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3

第2卷 不能割舍的往事15/34章
第48章 老牛的嫩草
  冰冷刺骨——明明在朗朗的阳光下。
  双手被紧紧地锁在了一起,竟是一条明晃晃的手铐,一个少年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赵海江的身后,面色苍白,表情十分坚毅,然而却带着一丝诡异,穿着破烂的衣服。这是个不认识的少年,不,哪里不认识?分明是认识的!赵海江最怕的一个人!他惊恐的想要往后躲,却一脚踏空,跌入了无尽的深渊……
  “咳咳!”赵海江被自己给呛醒了,菜已经上来了,还冒着热气,其他三个人都没有动筷子,陈俊和王师傅都毕恭毕敬地等自己,只有那个女孩趴在桌上乐呵呵地盯着自己。
  “唉……是梦啊……”暗自庆幸的赵海江喝了一口茶顺了顺气,“你们怎么不吃呢。”
  “呵呵,做噩梦了吧?我本来想叫醒你的,结果你这两个下属一副想要吃了我的样子,还是算了,你谱真大诶。”女孩就只是笑。
  老赵瞪了王师傅和陈俊一眼,两人都埋着头不说话,他们只是陪客,赵总没允许他们说话,他们就不能说话,当然这只是他们一厢情愿的想法,事实上赵海江才不在乎这种事情。“姑娘,他们不懂事,你别往心里去,这杯茶我敬你,当时给你赔礼了。”一会儿还要开车,也就没要酒。
  女孩粲然一笑:“无所谓哟,看别人睡觉也是一种享受。另外,友情提示,睡觉打呼噜是病,得治,要不说不好哪天得憋死。”
  “行了,吃吧吃吧,哪这么严重?都凉了这菜。”于是四个人才开始动筷子。
  餐桌上有些沉闷,王师傅和陈俊都不敢说太多话,赵海江吃着吃着,心思早就回到刚才那个梦上面去了,那个少年,真的是认得的!
  赵海江出身贫苦,是穷人家的孩子,可天生聪明又顽劣,有股子霸气,更糟的是他不喜欢上学,不喜欢性格被压抑,早早就辍学了,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但赵海江志不在一个小窝,他天天领着一帮子屁娃娃们混,他自然也成了附近的孩子王,后来等他们慢慢长大了,才发现世界并不是他们小打小闹那么简单,他们开始和各种社会上的人争,斗,拼。为此赵海江也付出了相当的代价,在他十五岁的时候,母亲就被他活活气死了,父亲因为不想管他这个不孝子,和他断绝了关系,一走了之,杳无音信,于是赵海江就真的成了孤儿——所幸,虽然洗衣做饭这些生活的本领赵海江一样也不会,但争强斗狠这种生存的本领,他早早就学会了,所谓父母,只会成为被对手死死掐住的那根软肋,没有更好——当时他是这么想的。
  那时,正值那场文化的浩劫刚刚开始,一切都乱成一团,精明的赵海江也凭着做事果断,下手狠辣开始扬名立威,成了区里的一大恶棍流氓,人怕出名猪怕壮,终于有一天他和区里的另一伙人起了冲突,流氓对流氓,赵海江大获全胜,然而在一家饭店开庆功会的时候,却碰巧撞上了在饭店吃饭的警校大一新生肖亮。这是那次事件出的唯一的岔子,肖亮知道了那次火拼事件的真相。事后,赵海江曾向肖亮威逼利诱,许诺给他足够的好处,然而肖亮还是不为所动,他要揭发。
  于是,赵海江竟然间接买通了几个人,不惜花大力气给肖亮泼脏水,终于,他成功了,最后老实巴交的肖亮竟以“作风问题”被学院开除——在那个混乱的年代,有哪些事是说的准的呢?
  而如今的李长嘉李副局长,正是当年赵海江所买通的人之一,当年他还是警校的政治处主任,也是众多收受贿赂的人中唯一一个知道内幕的人——可惜,他也不是什么好人。后来经过多方面打听,赵海江确认肖亮已经离开了北京,他才松了一口气。
  可即使这样,赵海江还是一直怀着一份恐惧——他怕了四十多年了,肖亮是他这辈子唯一一个不安定因素,他总梦见肖亮突然间杀了回来,那个倔强刚烈的少年形象一直定格在他的心中,成了一道挥之不去的阴影,这也就是他刚刚梦中那个少年——肖亮再一次“找”到了他。赵海江今年53岁,见过无数多为利益而战的人,却始终没有见到过真正像肖亮那样的人。如果,当初不是自己从中作梗,他应该已经是个出色的警察了吧?赵海江常常这么想。
  后来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中国大地,赵海江再次敏锐地意识到机遇来了,靠着诈骗和赌博,他敛财无数,又通过晋升了的李长嘉悄无声息地摆平了一个个麻烦,终于,赵氏集团成立了,而且越做越大,到今天,已经是区里最大的集团了,期间虽然有几次差点露馅儿,但都被赵海江巧妙地解决了,不知道的以为他是个企业家,知道的人都心照不宣,再也没人叫他混球,叫他野种,叫他老流氓,人么都恭敬地叫他赵总,赵老板,一些熟悉的人叫他赵哥,小一点儿的叫赵叔,再小一点儿的叫他赵伯伯,但老大,倒是没人再叫了。
  可赵海江总觉得不甘心,他没有一丝一毫的成功感,一次次把对手踩在脚下只能徒增他内心深深的挫败感,如今他已年过花甲,这种挫败感也愈积愈深……
  “噼噼!你走神了~”女孩清脆的声音让他的思绪再次回到现实。“从刚才开始你就心神不宁。”
  “没有……哪有……”赵海江打着哈哈。
  “别骗我了,第一刚才你回答的时候眼神躲闪,虽然只有一点点,但还是足矣说明你说谎,加之……从我刚刚看到你开始就发现你是个十分稳重而且善于藏匿感情的人,所以我推断,你内心绝对不止你表面看上去那么一点儿焦虑,我猜换做是我,可能已经大汗淋漓了。第二,你的手很不自然,刚才你几次拉领角,而且还发出低沉的呼噜呼噜的声音,这些都是自我安慰的表现,应该还有很多,不过,我目前就只能看出这几样,哦对了,还有抹鼻子。哎呀,本来应该有好多的,不过我总觉得你刻意在隐藏什么”
  “嗯……你眼力不错。”赵海江不得不承认女生的眼光实在是敏锐,他赶紧岔开了话题,“你刚才说‘噼噼’,那是什么?”
  “嗨……就是‘噼噼’嘛……都说君子之交淡如水,我们见面到现在连名字都没有问过呢,就只好这么叫你啦。”女孩的声音清脆婉转如同山雀一般。
  “哦,对不起我给忘了,本来以为就一面之缘,没想到聊了这么多,我姓……”“我知道,赵海江赵老板,赵氏集团的总裁,YES?”
  “我说姑娘,你这不是玩儿我呢?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我本来就知道啊,我爸是搞建材的,从小我就对房地产和建材以及一些附属产业比较感兴趣,顺便就了解了不少企业的老总啊,很多我都认得,不过……只是知道名字,没见过。那个帅哥,你的西服把你们老总出卖了,那个标着的HJ,就是赵氏集团的标识吧?意思是海江。北京的房地产大佬我并不熟悉,但能用自己名字简写来当标识的就寥寥几家,金鸿……百元……额,其他的忘了(PS,这节纯属虚构哦……)。总之就很好记啊。”
  “佩服~”赵海江双手作了一揖,他本来还想这会不会是一个陷阱,对手的美人计,这是他的一贯作风,不然怎叫谨小慎微?不过他凭经验,觉得不可能,从他讲得头头是道来看,不像是假的,而且,赵海江也不是容易被骗的人。
  “嘿嘿,这个给你,我的名片哦。”女孩从包里掏出一张硬纸递给赵海江,然后把包包随手丢在了凳子上,赵海江一看就乐了,那是一张手绘的名片,清秀的字迹一看就是女孩的,还手绘了一张照片,简约的线条还真有些像栩栩如生。
  “我知道你的名字,可如果你不希望我知道,那我还是装作不知道好了。”女孩解释道,赵海江看着他的名片点了点头,这说的倒是实话。
  “岳晓晓……临床心理学……大四了?这么小就学别人乱发名片,还对我们这群搞房地产的这么感兴趣,不是想傍大款吧?”赵海江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与此同时他一下子想起了肖亮:肖亮……是主修犯罪心理学的……
  “嗨,什么呀,我上课无聊乱写的,我倒是想找个,可谁要我?赵总,你要么?哈哈,而且我爸也不让我找有钱人,说这种人没一个好东西,有些迟早要糟报应。他希望我找个能一起踏实过日子的。”
  “你父亲叫什么?你这样跟他说,‘你也是有钱人。’”赵海江笑女孩父亲思想偏激,不过细细想还真是那么回事,看样子女孩的父亲是个高人,把人看得很透。
  “他叫岳甫清,我上高三的时候赌气这么说过,结果把他气出了心脏病,后来就再也不敢说了,我们家有遗传,我心脏也不好,小时候差点没过来……”
  “哦……严重么?”
  “嗨,没关系,就生下来那几年危险,现在的情况看,医生说我还能活好久呢。”
  又聊了会,一阵欢快的小毛驴的铃声响了起来,是晓晓的手机铃。晓晓撅了一下嘴:“嘘,我爸~失陪一下。”
  “喂,老爸,哎呀知道了,我在外面和别人一起吃饭,马上就回来,好啦我知道了。”女孩边说边推门走了出去。
  几分钟后,女孩推开房门探头:“三位,不好意思啦,我老爸催我回家了,你们慢吃。”
  “嗯,再见,我们也差不多了,饱了,再坐会就走,你忙你的吧。”赵海江拍拍自己圆滚滚的肚子说。
  “你们不吃啦?那我打包一些哦?这顿饭可吃了不少,这个月我金融危机了,求支援~”女孩狡黠地一笑,在得到赵海江的默许后,叫来了服务生。
  “你爸不给你生活费?”“哪能呢,不过,女生的生活费岂是他给得起的?改善几次伙食就没啦~”好像是占到了小便宜,晓晓拎着菜笑着走掉了。
  “现在的女孩啊,花钱大手大脚的……唉……”王师傅感叹着。
  “怎么了老王?你那点儿工资被你女儿花光了吧?哈哈。”老赵开开玩笑,也就没其他人的时候,这群闷葫芦才会说话,赵海江心锁你多说句话我又不会吃了你,干嘛跟个死人一样?
  又坐了一会,看时间差不多了,赵海江点了根烟刚想叫服务员,突然发现不对劲儿:帐还没结呢,怎么能打包?
  果然,等他们到前台一询问,接待员说已经结账了。
  赵海江的眼镜儿差点没跌落下来,他们三人面面相觑。
  哦对了,这张纸条是那个小姐叫我们转交给您的。
  赵海江接过纸条:“赵老板,不好意思啦,父命在身,叫我务必结账,还说从我这个月生活费里扣。你欠我一顿饭喔!”
  赵海江笑着把纸条塞紧兜里感叹道:“我还以为,像他这样的女孩,只会花别人的钱呢。”
  陈俊偷偷地笑,结果被赵海江看到了:笑啥?
  笑啥?没想到赵总居然被一个女孩子请客。
  滚!
  过了一会儿,车开来了,几个人准备离开饭店。
  “先生,先生!”服务员匆匆跑了出来,“你们的包!”
  赵海江一看,是晓晓的包,看样子是走的太匆忙,忘记了带。
  “包都没带,他用什么付的钱?”
  “嗨,刷卡呗,现在的女孩都喜欢用这个,当然,也是他们花钱如流水的主要原因之一。一般这卡放包里,也有少数人会放兜里,以防万一。”王师傅分析道。
  “陈俊!你把这个拿到正阳小区给物管。”
  “好的。”
  “等等……”赵海江叫住了陈俊,犹豫了一下,打开自己的公文包,掏出了自己的名片,塞进了晓晓的包里。
  “去吧!”
  王师傅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赵海江做事很谨慎,尽量不留痕迹,连名片也用的很少,一次出门最多带三张,说明赵总对这个女孩儿有兴趣。
  “赵总……你……”
  “别忘了,咱还欠人家一顿饭。”
  改善伙食的不只是他们,在饭店大厅一角,两个黑黑壮壮的男子正猛吃着,一个三十多岁,一个二十出头。
  “师傅,今天怎么舍得带我出来吃这么高档的饭店啊。”
  “你小子,这几天累的,可以给你记一功,无用功。到头来还黑老子一顿饭,算了,不跟你计较,吃过这顿饭,就当是过年了,知道你今天没回家委屈,凑合着过吧,以后这种事情多的是。”
  “不委屈,我爸说了,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他没怪我不回去。”
  大一点儿的正是忙活起来的强子,另外一个则是刚从警校毕业分配来的肖飞,肖飞可是高材生啊!不仅是公安大学刑事侦查系的本科生,还在政法大学攻读了国际法硕士学位。年仅22岁的他是目前局里学位最高的,也正因为如此,方总觉得交给强子带比较好,其他人还真没这个本事,毕竟警察这活儿比较抽象,经验有时候占了大多数,所以讲究个师傅带徒弟,实践出真知。
  这几天强子带着肖飞到处跑,查证据找线索,小伙子人不错,虽说是警校出来的,但踏实吃苦,所以强子也特上心,强子别的高招没有,就俩字儿:玩命!带着这个徒弟跟着了魔似的,肖飞跟着强子跑了一个星期,就变得又黑又瘦,活脱脱是强子的翻版。
  为了犒劳犒劳肖飞,今天忙活完了,顺便就在侨园饭店吃饭,吃完了要是有空还能去陶然亭走走,目的很简单,教肖飞一些看人识相的技术,肖飞优势是有的,可强子也同时注意到他可能读书用劲儿过头了,对外界了解太少,尤其是世故人情,几乎是一张白纸,而且太书生气,强子想把他的血性逼出来,也想让他练就一双鹰眼,谁叫他是自己的徒弟呢?
  吃饭的时候,肖飞叽叽喳喳地讲着自己这几天的体会,强子就点了一根烟认真听着,一边听着一边瞅着肖飞,有点儿老爸望子成龙的劲儿。
  “这都是最基本的,记住,看人,要学会察言观色,闻其声,辨其人,观其行,识其心。真正的高手,即使远远地看到一个人,也能大概猜出其十之八九。”
  “这么厉害?”肖飞都听神了。
  “嗯,就这么厉害,他们已经不需要再看表情看眼神了,只需要看姿势和衣着就可以读取出足够的他们想要的东西。行了,说多了,现在你也不懂,慢慢来吧。”
  “这些我爸都说过……”
  “你爸?”
  “嗯,他以前读犯罪心理学的。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回小城市了。”肖飞吃着东西回答。
  “那行,我考考你,你看看这满厅子人,你一点儿点儿说,看出多少说多少。”
  “嗯……好吧,先说那个……额……”肖飞努力地让自己这两天看见的东西学有所用,虽然判断的很慢,而且有时候也不是很准确,但对一个新人来说,这已经很不错了。
  “那一桌估计是谢师宴……不过我觉得应该是读专科毕业的……”肖飞略微开始有些冒汗,这是个很费脑筋的活。
  这时候他正好看见晓晓从雅间接电话出来。“他在接他亲人的电话,估计他马上就要走了。”
  晓晓结完帐,又折回了雅间,肖飞一见,有些尴尬地看着自己的师傅:“错了……”
  强子笑着摇了摇头:“我也觉得他该走了。行了,今天收获很多吧?”
  “嗯。”
  肖飞觉得自己判断的没错,就留意了一下那桌,不一会儿,就看见赵海江几个人走了出来。
  “师傅,那不会是包小蜜的吧?老牛吃嫩草?”
  “瞎想什么呢?你见过有小嫩草结账的么?”
  “那他们是什么关系啊?”
  “不知道,反正也不像是父女,你也说了,他刚才是接他们亲人的电话,如果是那几个人打的,那岂不是多此一举。嘿嘿嘿,你饭还没吃呢,别忘了吃饭才是正事儿!你信不信你这样下去迟早要出老胃病。”
  “……”肖飞就刨饭不说话了。
  “下午接着干活,没意见吧?”
  “没!”肖飞这几天跑路下来,腿都走肿了,仿佛灌了铅一样,等肿消了,又活脱脱瘦了一圈,这个苦啊,可是他没说出来。

上一章

第15/34章

下一章

设置
目录
评论
收藏
【关注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看书馆
新用户免费领取3天VIP
看书馆
登录成为会员,免费获取无限量书签
25元开通60天VIP,全站图书免费看
大家都在看

换一换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