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3

第2卷 不能割舍的往事21/34章
第54章 病魔
  才下过雨,驻训场上显得格外湿滑,上午的基础体能训练参加完了以后,按照计划下午应该是谍报训练了,可令菜鸟们奇怪的是,西伯利亚狼命令他们到驻训场集合,还要求必须穿他们“自己的服装”。
  没办法,只能照办,看西伯利亚狼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等队员们都集合以后,蹲在跑道上,穿着一身运动服背着大空包的小庄站了起来,他是在看昨晚跑步留下的杂乱的脚印。原本平整的跑道已经如同泥泞的山路一般稀七八脏。
  小庄站起来,走到了苗连和乌鸡的身边,从今天开始,林锐就可以打酱油了,现在他在不远处的楼里看着小庄他们的训练。
  “好了,同志们,你们一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会叫你们来这里,对不对?”小庄绕着队伍走动着,打量每一个人的装束,有人的穿着像是白领,有人的穿着像是工人,也有的像是市井一角的混混,总之千奇百怪,当然,在小庄眼里也是破绽频频。
  “关于你们的装束,我就不说什么了,不,我还是说一句评价吧,漏洞百出。至于哪里有问题,这不是我需要告诉你们的,而是你们今后的课程之一,你们需要不断完善你们的装束,另外在平时的交谈中,你们需要根据你们的装束给你们自己伪造一个身份,直到训练结束。如果,训练结束的时候,这里的人能忘了你们原本的身份,那么你就成功了,明白了吗!?”
  “明白!”
  “当然,事先说明,所有的工作都得由你们自己完成,我不会额外为你们提供材料,怎么办,是你们的事情。好了,告一段落,我不打算在不重要的事情上扯半天,你!知道现在对你们什么最重要么?”
  “报告,不知道。”被点到的人显然没懂小庄的意思,“好,那我告诉你们,你们现在的任务是……打靶。”
  小庄话一出,马上队伍中开始出现小声的窃窃私语。
  “别磨磨唧唧的,有话就说。”
  “报告,不是说要谍报训练么?”刚才被点到的人挺起胸大喊。
  “这个问题我没兴趣回答,全体射击准备。”
  这样一声令下,可真有不少人傻眼了,之前的训练都是标准的作训服,现在,突然换了常人穿的衣服,连枪怎么放都变得异常奇怪。
  看着大家或多或少略显不自然的姿势,小庄笑了,这可是除了他,任何教官都不会想到的第一课,因为小庄是从戏剧学院毕业的。
  信号一下,一时间,青云破晓枪声撩天盖,仿佛是战歌奏响了肆虐的节拍一般,苗连其实也不知道小庄卖的什么药,不过冷眼观沧海的他却透着一股成熟的风范,不像皱着眉头的乌鸡,心里话就写在脸上呢。
  成绩一下来,虽说勉强看的过眼,不过大多数人都感觉怪怪的,没有平时那种打靶酣畅淋漓的感觉。
  “苗爷爷,要不要来几发?”小庄看着穿黄色唐装的苗连,就叫他爷爷开他的玩笑。
  “滚犊子。”苗连笑骂,同时左手单手出枪,很随意地就把靶子打掉了。他是战火中历练出来的人,打枪对他来说很单纯,不会有过多的杂念。
  “苗连,我们应该文明一些,比如你这句话就可以翻译成……”小庄双手抽出两把枪,直接命中几十米开外的目标靶,算是对苗连的回礼,收枪后,小庄慢慢说出了下半句,“翻滚吧,牛宝宝。”
  闹归闹,正事儿还是要干的。
  “好了,怎么样,感觉如何?”
  菜鸟面面相觑,因为西伯利亚狼没有对成绩发表评价,而是问了感觉,这一点出乎他们意料。
  “报告,感觉怪怪的。”
  “呵呵,正常,记住今天的经历,这将是你们谍报课程的第一课,当你拿起枪的时候,你也许并不是以一个人民警察的身份在同罪犯搏斗,而是以另外一种方式,开枪时也许你就穿着现在你这身衣服,而你对准的也不一定是罪犯,也许只是对天鸣枪,但也许,你会不得不对准你的同伴……”小庄说这话的时候,一丝愧疚闪过他的眼神,他看了一眼苗连,苗连只是平时前方,面无表情。
  “所以,你们需要适应,适应在没有穿着警服,在自己也许并不是一个警察的身份下,在任何情况下,都无比精准地打出你的枪。所谓谍报,就是这样。适应开枪时的状况,以及决定是否开枪,选择最佳开枪的时机,这些都是我希望你们能掌握的。谍报,对你们来说就是演绎一段不属于你们的虚幻人生,你需要虚构一个不属于你但又真实的背景,也需要在舞台上临场发挥,如有差错,注意,你会付出生命的代价。所以,你们也是不同寻常的演员,那么最后,送给你们一句话,作为演员,即使失去自我,也绝不能失去本心。明白了吗?”
  “明白!”
  “明白个屁!记住这句话,以后你们会用上的。”
  “是!”
  苗连笑着晃晃头:看样子,当初找小庄是找对人了……
  小庄征服了这些菜鸟,略微有些满足感,看了一下时间,差不多了:“好了,从今天开始,我继续负责你们的基础体能训练,由我旁边两位,猫头鹰,乌鸡,负责你们的谍报训练,刚才我说的话,就当是给两位的见面礼,接下来是你们的活了,我走了。”
  转过身,小庄小声地对苗连说:“苗连,剩下的交给你们咯。”
  “知道了,滚吧,牛宝宝。”
  小庄一笑,扬长而去。
  今天一大早,赵海江就觉得不太舒服,躺在床上就不太想起来。他打了司机的电话,告诉他别等了,另外让他帮忙告诉公司自己今天不过去了。
  腹痛实在是不舒服,就去打了一杯热水,拿了一个早就堆满灰尘的热水袋,翻箱倒柜找出一点止疼药,倒在床上想睡又睡不着,于是赵海江拿出了手机,看看股市,瞅瞅新闻,算是转移注意力。
  看了一会儿,觉得很无聊,就随手翻起聊天记录,因为自己也没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朋友,记录里大多是公司一些员工的,也有和像李长嘉这样的人的记录,赵海江想了想,还是决定把他们删除,删着删着,发现了一个自己不认识的号码,肯定没有存在通信录里,否则一定会显示名字的,看时间应该是前几天在早上打的,谁打的呢……赵海江心说自己这记性太差了,要是重要的人那岂不是麻烦了,总之先打回去看看吧。
  嘟嘟几声过后,没想到接电话的竟然是岳晓晓,当岳晓晓说第一句话的时候赵海江就猛然想起是岳晓晓给自己打的那个电话,不过因为没在意,也就没把他存在通信录里,现在他可真是后悔打了这个电话,这,说啥啊?
  “喂……哦,是岳小姐啊……实在抱歉,我看到一个我不认识的号码,说打回去看看,没想到是你……”
  “小姐?拜托啊老赵,我有那么老么?叫我晓晓就可以了,我不喜欢别人叫我小岳一类的称呼。你还真是健忘诶,才给你打电话几天啊,就忘了。”
  “呵呵,是忘了,对不起……”赵海江为了不让话题沉默,就扯了一些没关系的事情,虽然是周一,但今天晓晓还没上课,所以依旧很闲,她正在逗夏安玩,因此赵海江会不时听到汪的一声。
  “你养狗么?”
  “嗯,它叫夏安。”
  其实赵海江是不太喜欢狗的,因为他很小的时候就被狗咬过,而且差点没命,更重要的是他根本没打疫苗,当时那个时候也没人管,任得他自生自灭,后来他也算命大,活了下来,不过从此以后就特讨厌狗,都会避免提及狗的话题。
  今天提到这个话题可不太是时候,后来医生告诉他,他的病根虽说是本来就有的,但当时应该是神经紧张引起的。总之赵海江突然觉得腹痛加剧,难以忍受。
  岳晓晓就这样听到了赵海江突然的呻吟声,把她吓了一大跳:“老赵,你怎么了,没事吧?喂,出什么事情了。”
  在疾病面前,任何人都是无力的,哪怕平时再有威严的赵海江,也不得不放下架子:“我肚子疼……啊……帮我……打120……我家……我家就在……”
  赵海江好不容易大喘着气才把自己的住址说完,然后就痛的实在不想说话了。
  岳晓晓当然没有犹豫就打了电话,心说不行,自己得去看看。这不是她的义务,可爱管闲事的性格让他觉得自己义不容辞,总之就是救护车到的时候,他帮着把赵海江送到了最近的中山医院。
  检查结果是急性胰腺炎,医生说多半是暴饮暴食引起的,另外和心情也有关系。岳晓晓看着病床上扭成一团的赵海江觉得有点儿害怕:“医生,这病很疼吗……”
  “是很疼,放心吧,已经打过杜冷丁了,我们马上要插胃管,输液把腹压降下来就可以了。”
  “哦。”岳晓晓自知帮不上忙,就在旁边静静地站着,看着医生插管。
  杜冷丁渐渐发挥作用,护士顺着赵海江的鼻子把胃管插了进去:“来,深呼吸,深呼气,对,就这样。往下咽,深呼吸,对,继续。”
  赵海江实在是受不了了,因为插胃管是个很痛苦的过程,他忍不住发出作呕的声音,试图用左手去捂住,但管子卡在食道里实在是不舒服。
  “咽,咽下去!”医生可不管这些,这可没办法,必须插进去才行。
  折腾了许久,终于插进去了,然后医生用胶布固定了胃管。
  “好了,暂时没事儿了,哦,你是患者家属吧?”
  “啊?哦……”
  “你记住,不要给他进食,也不要给他喝水,无论他怎么渴,也千万不要喝水,听到了么?”
  “哦……”岳晓晓心说这大夫咋这么马虎啊,自己哪里是家属……
  “还有,请记得去缴纳住院费。”岳晓晓一听头都大了,自己的钱这个月都熬不过去,哪里腾得出手啊。他想向赵海江开口,可又不好意思问。
  “晓晓……”赵海江的声音很虚弱,“这个,给你吧,拿去缴费。”
  晓晓接过赵海江从怀里取出的银行卡,知道在医院这是能用的,于是急匆匆地去缴费了。
  等他完事儿了回来,赵海江好像已经睡着了一样:“老赵?还醒着么?”
  叫了几声没有反应,晓晓放下银行卡准备离开,结果突然被叫住了:“晓晓,等会儿。”
  晓晓回到病床跟前:“老赵,有事儿吗?”
  “这张卡,是你的了,当是我给你的报酬,还有,我住院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
  “这怎么行呢?我只是送你来医院而已,你卡上的钱我看着就吓人,算了,还有,你一个人,吃什么?谁照顾你?”
  “医生不都说了么,我什么也不能吃。”
  “那你要是想上厕所呢?”
  赵海江没话了,他不想让别人知道是因为希望能一个人静一静,如果知道了,那些口是心非来探望的又得让他耗尽心力,不过没人照顾确实是个很麻烦的问题,虽然自己能下床,但动一次胃管自己就想吐一次,真的受不了,想想看,只得叹口气作罢。
  “喂,老赵,你没妻子么?没子女么?”
  “没有,我单身。儿子的话……”赵海江犹豫了一下,“没有。”
  “你骗人,如果真没有,第一你不会犹豫,第二,我说的是子女,你也会说子女而不是儿子。”
  赵海江没想到这个女孩这么擅长察言观色:“行了行了,我认输,不过,我告诉你,你得保密。”
  “十多年前,我倒是捡到过一个弃婴,不过我把他交给我以前一个朋友抚养了,后来我和他闹掰了,不过都觉得和孩子无关,所以就我给钱,他抚养,现在,那小子也该长大了。”
  “不能找他么?”
  “还是算了,他一直以为我朋友是他爸,现在告诉他他是捡来的,会伤到他。”
  岳晓晓眼见赵海江如此为难,好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样:“那我照顾你好了。”
  赵海江以为自己听错了,但当他的目光与这个女孩交接,他就知道女孩是认真的。
  “看样子,我又要欠你一个人情了?”
  “不,不欠,银行卡我拿走咯~你需要什么,我帮你拿来。要是没有需要的,那我就先回去一下,跟一扬说一声,你不过住院三四天而已嘛……我已经赚了哦。”
  “哈哈,好吧,我没什么要拿的,哦对了,我床头柜上放着的黑色的笔记本包你帮我拿过来。”
  “O啦,我走了,你保重,别乱跑啊,还有,渴了千万别喝水。”
  “知道了。”
  赵海江笑了笑,自己真是做了赔本买卖,如果银行卡送给他,那是人情,不过现在,那里面的钱任意雇一个保姆几天都是绰绰有余的,或者说,足够雇三四个保姆了。不过,自己却丝毫没有赔了的感觉,反而有一丝高兴的感觉。
  也许是自己多想了吧,赵海江捂着肚子,决定睡一觉。

上一章

第21/34章

下一章

设置
目录
评论
收藏
【关注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看书馆
新用户免费领取3天VIP
看书馆
登录成为会员,免费获取无限量书签
25元开通60天VIP,全站图书免费看
大家都在看

换一换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