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3

第2卷 不能割舍的往事13/34章
第46章 人所不能为
  “361,362,363,364……”军人道歉的方式永远都是最直白的。第二天上午,孙守江先是提交了一份书面检讨,当然没有当众阅读,毕竟这种事情不要扩散的好。当训练结束以后,多喜的训导员被小庄留了下来,其他人都陆陆续续去吃饭了,林锐有点事儿,毕竟这事还是挺大的,他得多方面撮合。苗连站在小庄旁边,手中拿着皮带叉着腰旁观着,孙守江倒也不扭扭捏捏的,直接走到多喜的主人面前,敬了一个礼,说了一声对不起,还说如果不原谅他的话,他就做俯卧撑,做到他原谅为止,然后还没等人家开口,他二话不说就后退了几米边做边喊起来。
  训导员本来碍于这个场合,想开口叫他别做了,被小庄用眼神制止了,于是空旷的草场上,回荡起孙守江报数的声音。
  探头探脑看着的其他人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前天晚上的骚动多多少少还是让一些敏锐的人猜到了,白骏就是之一。
  “乌鸡在干什么啊?”高调边吃豆腐边问,今天的伙食依旧是豆腐,昨天也是,已经有点儿腻了。
  “为自己做的错事付出代价。”白骏看了几眼就吃饭去了,留下一句高调听不懂的话。
  大家小声地议论起来,东北虎一嗓子暴吼把众人镇住了:“吵吵什么,让不让人吃饭了,想去做俯卧撑就去。”说完就接着吃饭了,这几天渔翁和猫头鹰忙的不亦乐乎,就他一个人还在照常训练。于是众人就这么散了,虽然不知道这东北虎的来头,但大家都心知肚明,这家伙不简单。
  “嗷~嗷。”苗连小庄和多喜的训导员都静静地看着,倒是多喜时不时东瞅西瞅,后来干脆趴在地上睡着了,等他再次醒来,看到那个把自己从笼子里抱出来的人还在做俯卧撑(当然,它可不知道那叫做俯卧撑),聪明的多喜很快明白那是那个人在受罚,于是开始骚动不安起来。
  “小庄,也许是我错了,我太心急了,你觉得孙守江的心坎儿,还过得去么?”苗连虽然对上面说话底气很足,但其实他心里是发慌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让他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一丝怀疑。
  “苗连,您没错,您是对的,以前我也觉得您太过心急,可是经过这次事件,我觉得,时候差不多了。”一丝微笑爬上了小庄的面颊——这次他是真的成竹在胸了。
  苗连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没听错吧?那你打算怎么让他迈过那道坎儿?别到时候他的心结没解开,反倒闹出更大的麻烦了,这次是渔翁和林锐好不容易才压下来的,下次就没这么走运了。”出于对小庄的关心,苗连提出了自己的担忧,他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怕毁了这些孩子的前程。
  “这事儿啊,我不行,你不行,不过,我知道谁能行。”小庄嘿嘿一笑,随即问多喜的训导员:“能原谅他了吗?”
  “报告,能!”
  “不要勉强,说实话。”
  “报告!我说能就能!”对待战友,军人永远是不记仇的。
  “那好,帮我个忙。”随后小庄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
  “是!”训导员带着多喜匆匆跑去。小庄对苗连坏笑:“苗连,学着点儿哦。”
  要是平时,苗连早一皮带抽上去了,今天,就让你小子先得瑟一把吧。
  很快那个年轻的训导员就回来了,手里拿着一钵饭菜。
  小庄一看,冲着孙守江喊了一声:“行了,起来吧!”
  孙守江此时已经做了700多个,耐力再强也该感到累了,他从地上撑起来,面色通红,拍了拍自己的手掌,又把身上的草屑都拍掉。
  小庄给训导员使了个颜色,很快,他就把手里的饭菜给多喜,几个示意,聪明的多喜立刻明白了过来,屁颠儿屁颠儿一摇一晃(腿还没好)朝着孙守江跑过去了。
  孙守江看着多喜愣住了:多喜叼过来的是自己最不喜欢,不,准确的说是,最怕的东西。他知道多喜是无辜的,有些愤怨地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教官。
  人如代号,西伯利亚狼,只是用深邃的眼睛静静的看着孙守江。
  小庄没有什么具体的行动,他所做的是围观,倒是孙守江细微的面部表情反倒没逃过多喜的眼睛。
  “汪!”(必须吃!)孙守江哭笑不得了。
  这是个痛苦的过程,不过孙守江这次意识到了,这是这群教官们有意的,他们的用意自己清楚,只是一直心里没法接受。
  犹豫地从地上拾起饭盆,用筷子轻轻夹了一块,缓缓送入口中……
  不舒服的感觉从身体里涌了起来,孙守江强撑着,索性大口刨了起来。
  小庄看着,笑了笑:“苗连,走吧,这没我们的事情了。”
  “行啊,你小子鬼主意真多。”苗连这是真佩服。
  “我说过,你,我,所有人,都办不到,但多喜可以。这叫动物疗法,比如利用海豚的特殊频率的超声波可以刺激自闭症小孩的大脑……”
  “行了你就别瞎咋呼了,要不改天我把东北虎送你?”
  “我可不要……”
  晚上,苗连回到帐篷里,回顾了下这几天的事情,觉得孙守江的事情要告一段落了,下一步就得准备谍报的训练计划了……谍报……老苗一下子想起了那个涅槃的凤凰,马琪彤。不是说他们俩关系多好,主要是一个完全没接受过类似训练的弱女子,让她继续在风口浪尖生活实在是强人所难,苗连想是不是把她接回来,让他也接受谍报训练。
  不过,很快他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第一,她的出现会让小庄心思混乱,她自己也一样,第二,她和自己不同,他有属于自己的事业,自己没有理由为了这种事而去打扰他,毕竟,作为一个人来说,自己对不起她的地方太多了,再有,马琪彤毕竟不是警察,一个夏超就已经是大大破例了,再来个马琪彤还了得?而且也没有专门的地方供他住宿啊。这么多年她就这么过来的,应该没问题,于是最后,苗连怀着一丝侥幸心里,打消了这个想法。
  “明年再说吧……”
  殊不知,如果不是小庄和强晓伟坚信自己的信念的话,这个举动差点儿害死了马琪彤。当然了,这是后话。
  正当苗连准备入睡的时候,林锐推门进来了。
  “猫头鹰,调度说这几天你的手机一直在响,你是不是去看一下。”关于手机的问题,所有参训人员的通讯设备都是收缴了的,由调度统一管理,不过苗连渔翁和东北虎的手机会一直保持开机状态。
  “哦,好的。”
  苗连疑惑:“谁会给自己打电话?”
  等他拿起手机才发现,40多条未接来电全是强子打出的,看样子是有急事儿。
  “喂,我是猫头鹰。”
  “猫头鹰,这几天你死哪去了?”
  “该死哪我就死哪去了,有事儿吗?”
  “一好一坏两个消息,你听哪个?”
  “先说好的吧。”
  “你叫我留心的国际上关于毒蛇的情报,有线索了,至少现在可以确定,这确实是一个组织。”
  “就这么多?”
  “还有,不过等我先把另外一个事儿告诉你吧,我暂时不能帮你留心了,我这出大事儿了。”
  “什么事情这么急?”
  “保密条令,我不能说,不过你要是有兴趣,你可以自己调公安部的档案看,再说这种大事,不过多久就会沸沸扬扬的,好了不说了,我手机快没电了,毒蛇的资料我找时间发你手机上。”
  “好。”
  强子前段时间还比较闲,因为他的擅自行动,方总大怒,于是乎,强子被暂时下放到基层去了,现在他在北京省的房山区优哉游哉过他基层刑警的日子呢。不过这段时间不行了,出了一起大案件,强子凭预感,都将是涉黑和涉贪污的,自己肯定有的忙了,没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啊,尤其是调查上面,各种阻力,一个字,麻烦!(别吐槽,我有意写一个字的,好玩而已--!)可该查还是得查啊,没办法,干!

上一章

第13/34章

下一章

设置
目录
评论
收藏
【关注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看书馆
新用户免费领取3天VIP
看书馆
登录成为会员,免费获取无限量书签
25元开通60天VIP,全站图书免费看
大家都在看

换一换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