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3

第1卷 营救苗连19/68章
第19章 出卖
  “钟……”夏超望着即将被拖出去的苗连,他很清楚可能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苗连缓缓朝外面走去,他也知道自己的命运,虽然现在已经勉强能走了,左手也不像之前那么疼痛,但是,接下来要面对的……不,他不敢想,也不能想,他知道自己有一群不知名的战友在背后看着自己,这给他力量,让他告诉自己不能放弃,可是现在,第六天了……不,不对,应该是第七天的开始……还有三天……可为什么觉得自己将要面对的是几个世纪一般漫长的时间?事实上,当小庄刚刚救出苗连后才发现,窃听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没电了,如果苗连事先知道这个,说不定……会真的撑不住。
  “夏超啊……得告别了,最后好歹告诉你吧,我姓苗,不姓钟……”苗连知道其实自己也不姓苗,可哪有时间说清楚呢?告诉夏超自己的姓,已经是这几天他陪自己聊天而让自己觉得还有希望最好的报偿了吧?
  苗连出了地牢,看着满天繁星,笑了笑。
  第七天,这只是开始!
  早上,当霞光再一次布满大地,金霸洗漱好,把自己整理地很精神,他在等,等苗连再一次毒瘾发作,然后自己像救世主一样出现——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他把人的心理琢磨得很透彻!
  如他所想的那样,苗连正痛苦地和毒瘾搏斗,人类智商所能想到的办法,他都用上了,但这次似乎不一样,毒瘾比以前来的更加激烈,更加不可抗拒。连日来苗连已经被毒品折腾的不像样了,他的神情明显呆滞了许多。
  在强烈的毒品诱惑面前,人的思维会一片混乱,苗连也一样,此时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得到毒品!什么使命,什么信仰,什么奉献,什么牺牲!滚他妈的蛋吧!这些曾经神圣的东西,如今都可以统统抛弃!
  毒瘾……毒瘾……毒瘾……
  一点点地,苗连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被吞噬……小庄……对不起,这一次……我可能真的撑不过去了!
  一个人,特别是毒品成瘾并且发作的时候的人,只要在他面前用毒品不断诱惑,这时候就算是拿刀抹了他他也心甘情愿,这……就是瘾君子。
  然而,即使是在一片混乱中,内心深处也一直有一个声音在提醒自己:“坚持!再坚持一下!越是痛苦,金霸就越容易上钩!”
  痛苦在积蓄,苗连知道,时候到了!!!!
  “啊!!”犹如野兽临死前发出的怒吼,苗连把最后一点力量用在这撕心裂肺的喊叫声中,这是最后一次发泄,感觉自己的头脑清醒了一点了!金霸,你个王八蛋,来吧!
  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传来,金霸在几个士兵的前簇后拥下走进了密室,孟骠也随后跟了上来。
  “给我一针吧!求求你们了,我真的受不了了!”此时,根本不需要装,不需要演,顺着自己的感受来,那就是最真实的谎言。
  可怕的不是虚幻,也不是真实,而是虚幻中的真实,真实中的虚幻!这就是小庄给苗连准备的,送给金霸的断肠毒药!
  “唉……猫头鹰,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念在你也是响当当的人物,本想对你以礼相待,可你这不是……”
  “少他妈给我废话,要什么我都告诉你!快把毒品给我!!!”苗连吼到,同时向前冲了一步,可马上就被铁链拽了回去,左臂硬生生的疼,但也顾不上了。
  在026,众人都捏着一把汗,静静的听着,因为除了听着,他们别无他法。
  “好吧,你们都下去……等等,孟骠你留下。”
  金霸接过士兵手中的注射器,在苗连面前晃动,苗连的眼神变得明亮起来,喉结剧烈地颤动——这不是演出来的,几乎是身体最本能的反应——金霸,你绝对不会想到吧!
  “求求你,快给我……”
  孟骠率先发话,既然金霸想装好人,自己就得配合他:“你最好先如实回答……”
  “问……问他妈快点,老子实在受不了了!”
  苗连知道,自己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接下来就是最严峻的考验。
  “你他妈玩老子啊!快点问!”苗连暴躁地拖动着铁链,发出刺耳的金属碰撞的声音。
  “你的姓名。”
  “没有!”
  “你他妈忽悠我呢?”
  “老子是苗族出生的,老子家里世世代代都姓苗!”
  “我是说……你的名!字!”
  “苗……苗振东。老子从来也不用这名。”这个名字确实不是苗连的亲生父母所给他的,而是他随何志军到部队以后,大家帮着给取的,那时候整个大队就他最小,不可能叫老苗吧?叫小苗也不太现实,毕竟还要登记呢,于是大家就凑合着给了他这么个名字。(这里澄清一下,这个名字是我不知道看谁写的“说说我们的苗连座”里提到的,虽然这篇文章很多版本都说苗连无名,但也有极少数说苗连叫苗振东,显然是被人修改过,将就吧……)“出生年月。”
  “62年……具体的不知道!他妈的这些你问来搞逑,要问就快点!”
  “你的身份。”
  “国际刑警中国中心局禁毒处的……”
  当苗连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金霸愣了,孟骠愣了,透过监视器在听的众人也愣了。
  “完了完了完了!这东西都说出来了,这不彻底完蛋了嘛!他肯定已经疯了!”鸵鸟汗就下来了。
  “别吓咋呼,听着!”老炮内心也很恐惧,恐惧什么?无法用语言形容,但他内心底有一种本能地对苗连的信任,这种情感和小庄,和所有夜老虎侦察连的兵,都是一样的。
  “你不是云南的警察么?”金霸问到。
  “他妈的老早前就调走了,秘密的,有完没完给老子快点!”苗连的表情越来越狰狞,金霸注意观察着他细微的动作,思索着他的话的真实性。
  “那好,说说你所知道的!”金霸试探性地提出了这个问题。
  “你不就想知道我掌握的特情网么?老子告诉你,别妄想了,能撤的人都撤回来了。老子也只是帮上面做事情的,你以为我知道多少?我掌握的最多也就10多个而已!”
  “那就说说这10多个。”
  “利刃,红特(指由警方内部人员打入的红色特情),真名李果强,26岁,北京公大毕业,现在……”苗连的语速很快,金霸打断了他。
  “好了好了,我绝对相信你的诚意,你只需要说他们的代号,对外名称,样子,和现在的位置就行了。”
  “利刃,在你的夜情对面一家旅馆工作,26岁,平头,瘦脸,对外叫李斌;军刀,在你的手下做事,目前在……”
  孟骠听着听着,脸色变得很阴沉:“怎么全是针对我的?”
  “废话,老子是专门负责你的,还做了你的专案,当然只知道这些特勤,哦还有的是配合他们的,当然,远在美洲欧洲,而且就只知道代号,你要有兴趣我倒是能告诉你,你也别指望我知道灰特(灰色特勤,指少数犯人,愿意改过向善或者将功折罪而当卧底的),我们也有纪律,这块儿不归我管。”一口气说完这些,苗连觉得自己好像就要断气一样……
  “和你掌握的情况符不符?”金霸问孟骠。
  “啊?哦……不符……”孟骠如实回答——他走神了,因为猫头鹰这次很明显说大发了,以至于孟骠以为他已经失去了理智,彻底地叛变了。
  金霸知道问这个孟骠也是白问,这之前他都不知道猫头鹰是国际刑警,以为只是个接头的科长。
  “你觉得他的话可信么?”金霸又问。
  “越是坚忍不拔的人,在意志崩溃的时候所说的话越真,不是么?”孟骠反问。
  “是啊……不过,一个意志坚韧的人,连一周都没撑到,你信么?”
  “准确地说,从注射毒品开始到现在是7天零18小时(注明,苗连被注射的时间比小庄说的十天还要早一些),并且……把你的胳膊拧了,然后一边注射一边拷打试试?别忘了我们还从来没对一个犯人用过这种极刑。”孟骠冷冷地说,其实他心里是发虚的,他怕金霸看出破绽。
  “嗯,也是,马上逮捕这些人到这里,越快越好!至于他说的是不是真话,很快就会知道……”
  “金哥?”在试探性征求了金霸的同意后,孟骠接过了金霸手中的注射器,将毒品推入了苗连的身体——谈话结束,他到最后终于放心下来了,一切都在按照小庄的计划进行。
  金霸还在为猫头鹰感到悲哀,多么好的一条汉子,被硬生生折磨成这样,自己有这样的手下多好,可惜……你很快就要死了。
  转身离开了密室,他没有看见,苗连的右眼,闪现出了火一样的光辉。
  ——仿佛,想要吞噬所有的黑暗。

上一章

第19/68章

下一章

设置
目录
评论
收藏
【关注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看书馆
新用户免费领取3天VIP
看书馆
登录成为会员,免费获取无限量书签
25元开通60天VIP,全站图书免费看
大家都在看

换一换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