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3

第2卷 不能割舍的往事17/34章
第50章 谁的电话
  小庄这边,大家都忙活着。苗连除了白天训练还在和大家一起以外,晚上加时的打靶训练算是停下来了,一是实在没时间,天天训练和自学谍报连轴转让他连个囫囵觉都睡不上,哪有时间玩儿枪?二是,作为领导,他的任务是统筹全局而不是拿着一把手枪和恐怖分子的冲锋枪对着突突。好在,白天训练的强度由苗连自己决定,可以多抽出些时间。
  “苗连,你真的不打算求助与军方么?”结束了训练,苗连就来到小庄的办公室奋发图强,小庄趴在桌上侧着脸百无聊赖地看着正奋笔疾书的苗连,他手上的工作笔记已经写得满满当当,经过十天自虐式的自学,现在苗连写字已经完全没压力了,左手写,右手写,横着写,竖着写,顺着写,倒着写……右手的残疾反倒是让他更习惯了各种方式写字。“终止高调的训练不就行了,如果你实在不想,大不了找个时间我给他补课就是了。”
  “从没这么考虑过,求人不如求己。‘终止训练’其实就是把他踢出局,不是麽?来这里之前我应该告诉了你我的要求吧?除非万不得已,不能丢下一个人。别以为你亲自给他开小灶就没事了,在军队,没这说法。”苗连边写边回答,今天的事儿还有一大堆呢,写完还要让小庄教自己用电脑,自己是电脑盲,但又必须学会,否则会很不方便,于是果断教会自己这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责无旁贷落在小庄的身上,怪不得小庄总抱怨苗连拿自己当万金油。
  “苗连,我还是不明白你为啥那么照顾高调。”
  “因为我不希望他以后去送死,他不是我们的人,要用他就必须审慎,必须对他负责。所有违反原则但正确的事情都是需要冒着风险的。”
  小庄似懂非懂地晃了晃头,他不懂这个“以后”是什么意思,不过隐隐约约能猜到吧。
  “哦,对了,要不叫乌鸡帮你吧?他以前肯定接受过类似的训练。”
  苗连的笔一下子停了下来,他抬起头瞪着小庄,但没说话,半晌,小庄不自在了,不由得挺直趴着的身子做好:“算了,当我没说……”
  “诶不是,我是说你个兔崽子鬼点子是多哦。”苗连的表情简直是180度大转变、小庄以为苗连是要批评他没坐相呢,这个苗连,想表情也不用一副死人了的表情吧?闹的自己感觉莫名其妙被表扬了一样。
  “再多也没您多啊,想当年……”
  “停停停,给我打住,你要唠嗑等训练结束,叫乌鸡过来。”
  “妥妥的!”“说人话!”“是……”
  对于上级的命令,孙守江自然毫不含糊地答应了,不过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了个问题。
  “我没意见,但是我想知道,我到底算学员还是教官?还有……这位呢(指苗连)。”
  苗连撑着桌子,略微沉吟一下回答道:“你应该知道,这样的训练是史无前例的,对我们来说这次训练本身比训练的结果更加重要,因此我们都在学习,都是学员,你的问题很有意思,现在明白了?”
  “明白,我只是需要清楚自己的定位。”孙守江立正敬礼,算是接下了任务。
  “轮到我问你了,多喜怎么样你了解过么?”
  孙守江苦笑:“还用我了解?这几天他天天跟着其他军犬一起出来,又不用训练,就等于是个放风的,跟跟屁虫一样跟着我瞎转,他的训导员也不管管。”
  小庄暗笑:这是他和训导员商量好的,特意把多喜的放风时间和其他人的训练时间放在一起。
  “行了,你去休息吧,明天就开干,对了你和调度说一声,就说我说的,等下你搬去和渔翁他们一起住。新人,学着点儿。”
  “是。”
  等孙守江走了,小庄一看时间差不多了,拍拍苗连的背:“老苗同志,该学电脑了。”
  提一下当晚的情况吧,小庄差点儿笑背过气儿,苗连是电脑小白,还属于白得发亮的那种,说到电脑病毒他居然问会不会传染给人。好吧,情有可原,罪无可恕,苗连,今天你就别睡了嘿嘿……
  第二天是周末,可对于训练的人来说和平常都一样,林锐这几天挑起了大梁,再过几天按照上级指示,只能围观,不能提供帮助,要让他们自己完成谍报的训练。
  林锐自己很反感这条命令,可没办法,自己必须服从。他和苗连他们关系都不错,知道他们辛苦,就把训练揽在自己身上,这可苦了这群菜鸟些,因为林锐的训练方式远比小庄简单粗暴,他完全不带放水的,不过话也说回来,要是小庄有意折腾,估计没几个人受得了。
  军队没有周末,不等于城里没有,岳晓晓此时就很惬意地过着周末,不过此时是不是周末对她影响不大,因为本来过节大学就要放假。今年因为已经大四,约好和朋友一起做社会实践,她就告诉父母不回广东了,结果她父母一听不乐意了,非要赶过来和她过年,几天前才回去。
  今天一大早,岳晓晓慵懒地起了床,正阳小区的这个窝是她和同样大四的死党刘一扬合租的,一起住的还有已经毕业参将工作的一个学姐,夏安(岳晓晓和刘一扬养的一条金色柴犬)哼哼地拱了拱她纤细的腿,看着她洗头发,父母大人是极力反对养狗的,可天高皇帝远,谁管得着?正好刘一扬和学姐都喜欢狗,就凑钱买了一只,虽然很贵,但对富二代来说只是小case。大家轮流养着夏安,上课的时候,学姐总是给他带来最好的零食,下课后,刘一扬和晓晓都会把自己最喜欢的菜打包带回家给夏安吃。
  今天计划好和刘一扬逛商场,晓晓正在梳头,哼着歌,泡沫在朝阳的照射下映出七彩的光芒。
  “八妹!(这是岳晓晓的绰号,因为高中有段时间连续半学期测试名列全校第八,板上钉钉,故得此雅号,沿用至今)你帮我买的洗面奶呢?”
  “哦,我包里,你自己找吧。”
  可等晓晓洗完头,才发现刘一扬正在自己身后不怀好意地望着自己。
  “八妹也不小了,该找个男朋友了哦~”
  “说什么呀,讨厌。”
  “那这是什么,还想抵赖吗?”刘一扬扬了扬手中白色的卡片。
  “啥啊?”一来二去,二人嬉闹了起来,折腾了好一会儿,刘一扬才悻悻地把卡片递给晓晓,晓晓一看就愣住了,这不正是那个赵海江赵老总的名片吗?上面还有几个电话号码,看样子都是公司的,可在背面用圆珠笔潦草地写了一串数字,也像是电话号码,却不知道是谁的。
  “怎么,还想抵赖?”
  “什么呀,上周差点儿被他撞进医院,吃了顿饭补偿而已,结果最后还是我给的钱……要不这个月我会找你借钱?”
  “咦~~~~”刘一扬的口气就是不相信,“给我讲讲。你怎么勾引人家的?”
  讲就讲,等讲完都半小时过去了,刘一扬都听入神了:“这绝对是个上乘货啊,要是我,果断拿下!”
  “去你的吧,人家一老总还能理我这个丫头?再说我爸最讨厌这种人了,他第一个不同意。”
  “哎哟喂,说了这么多就是没否认自己对他有意思?再说人家要是对你没好感会把名片给你?”
  这倒是,晓晓猜一定是自己走后赵海江把名片放进包里然后让人送回来的,那天小区保安跟他说有他的包的时候才想起自己把包落在饭店了,丢三落四惯了的他也没清点就带走了,反正除了化妆品和一点儿零钱啥也没有,没想到这张塞进去的名片被刘一扬翻出来了。
  “唉唉,你打回去看看嘛。”
  “说什么?说我死党对你有兴趣,约你出来吃顿饭?”
  “哎呀,打一个嘛,让我见识下这个传奇一样的男人。”
  晓晓无奈,只得拨通了电话,正面打印的两个电话都打了,结果接的人是两个小姐,都只是负责接待的,估计是文秘一类的,当晓晓说自己是赵总的朋友的时候都吃了闭门羹,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说赵总没有女朋友,刘一扬笑的肚子那个疼,说你行啊,能勾引一个不近女色的老板?
  “去你的,诶这个电话是什么?”
  “不知道,打打看?”
  “哦……”晓晓也来了好奇心,想知道最后一个手写的号码是谁的。
  嘟……嘟……嘟……

上一章

第17/34章

下一章

设置
目录
评论
收藏
【关注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看书馆
新用户免费领取3天VIP
看书馆
登录成为会员,免费获取无限量书签
25元开通60天VIP,全站图书免费看
大家都在看

换一换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