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3

第2卷 不能割舍的往事27/34章
第60章 超超的往事
  “小苗啊,恕我直言,其实我到现在对你把那孩子卷进来这件事就是持反对态度的。”渔翁看着屏幕淡淡的说。
  “那我应该感谢你信任我的自作主张。”苗连揉着太阳穴,找了张凳子:“坐?”
  “不了,你自便。而且,你不该感谢我,你该谢谢小庄。虽然,我总感觉他也不是特乐意?”渔翁的意思,苗连清楚,在当初决定夏超的去留问题上,渔翁和东北虎是坚决反对的,东北虎就不说了,直接不同意,渔翁毕竟没有直接说话,但内心是不太想碰这个烫手山芋的。作为苗连的直属上级,渔翁是肯定有权直接驳回苗连的申请的,而夏超之所以能留下来,小庄这个局外人起了很大的作用。
  “渔翁,你说的不对,我并不是不乐意,只是不理解,但我相信苗连的决定。”小庄觉得气氛不大对,便说了一句话缓和一下。
  “你们教官没教过你们不要相信任何一个人吗?对任何人都要保持适当的怀疑么?猫头鹰,你搞什么搞?你要是不希望因这事儿咱俩闹掰,那你就解释清楚!难道就为了他救过你?就为了他能跑,上了战场第一个逃命?你自作主张不是第一次了,上次就是自作主张,然后咋啦?差点没命(东北虎是指他两次被绑架的经历)。”“教过,不过不怀疑也是一种适当的怀疑。”东北虎的话虽说是真的为了苗连好才说,不过他这张嘴啊……满口火药味,惹得小庄也不太高兴了,尤其是,他是在说苗连。
  苗连反倒最淡定,拍拍小庄的肩膀,让出了凳子叫他坐下:“坐吧,刚焐热的~”
  “本来我想等训练结束以后再打报告的,看样子等不到那会儿了,得嘞,省的我打字费功夫了,就在这说吧,你们出去一下(指挥室其他人)。”
  “听好了!渔翁,我相信,听完以后,你会做出和我一样的决定。”苗连变脸比东北虎还快,刚才还是笑盈盈的,马上就变得十分严肃。“等我一下,我去拿样东西。顺便整理下思路,看怎么跟你们说。不过我可以肯定地说,我还真是为了他救我一命,算是报答。不过,不是全部原因。”苗连打住,看着东北虎,观察着他的表情,东北虎脸抽了抽,他没想到苗连如此直白,半晌才冒了一句:“这可真不像你说的。”
  苗连冷笑,从嘴里发出轻微的不屑:“等我说完你说吧,这一点我毫不讳言,但当然不可能是全部。”
  十多分钟后,苗连带着自己的公文包回来了,他取出一张纸和一张黑白照片递给了渔翁,“二位,看看吧。”
  “这是什么?”东北虎不明就里,但渔翁的脸色微变。
  “你从哪弄来的?”渔翁的话里多了责问的语气。
  “意外收获而已,渔翁,你应该知道这孩子吧?”
  “我说的不是这个,你应该没有查看这部分资料的权限。”
  “我说了,意外收获,我没有查看这部分资料的权限,但总能查看‘毒蛇’的资料吧?”
  渔翁不吭声了,他知道苗连接下来要说什么,但他有些不相信--夏超,会是他们的独子?!
  苗连缓缓地说:“不容易啊,这孩子……在那块混乱的土地上,他也就是个混混,唯一的生路就是坑蒙拐骗外带出卖点无关紧要的情报为生,但他却活到现在……渔翁,介意我在这里说出来么?”
  东北虎没说话,这时候他也没什么可说的,苗连用脚狠狠跺了跺地板,渔翁有些怅然若失地抬起头:“你继续说吧。”
  “你应该注意到了,夏超就是他们的独子,虽然我不相信有天才这种东西,但我绝对相信天分,而且,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父母对他的启蒙其实已经完成了,虽然只是在潜移默化中,虽然这也许并不是他们夫妻的本意。但不管怎么说,踏入我们这一行,他有这个潜质,绝对有。他现在之所以成绩垫底,只不过这一切在他看来像是一场游戏,从小吊儿郎当惯了,做什么事情都不会用心,等他意识到以后自己将会把头拴在腰上生活以后,他会认真起来的。”
  “苗连,你说的是谁啊?”小庄忍不住插了一句。
  “战友,异国的战友,也是渔翁昔日的战友,夫妻特工,他们都十分优秀,后来牺牲了,只留下夏超这么个独子,有关他的资料,在他们工作的本国已经全部销毁,我猜现在我知道的都是中心局里很早的机密文件了。”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东北虎问道。
  “就为了这个,你擅自查了那些资料?你是怎么躲过监控的?你知道这是什么行为么?”渔翁面带愠色。
  “我都说了,猜的,我并没有找到他们的直接的资料,只是我在查‘毒蛇’这个组织的时候曾经看到过他们的有关资料,毕竟……渔翁,你知道他们是怎么牺牲的。小庄,你还记得‘毒蛇’吧?”
  “当然记得!可那不是一个人吗?”
  “那其实不是一个人的代号,而是一个组织,对吧,渔翁?”苗连示意渔翁,希望他能接着讲下去,毕竟他自己知道的不是全部,他已经说出来的部分,有很大一部分也是自己的推断。
  “唉,好吧,我来说吧,算时间那是很多年前了,小庄,当时我还只比现在的你大一点儿(小庄那会儿已经快30了),你的苗连估计还只是个毛没长全的兵蛋子,夏超的父母,就已经活跃在这条隐匿战线了,因为工作关系,我们时常有交集,后来,交情也不错,当时,他们所在的A国发现了个很猖獗的犯罪组织,于是他们负责调查,我们一开始就只是局外人,最多也就是协助一下,但是这个组织的力量是他们始料未及的,虽然最后也重创了这个组织,但是,夏超的父亲没能回来,他的母亲最终是在休假的时候被暗杀的,也许是提前预感到了危机,他母亲向他的祖国请求照顾好夏超,于是最后,夏超的所有信息都被封锁了,那时他年纪尚小,还不知道什么是死亡,就要面对与父母的生离死别,和漫漫无期的孤独寂寞……虽然他们的上级为他们的儿子准备了现在的身份,也希望他能平凡地度过自己接下来的一生,但是,毕竟像你说的那样,他是他们的儿子,生性不安分的他不可能满足于既定的人生,总之,他不顾别人的劝阻,离开了祖国,过上了四海为家的生活,猫头鹰,就是这个夏超吧?”
  “是的,这么说,他的身份您早就知道?”
  “我不知道,因为他们只告诉过我自己有个叫瑞克斯的儿子,我怎么知道这个夏超就是瑞克斯?我要知道我就不可能坐视不管,知道为什么我刚才那么生气么?我以为你看了他们夫妻的资料,那份资料应该是保密等级很高的,虽然对我们来说可能已经没什么用了,但我还是不能把它公开哪怕一点点,那是瑞克斯的母亲在临死前发给我的最后信息,无论如何,在生命的最后,她选择信任我,信任中国中心局,希望我能为他们的儿子做点什么,当年我得知这一情况时,瑞克斯已经不知去向了,我私下里找了许久未果,最后只能不甘心地将他母亲的最后请求封存在冰冷的资料库里。”渔翁的眼神里多了一些柔和,他闭上眼想籍此平复自己过分激动的心情。
  “难怪……当时那个犯罪组织就是现在‘毒蛇’的前身,只是经过那次重创之后他们学聪明了不少,不是有把握的活一般不干,干了会惹大麻烦的活更不会干,虽然比较默默无闻,但是,我有预感,这个是极具杀伤力的犯罪组织,必须趁早端掉。”苗连恨恨地说,随即就话锋一转,“当时我在找有关这个组织的资料的时候,就提到过他们夫妻俩,我只是觉得他们的名字的出现有些突兀,倒像是谁有意加上去的一样,原句大概是这么写的‘他们最终都死于该组织的爪牙之下,而他们的独子瑞克斯下落不明。’”
  “那是我后来加的,说来好笑,人年级大了就不记事儿,总是要靠写点东西来提醒自己,唉……等等,你在调查这个组织么?”
  “对,自从小庄告诉我有个代号叫‘毒蛇’的人以后我就留意了,只是后来有人(强子)说那不是个人而是个组织的时候,我就在想中心局应该有他们的情报。”
  “停一下,你怎么知道那啥?瑞克斯,就是夏超的?他的名字可是后来才改的。”东北虎来了精神。
  “他告诉我的。”苗连起开一听啤酒,这可是额外的消遣货,按规定是不能带来的,不过你懂的,擦边球啥的……他喝了一口递给了东北虎。“当时我只是觉得瑞克斯这名字很熟悉,却想不起来到底在哪听过,后来再次撞见夏超才猛地想起,他曾经无意间说起自己曾有个名字叫瑞克斯。”
  “所以……你就把他带来了?”
  “没错,渔翁,现在你还有意见么?”
  “我没有了,不过,这样对那孩子会不会太残酷了?猫头鹰,你想办法给他安排个正当的工作,让他好好过日子吧,这孩子……太苦了,你把他扯进这件事里算怎么回事儿?难道想让他成为特情不成?”
  “抱歉,渔翁,我就是这么想的,你说的话,我办不到。”
  “为什么!?”渔翁瞪了他一眼,苗连看看小庄:“小庄,你觉得呢?”(我绝不会告诉你我想在这里写,元芳,你怎么看?)苗连见小庄也不说话,就继续讲:“夏超骨子里就不是那种在办公室里碌碌一生的人,他是一匹马,一匹自由的马,自由对他来说胜过一切,所以别妄想他会在哪所中国大学里一辈子,现在他之所以留在中国,第一是累了,第二是他向往中国,喜欢中国的文化,这也许是他父母的遗传,但我们拴不住他一辈子的,至于他何时才会飞奔,这是他自己的事了,恕我直言,渔翁,在这件事儿上,你掺杂了太多个人感情了,我不管原因是什么,但溺爱总归是有害的,行了我也不多说了,渔翁,那孩子以后的路,即使是他们的父母也无法左右的,我只是教他如何在自己的道路上保住性命,如果你真的为他好,就不该这么极力反对。”
  渔翁沉默了半晌,喃喃地说:“对,你说得对……就这样吧……唉,我去外面走走……”
  苗连知道,渔翁和夏超父母的交情不是一般的好,这在这行是比较少见的,让他做出这样的决定确实需要时间接受的,也就没说啥。
  渔翁找了处僻静坐下,心中有些失落,他明白猫头鹰是对的,他远比自己考虑的多,只是心结这东西岂是那么轻易就过得去的?所以有些失落也很正常了。
  不过他看着天空,心中却释然了,不是为了夏超,而是他似乎看到自己即将卸下一副重担,而且终于找到了一个人,一个远见,能力都远超自己的,能挑起自己肩上大梁的人。

上一章

第27/34章

下一章

设置
目录
评论
收藏
【关注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看书馆
新用户免费领取3天VIP
看书馆
登录成为会员,免费获取无限量书签
25元开通60天VIP,全站图书免费看
大家都在看

换一换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