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3

第2卷 不能割舍的往事1/34章
第34 辞旧迎新
  “猫头鹰,我给那小子办了个户口,现在他也算是中国公民了,你确定我们要这么做?要是以后他惹出什么乱子我看你咋收场。”来看望苗连的雷燕含着冰棍儿,盯着夏超说。
  “我唯一能惹出的乱子就是把你的脑袋拧下来。”夏超疼得龇牙咧嘴,雷燕嫌他啰嗦(虽然他自己也是啰嗦的类型),先按照猫头鹰的指示给他办了户口和证件,然后……找他单挑,结果华丽把夏超放翻了,雷燕用力过猛,居然把夏超的左臂打骨折了。本来嘛,送到医院去就算了嘛,结果夏超吵着非要来特护病房,雷燕理亏在先,再说这点儿事儿对国际刑警来说也不麻烦。
  于是小庄,苗连,夏超就成了一个病房的了,当然,真正需要住特护的,就苗连一个。断掉的食指和中指是不能再复原的,挑断的脚筋因为孟骠的帮助早已得到比较妥善的治疗,虽然对行动还是有一定影响,但总比废了好,医生的嘱咐是别做过于激烈的运动,除此之外问题不大,不过也至少得卧床一个月,因为这一路折腾,双脚已经充血了,事实上这是好事,很多人因为筋腱受伤期间没有运动而导致了康复后的诸多问题,苗连这也算是物理上的受迫运动了。隔了几天,苗连接上了塑料做的假指,义眼的制作比较麻烦,大概要半个月到的样子。而且左眼的炎症还需要一段时间时间才能消去,这几天苗连都是包着纱布度过的——否则得把不知道的人吓死。至于两个假眼,一个给小庄了,一个……夏超吵着要要,就拿给他玩儿去了,也不知道被他丢到哪去了。
  还有就是戒毒留下的一点后遗症,前几天戒毒所的所长来找过苗连了,虽然是老朋友了,但必要的程序还是得走的,毕竟苗连曾经被注射过毒品,不过得知了他已经基本上戒掉了毒品,那所长也很高兴。只是这几天苗连总是在睡觉,累的,医生说过一段时间精神状态就会好些,多静养就可以了,当然,有夏超在,静养什么的都是扯蛋。他可没忘记答应过要教苗连英语,还嚷嚷着叫苗连教他中国汉字,于是这两件事情成了他唯一呆在医院的理由,不过小庄心说听着苗连那拗口的英语和看夏超那歪七扭八的汉字咋那么想笑呢?
  强子也从缅甸回来了。
  说起他这一行,可真够传奇的,不过不知道他这受伤算不算工伤,方总知道他擅自行动后大怒,当着局里众人的面把他熊了一顿,这不,刚去北京挨了批斗,就一脸衰相地来到云南看望小庄了。
  “小庄,对不起啊,嘿嘿,没时间给你的丫头带话了。”
  “哪能怪你呢,只是早知道就叫别人了,本来以为你时间比较宽裕呢。”小庄看着郁闷的强子,有种忍不住想笑的冲动。这几天他心情异常地好,救出了苗连,自己也平安无事,又和自己的老战友一个个都团聚了,他能不高兴么?医院的日子是无聊的,不过他和夏超苗连住在一个病房,这时候他才发现夏超说话唠叨的种种好处。
  美中不足的是,丫头好像还不知道自己回来的消息,要是这会儿能见到她就好了。
  就这样过了几天,也没什么事情发生。于是小庄和夏超都开始觉得有些无聊了,老呆在医院很憋屈的,这点,常年住院的人应该深有感触。
  “小庄,夏超,你们不用陪我了,去局里找老王叫他把我家的钥匙给你们,你们出院吧。”似乎是知道这两个家伙的心思,苗连把自己家里的钥匙给了他们,这样也好,剩了一大笔费用。
  两人也没多说什么,住苗连家是有条件的……得给他家彻底来个大扫除,这是他的要求,原话是我出院了看见一点儿灰尘就拿你们试问。也不知道苗连多少年没回这个家了,一进门全是灰尘,两人折腾了许久才勉强能住下。也难怪,自从调去当国际刑警,苗连就几乎没回过在云南的家,这是组织上分配的,不大,但住个两三人还是够了。
  苗连的家很朴素,房中养了几株花,基本上已经翘翘了,只有一株仙人掌还依旧有一点儿蔫儿吧蔫儿吧的绿色两个人都是坐不住的类型,夏超就到处晃悠去了,苗连给了他一笔钱,是苗连借的小庄的,够他用个一段时间了,反正也知道他呆不住,而小庄则迫不及待地给丫头打了电话,告诉了他自己这边平安的消息。丫头说什么也要亲自来一趟,他刚去北京参加完什么见面会正往云南赶,自己这段时间不在,也不清楚是什么情况,反正丫头要来就来吧。
  抽空去找了一趟大宝,顺便训了训那群新的菜鸟,好家伙大宝可乐坏了,跟他聊了好久,聊到孟骠时,小庄有些惆怅,不知道他怎么样了,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对于缅甸之行,小庄还有一个最大的遗憾——没能亲手宰了金霸,这个无恶不作的大毒枭。
  不过小庄哪里知道,就在不久的将来,他就真的亲手结果了金霸的性命。
  当然这是后话,而且这个不久说实话也挺久的……
  第二天,丫头匆匆赶来和小庄团聚了。
  “哎呀,好脏啊。”丫头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一进门就说,夏超正好还在外面晃,苗连家就小庄一个人,他大可不必住这,因为他本来就有家,只不过不在临沧市,现在苗连这边缺人,就干脆留在这了。
  “苗连的家,你看得有多久没打扫了?”
  “嫂子不会打扫么?”
  “哪来的嫂子……苗连没跟我提过,下次问问他,嘿嘿,你怎么样,我走的这段时间还好嘛?”
  “还好~反正都习惯了,唉,你每次都来无影去无踪的,也不说一声。”
  “下次一定,一定。”小庄异常高兴,一边连声赔罪,一边接过大包小包的东西,云南还在夏天,很热,此时两人已经出了一身汗,但又不敢开风扇,怕灰尘满天飞。
  “你出去玩儿吧,我把这里打扫打扫,今晚……今晚咋办?”
  丫头脸一红:“还能咋办,看你可怜,就住这了呗。说好了!我睡大床!”这点特权还是有的,优先抢占大床。
  “等下还有个人要回来呢,我跟他一起睡,你单独睡吧。”
  事实证明,有了丫头坐镇,夏超外出的时间明显变少了,小庄打扫完,抽空去交了电视费和宽带费(这东西苗连从来就没交过),然后帮他们折腾一通以后,能看电视了,也能用带来的笔记本上上网了,这样呆在这里日子就不会太无聊了。
  就这样在这里住了一个多月,该见的战友都一一见过,甚至陈排也抽空来看了看,到了月底,苗连也出院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曲终人散,该走的还是要走的,小庄带着丫头回了北京,告别了苗连。
  生活自此重归平静,小庄也放下了自己绷紧的神经,好好放松了下,写写小说,做一些演艺圈的应酬,虽然已经是红人了,但依旧保持着低调——指不定哪天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会被人认出来,小庄有时候自嘲,自己是中国男版特工佳丽。晚上,有丫头的陪伴,也很幸福,两人的感情就这样不温不火,维持着淡淡的和谐,小庄觉得这样也许也挺好。
  日子,是过出来的。
  风去花落风来花开,荏苒的时光静静地流淌,新年的钟声就在不知不觉中敲响了。此时小庄刚刚和丫头去青海旅游完,还没来得及回北京,小庄知道自己很快又得和丫头分别了,自己是陆军预备役的士兵,每年都会定期参加军事训练,而自己的训练科目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时间也会更长,并且是封闭训练。
  丫头知道后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撒了一会娇,嘱咐了注意安全之类的话就给小庄发了远行证。
  当小庄出了门之后,他接到了一条短信:“兔崽子,还想继续给我当文书么?明天2点,在云南,半年前的界碑那,我等你。”
  小庄的嘴微微一笑,一看就知道是谁。随手招了一辆出租车。
  “去哪?”
  “机场。”
  而此时,在云南,猫头鹰和雷燕正在一座烈士陵园中,静静地站了许久。“你告诉他今年不用去参加预备役的训练了吗?”
  “没有。”
  “那你怎么肯定他会来?”
  “我说会,就会,你信么?雷燕。”苗连已经康复了,左眼也已经安上了另一个假眼,今天,他是来祭拜自己以前的战友的,雷燕就和他一起来了。
  “我需要怀疑么。”雷燕摇摇头说。
  “这一次的训练你真的不参加?”猫头鹰转过头笑眯眯地问雷燕,本来他这次组织的训练,是想让雷燕一起参加的,但雷燕说总部不能没人,于是就算了。
  “我都说了不去了,再说这次只能说是一个尝试,我要是相信你们的尝试能成功的话,那我就得相信以后还有机会。不知道渔翁怎么想的,他居然也……唉。”
  “也是。好了不说了,准备下明天晚上的行程吧。”
  “没问题。”
  天灰蒙蒙开始下起了小雨,洗去了大地的尘埃,带来了洁净的新的一年。
  “下雨了,走吧。”苗连转身离开了陵园,就在此时,手机震动了一下,拿起来一看,是一条短信:“当文书你不觉得屈才了?”
  不出所料,这句话就是说小庄肯定会按时到了。兔崽子,够贪的,不过真让你说中了,这次……可远不只是文书这么简单。

上一章

第1/34章

下一章

设置
目录
评论
收藏
【关注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看书馆
新用户免费领取3天VIP
看书馆
登录成为会员,免费获取无限量书签
25元开通60天VIP,全站图书免费看
大家都在看

换一换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