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3

第1卷 营救苗连15/68章
第15章 毒的倒计时
  啪啪啪,皮鞭打在苗连的身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已经连续几天了,苗连从没觉得有哪几天是这么漫长的。金霸显然是不想给猫头鹰喘息的机会,即使人在东枝,也会事无巨细地给孟骠下达指令。其实比直接抽还有更多更残酷的手段,只是金霸不敢用,他怕一个不小心,这个金元宝就要死掉,之前听说手下给用了一次老虎椅他的心就咯噔一下,后来他警告孟骠,要是把人弄死了,回去就把这群不争气的孙子毙了。
  孟骠能做的就是每天在猫头鹰经历了一个白天的折磨后,把他带到那个卫生兵住的地方疗伤,然后很晚才把他带到地牢里休息。
  密室,受刑;住宿区,疗伤;地牢,睡觉……几天几夜,都是这样三点一线不变的生活,不,对苗连来说,这根本不叫生活,而是叫生存……在变的,只有已经厌倦了对他施刑的那个士兵越来越心不在焉的拷打所带来的越来越微不足道的身体上的苦痛和因为毒品的侵蚀而一点点加重的精神上的摧残……
  孟骠在等待,对小庄来说,这是件好事,因为在漫长的等待中,孟骠,这头讨厌坐以待毙的鳄鱼,对金霸的各种负面情绪也在积蓄着……而对猫头鹰,这个坚强的硬汉,小庄的导师,却越来越有好感,正如西伯利亚狼所说,自己的确太过小看猫头鹰了,在遭受身心的双重折磨下,他甚至一个字也不说,紧咬牙关和各种吸毒的生理反应搏斗着,以至于经常硬生生咬到面部抽搐。
  可即使是这样,人类的意志在毒品面前也是有限的,甚至是微不足道的——到了第四天早上,苗连终于开始语无伦次地破口大骂了。“金霸,老子操你祖宗,你特么就是……”苗连虽然是当兵的出身,但却并没有养成随口骂人的习惯,他喜欢叫自己的兵“小兔崽子”,自己的兵也乐意被连长这么叫,而现在,苗连用他所能知道的最恶毒难听,平日里搜肠刮肚也很难想象出的肮脏字眼歇斯底里地怒骂(我就不写了,因为这一节我写的也很难受的。)……他甚至第一次感到骂人也能这么酣畅淋漓——让他暂时忘掉了毒品的痛苦……
  远远的,孟骠听到密室中传来的声音叹了口气,这种事情他已经见怪不怪了,在单纯的意志力不足以抵抗毒品的诱惑时,有意志坚强的但比较儒雅的人会改变他们平时的作风。高声喊叫,骂人是一种借以语言上的宣泄来克制诱惑的下意识反应。虽然这时精神并没有崩溃,也仍旧保持着自制力,但事实上靠人类的意志力构建起来的以沉默为反抗方式的第一道防线却已经被瓦解了,这个过程,很多时候在被注射毒品后第一次毒瘾发作就会出现——苗连,毕竟是个普通人,也有他的极限。虽然这个过程用了接近四天,但并不是孟骠见过的最长的,即便如此,孟骠还是很佩服这个老人——如果不是因为他年纪已经这么大了,如果不是他还同时受着酷刑的折磨,如果不是因为在注射毒品之前他已经全身伤痕累累……也许,他真的会创造一个记录,一个谁也不愿意去创造的记录——有谁会想主动尝试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呢?
  孟骠真的有种想帮猫头鹰的冲动,人家来缅甸接个头你金霸至于这么大动干戈!?,又没惹到你的生意,本来你金霸在中国就只有很小一部分市场,人家管云南一大片的禁毒会在乎你一个?你不就是想给自己提升点威望,想要更多的钱么?——这要放在以前,孟骠不敢说没有这种想法,但也只可能只会是转瞬即逝,而今天,随着对猫头鹰有了微微的进展,这种感觉开始逐渐强烈地在自己的脑海中清晰成型。可就算是这样,还是那句话,得等……这算是孟骠干事儿最憋屈的一次了。
  “哈哈,很好,可以不对他用刑了,用毒品折磨他,注意量,别弄死了,他越是这样越说明他快崩溃了,继续,有情况通知我。”在心情不爽的时候,金霸的声音仿佛就如同那恶心烦人的聒噪一般,挂了电话,孟骠狠狠地朝着地下啐了一口口水——“我呸!”
  按照经验,再过1~2天,猫头鹰的状况会进一步变糟,而且后面的过程会更快——就如同洪水把堤坝冲出一个小口可能需要很久,可是一旦出现裂缝,堤坝就会很快坍塌。到时候估计金霸也差不多的回来了,他可不愿意除了他以外的第二人知道猫头鹰所知道的情报,到时候肯定是亲自上阵。孟骠很是犹豫有进展的时候是立刻通知金霸还是拖一拖,要是等金霸回来了,西伯利亚狼再想救人就难上加难了。“你个混球狼,倒是快点啊!”
  只是孟骠压根没想明白,对小庄来说,他只关心的是苗连的情况,行动时金霸在不在,根本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甚至他更希望金霸在场,这几天他对金霸的了解告诉他,金霸的指挥能力和自己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和自己相比他就是个2B指挥官,战场上怕就怕摊上这样的指挥官,即使他在场,自己也有把握全身而退。更重要的是,他想气气金霸,演一出三气周瑜。不管是谁伤了苗连,就得付出代价,这一次没空管你,也要让你知道疼!
  第四天是个漫长的过程,苗连清楚地知道,自己上瘾了,而且不是一点点……即使是这样,坚持……坚持依旧是最重要的。今天他们不再动用酷刑,只是不停用毒品诱惑着他——对苗连来说,这可算不上好消息。神情恍惚中,自己仿佛已经对毒品伸出了右手,一点一点靠近那个看守拿着的,充满致命诱惑的注射器。
  “不,不要……”身体已经开始有些不听使唤,颤抖,虚汗,抽搐,涕泗横流,两腿在剧烈地抖动……即使是这样,依旧倔强地摇着头说不要……
  晚上,被注射了毒品之后(如果头几次不按时注射,多折腾几次就戒掉了,苗连绝对有这个能力。),苗连再次被丢进地牢。
  自从见到这个自称钟至正的人被折磨得生不如死,夏超的话就越来越少——更多时候,他背过脸,不愿看见老钟的这副惨状,也不愿意说更多话无谓地消耗老钟的精力……
  “怎么了?小子,这几天都闷闷的。”今天居然是苗连先开口。
  “我都听到了……”夏超还是背着头,犹豫很久,才回答了他。
  “呵呵,不是很习惯骂人。”苗连笑的很勉强。“以前你不是挺能说嘛?小兔崽子。”
  “说什么?和一个总喜欢叫自己‘小子’,‘兔崽子’的人说笑?”夏超靠着包着橡胶的铁栏慢慢说,苗连听得出他不是怪怨自己,而是……同情。
  “嘿嘿,兔崽子,你给我记住,你是个有情有义的孩子,像你一样的孩子,我见得多了,他们一个个都很有出息,你要出去!总有一天,你要和他们一样,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人。”
  “那你呢……”夏超的鼻子酸酸的,长这么大,头一次有人这么夸自己。
  “我……我也要出去,因为……还有那么多人在等我。”
  “不许说话!”看守显然是很厌烦晚上打会瞌睡也会被吵吵。
  “我睡了,明天还得继续会会这群孙子!”
  ——毒就仿佛是倒计时一般,当末日的钟声响起的时候,苗连就好像会变成世界上最恐怖的恶魔一般……
  在那之前,小庄,你要阻止这一切……

上一章

第15/68章

下一章

设置
目录
评论
收藏
【关注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看书馆
新用户免费领取3天VIP
看书馆
登录成为会员,免费获取无限量书签
25元开通60天VIP,全站图书免费看
大家都在看

换一换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