了。”
  “钱还够吧?”“够用够用,我跟你说,赵总,您千万别再提这事儿,公家的钱我们借了也没底啊……”
  “屁!那是我自个儿的腰包,谁要说道,让他滚来见我,反了他了。”
  老王母亲的身体不好,他老父和妻子也死的早,家里只有他和家旺两个劳力,按说他那个年代的人生个十个八个不是问题,可这老王头偏偏是个独子,倒是家旺还有个妹妹,叫王家喜,听着像是男儿的名字,其实他不是老王的亲生女儿,是捡的,在家旺母亲去世那天,从医院里捡到的。老王悲痛之余认为这是缘分,就收养了她,取名家喜,希望以后家里都能快快乐乐,不要再发生悲伤的事情。家喜初中那年,家旺考上了大学,但为了供家喜上学,他毅然辍学打工,也就是看在这层上,赵海江才把他放在自己身边的,所以家旺是人情工。但他有股子劲儿是赵海江喜欢的,他踏实,肯干,不肯落在别人后头,而且虽然学习一般,但处理事情上经常有点小聪明。要说家喜也争气,上了所好大学,品学兼优,每年的奖学金是一口吞,出来很顺利就进了赵海江公司,不过她没凭借任何关系,如果不是老王头有一次说漏嘴了,赵海江还不会知道。
  可算上他们三人,每个月光是药钱,也让他们的生活捉襟见肘,上次老母病危,还是赵海江不吭不响垫付了医药费。
  王家欠赵海江的,老王是清楚的,虽然这些都只是赵海江的举手之劳。
  “哟,跑题了……也没什么,我找你来是说家旺的事情的。”赵海江把陈俊打电话的事告诉了老王。“我也不打算让家旺老跟着我干了,掣着孩子的手脚也不好,年轻人嘛,哪能圈养呢?你也知道,我以前也有一大帮子人,游手好闲,与其这样,不如把他们放在我身边,我也好管着他们,省的出去给我惹麻烦,至于家旺,我想让他帮我干件事儿。”
  “那感情好……可赵总,咱家旺能干什么啊?”老王头的语气里有说不出来的担忧,赵总以前是什么人,他毕竟还是知道一些的,哪怕赵总对自己再有恩,他也不能把自己的孩子推到一条不归路上去啊!
  “也没什么大事儿,帮我找一个人,慢慢找,我不急,期间的费用,我全报销,工钱照样按现在的给。不过他要是不学好,被花花绿绿的世界迷了眼,我就让他滚蛋,你回去问问他的意见。不过记住,别和别人说,最亲的人也不行。”
  “哦……赵总,是什么人这么重要?我……”老王的担忧还是让赵海江听出来了。
  “呵呵,小王,我知道,你是在为你儿子担忧,对吧?”
  “嗯。”老王瞒不住赵海江的,他自己很清楚。
  “唉……这事儿啊,我不勉强,我只能说,这次确实是我出自私人角度来找你,不过,不是想给你和家旺添任何麻烦,只是……算了,不说了,要找的人的资料,刚才我放车上了,后座上的文件袋里。回去……你就知道了。不过,能不能答应我,不管你同不同意干这事儿,也别告诉别人?”
  “家旺也不行么?”
  “他可以。你和他知道就行。”赵海江看着若有所思的老王,他觉得老王的担心是很正常的,毕竟,都是自己在作孽。“不说了,喝酒。”
  老王嗯了一声,举杯相碰。看着老王脸色回归了正常,赵海江笑了笑,知道他没有太介意。要找的人,是他确实想见的,不过,他也没寄希望能找到,他心里想的是我手下找了30多年都没找到,你一个家旺赤手空拳,还没人脉,能找到什么?赵海江只是打心眼儿里喜欢这孩子,也许大家已经看出来了,喜欢赵海江是喜欢小孩的,尤其是这种20多岁出头,懂事踏实的孩子,加上老王帮自己干了这么多年的事情,赵海江知道老王不会明着接受自己什么的,所以暗地里他打算好了,希望能把家旺这孩子早日历练出来,有时候,他也希望自己有个这样的儿子,可是……算了不想了。家旺不缺踏实劲儿,也不乏责任心,缺的只是走南闯北的见识和作为男子汉的魄力,一个李俊都能出去,你个家旺还不能出去走走?20多岁了,应该有自制力了。
  这是为了老王考虑,但赵海江也更多是为了自己考虑,大抵是为了给老王一个人情吧,赵海江清楚,如果旧账被翻出来,这可是一大丑闻,够蹲个十年八年的,有一两个牢靠的人,出来以后路会好走得多。他是在为自己找后路,多少年了,他总算明白了什么最重要,也明白自己一路走来是什么让自己变成今天这样。钱是有价的,但如果运用得当,也可以买到无价的情分,情义无价啊!他后悔自己没早明白。
  总之,就这样吧……

上一章

第30/34章

下一章

设置
目录
评论
收藏
【关注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看书馆
新用户免费领取3天VIP
看书馆
登录成为会员,免费获取无限量书签
25元开通60天VIP,全站图书免费看
大家都在看

换一换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