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3

第2卷 不能割舍的往事22/34章
第55章 赵海江的过去
  其实,赵海江根本就用不着找人照顾自己,因为他生病住院的事情不出两天就被公司里爱传小道消息的人闹得沸沸扬扬。然后,不出他所料,一堆人来看自己,赵海江这个烦呐,本来插着胃管就动都不想动,又不能喝水,还得说一大堆话,如果是人话,那还勉强能接受,可惜全是商场上的那套鬼话。
  结果他住院第四天开始从早上到下午吃晚饭的时间都没消停,最让赵海江想掀床的是他还不能吃东西,这两天的营养完全靠打点滴,嘴说多了口渴,但又不能喝水。
  晚上,晓晓来看赵海江了,其实这两天晓晓也就只有早晚来看一看,赵海江自己能下床,只是很麻烦,而且医院的夜壶设计的不错,他自己在床上就能解决,晓晓只是来帮他清理下就OK了,所以说这个保姆工作是稳赚不亏的。
  今天晓晓把夏安带过来了。
  “我天呐!!!谁给你送这个多东西!”晓晓一进病房就看见一大堆花篮,水果,高级保健品啥的。赵海江无奈地苦笑道:“当初我说不要告诉任何人我生病了,原因就是这个。”
  “哦哦,我没跟人说啊……”
  “不是你说的,我的事儿,哪瞒得过公司那些没事儿找事儿的人。不过……我说,你怎么把狗带来了?”
  “额,今晚没人,一扬那个浪货不知道去哪玩了说是后天回来,我们再过5天要回学校上课,学姐好像说是要加班,没人照顾夏安。老赵你不喜欢狗啊?那我把他送回去再过来?”
  “算了吧,来都来了。”
  “老赵,你是不喜欢狗么?”
  赵海江想了想,觉得告诉她也没什么,就把自己小时候被狗咬的事情说了,岳晓晓听了笑他不会和狗沟通,晓晓说夏安不会咬人的,对生人连叫也不会叫的,叫赵海江放心。
  “那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只是对宠物一类的没什么好感而已。对了,我能喝点儿水么?今天说了一天的话了。”
  “不行……医生说不行就是不行。”
  “我都好的差不多了,算我求你了行么?漱漱口也不行么?”
  岳晓晓看着赵海江确实很渴的样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你等等,我去问问医生。顺便问问你啥时候能出院。”
  不一会儿岳晓晓回来了:“医生说喝水不行,但可以漱口,千万别吞下去哦。另外,恭喜,大后天就能出院了。夏安,出来。”
  “怎么了?”
  “医生说狗不能呆在病房……等会儿我带他下去。好了,水打来了,温的,趁热喝吧。”
  赵海江仰着头张着嘴,晓晓灌了一点儿水给赵海江,没想到赵海江才漱口两三下就咳嗽起来。
  “喂喂,怎么了,别吓我。”
  赵海江缓了一口气,突然咧开嘴笑了:“没啥,呛着了,那啥,我吞了一点进去。”
  晓晓马上明白过来自己被赵海江骗了,使劲儿拍了一把他的肚子:“我叫你忽悠我。”
  “哎哟,长幼有别啊,我50多的人了,你就这么折腾我?!信不信我告你爸?”
  “谁折腾你了,是你自己不爱惜身体的。医生都说了别喝水了,病情有反复我可不管。再说,你跟我差着辈分也是好事儿,我怎么整你也不会有人说打是亲骂是爱一类的,哈哈。”
  “你很听医生的话啊?”
  赵海江的话说到了晓晓的痛处,他给夏安系上狗链,叹了一口气:“有什么办法呢,因为先天心脏不好,我小时候就是在医院住过来的。走了哦,我在医院下面的院子里,有事儿给我打电话,你手机充电器我终于找到了,在那个蓝色的塑料口袋里。”
  “嗯,你去吧。”
  听着岳晓晓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赵海江知道,自己又变成一个人了。和岳晓晓在一起,他觉得很开心,至少不用像和其他人一样虚与委蛇。
  风掠过窗台,轻拂着白天被人送来的花篮,一股沁人的香气弥漫在病房。赵海江就倚着窗子,看着楼下晓晓和夏安,笑了。
  赵海江生病一事只要开始传播,就免不了那铺天盖地的传言,最玄乎的居然说成了是癌症晚期这种狗血加坑爹的剧情,当然这些都只是出自一些无聊人之口,不过,他住院一事已经铁打铁成定局了,因此,除了公司里,以及一些工作上有往来的人来探望之外,作为当年区里的龙头老大,赵海江也免不了一些杂七杂八的人来探望,这点李长嘉特意打电话提醒他,叫他别和这些人走的太近。
  不过除了这些人以外,还有另外一些人,怀着不同的目的去探望他。
  第二天早上,两个穿着休闲装的人走进了赵海江的病房。
  “赵总您好,我是区里的民警,今天代表我们所长来看看您。我叫强晓伟,这是肖飞。”
  “你好。”
  也许这里会问,什么时候强子和肖飞变成民警了?其实这是强子给方总请示过的。虽然不明白强子具体在搞什么,不过强子告诉他是以前的一起积案他看了觉得有问题,想再往深里跑跑线索,方总也没多说就答应了,不过前提是强子不许惹事儿,毕竟他要深查的人都不是好惹的,其中,就包括赵海江,这个赵海江涉案有多深强子不知道,而且鉴于他特殊的身份(人大代表,企业家),不好明目张胆调查,就在强子觉得从这里强攻没有突破口的时候,赵海江生病的消息如同春风拂大地一般很快传遍整个区,耳聪目明的强子当然也很快知道了这个消息,强子觉得这是个机会,就先以机关帮助派出所强化打扒反扒技能为由暂时把他们归由派出所管,第一是能腾出手干事儿,第二是不容易被注意。然后,他们干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去探望赵海江。
  “听说您生病了,我们所长说你为我们的工作提供了很大便利,一定叫我们来看看您。”
  “哪里,你们的工作辛苦我是知道的,我也就是稍微帮了点忙。你们所我去过,怎么没见过兄弟你啊?”
  “哦,我是局里临时分配到所里帮帮手的,我这人比较好管事,和所长是朋友,他才拜托我来的。”
  “原来是这样,强警官贵庚啊?”
  “嗨,还贵庚呢,奔四的人了。”
  “哈哈,看样子强警官也是好爽之人,如果不嫌弃,可否兄弟相称?”
  “赵总客气了,我一介小警能得赵总称兄道弟,是我的荣幸啊。”
  强子说的便利是指赵海江每年给当地派出所的赞助资金,事实上,中国几乎所有派出所本身的收入和支出都是不平衡的,比如四川,要想工作就得所长到各个管区化缘,以前有个什么费来着,好歹还有点由头,可后来政策改了,化缘就变得异常麻烦,不小心还会惹上吃拿卡要的罪名,所以派出所长是个苦逼的活,大多数都是靠当地政府勉力维持,也有些地方上的赞助,比如赵海江这样,因为有人大代表的身份,当然要给人民做点事情,哪怕是做做样子。还有些是比如派出所对某某富人因为什么什么案件办得好,有恩一类的,如果所长直接接受人家的钱财,那叫贿赂,但可以通过以支援派出所建设为名入公库,这是合法的。因为赵海江确实也对派出所做出了一定贡献,所以借这个机会去探望他也不会说啥理由都没有。
  因为互相间没有工作上的直接关系,所以也就瞎侃一气,谈天说地,总之能扯到哪里就扯到哪里,但事实上,赵海江一直有所保留,因为他时刻记着李长嘉的话呢,知道这个强子在调查什么,至于这个肖飞,先看看再说。只是从刚才开始到现在赵海江和强子都已经称兄道弟了,这个肖飞还在一边站着不知所措,因为他也不晓得说啥。
  “小伙子,咋啥话也不说啊?”赵海江一直都注意着肖飞的沉默,知道他不是在一边负责察言观色的那种角色,而是真的不擅长与人交际,他这一句话把肖飞问的更加紧张。
  “啊?我……那个……”肖飞看了看强子,希望他能帮忙解围。
  “赵总,这是我们新来的民警,也是我徒弟,才从警校毕业不久,除了跑案子啥也不会,您多担待。”
  “哪里,小伙子只要肯努力,前途无量啊。哈哈是吧?”赵海江看了看肖飞,肖飞也只得局促地点点头。
  强子一笑:“赵总,能冒昧的请求一个问题么?”
  说着他不管赵海江有没有答应,把嘴凑到海江耳边:“和我徒弟聊聊,老这么怕生人总不是个事儿,人情世故方面,你肯定比我在行。”
  “老弟过奖了,我也就是常干这种活计,熟能生巧而已。”
  然后强子就起身,拍拍肖飞的肩膀:“给你个任务,陪赵总聊聊天,我中午接你,就这么定了。”
  结果就是,肖飞就被强子这么着卖掉了。其实强子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只是想先了解下赵海江的为人,另外拉拉关系好干事儿。
  强子一走,赵海江暗暗松了一口气,因为麻烦的是强子,眼前这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他还真没放在眼里。

上一章

第22/34章

下一章

设置
目录
评论
收藏
【关注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看书馆
新用户免费领取3天VIP
看书馆
登录成为会员,免费获取无限量书签
25元开通60天VIP,全站图书免费看
大家都在看

换一换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