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邪神

正文25/210章
第二十九章 炼狱场
  晓峰左手紧紧按住她那条抖动的腿脚,瞥到她血肉模糊的伤口里面有一个小黑点,他手上的小刀即刻幻变成一把细小的钢钳,探入,钳住,再将那一颗尾指般大小的石子轻轻拉了出来。
  扔掉钢钳跟石子,他低下头,将嘴对上她的伤口开始一阵疯狂的吸吮,几秒的吸吮当中,萧雨寒整条娇身却是如同瘫痪一般垂放在床,脸面微微撇低,半开的两只凤眼直直盯看着这位男孩,眼里悄悄闪过一丝丝复杂的情愫。
  晓峰吐掉血水,往伤口上撕下药粉,缠上药布,又将她双腿根处的淡雅色小内裤轻轻拉下来,站起身松了口气,意念转动之间,那张软床即刻又化回草地慢慢的降了下去,变回周围一片的草地一样,就像是这条娇柔的身子下面那一块草地从来没有发生过变化一样,看不出一丝异样。
  晓峰目光游看了她这一条娇躯二秒,在看到她正盯着自己时,他收回视线,双手塑造出一件浅蓝色的衣袍放到她身上,说道:“你那致命的伤口现在没什么大碍……”
  “你为什么又要救我?”萧雨寒突然打断他的话,第三次问出这句话,不过,这一次她的语气变得十分轻柔,甚至带有小女人般的温驯,她慢慢的爬起身,两只湿润的凤眼对上他的双眸。
  “我没有救你,救你只是为了要送你离开这里……”晓峰又是说出了这个答案,略显稚嫩的脸面一片冷漠,身上散发出一股无形的寒意。
  萧雨寒从地上站了起来,披笼在身上的蓝衣袍轻轻滑到草地上,身上破烂的灰衣袍只能勉强掩挡住她那三点隐秘部分不会暴露出来,却露出一大片娇嫩动人的肉体,在站起来的一瞬,她直直盯看着男孩,突然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可以抱我一下吗?”
  晓峰脸面上的表情微微变动了一下,一时还猜不透这名女人心里面的想法。在这半秒的犹豫间,萧雨寒整条娇躯突然扑入他的怀里,双手紧紧的勒住他的脖颈,开始放声的痛苦:“呜……”像是她的内心里面隐藏着无数的悲痛,而在这一刻,她内心那堵围住所有悲痛的墙突然坍塌一般,所有的悲痛瞬间倾洒而出,两个娇小的肉肩发出十分剧烈的颤抖,发出声声动人的哭声:“啊……”
  晓峰在地上如一根木头一样呆愣在地,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名外表如此凶蛮的女人,此时竟然表现出如此无助的一面,就像是自己一样,外面尽管看似冷漠无情,但只要被她戮破那一面无情的纸膜,他内心将会为了那个人而变得无比的柔软。
  有一种男人好比椰果,椰果表皮坚硬如铁,但里面果汁却是芳香美味,只要穿破那一层坚韧无比的外表,就能让人吸吮到那一片温柔无比的香甜。
  像是哭累了,萧雨寒整条娇躯无力的趴靠在晓峰身上,双手却一直使力抱住他的脖颈,怕他丢下她一样。抬起头,她泪眼汪汪的望着他,哽咽说道:“你不能把我丢出去,你既然救了我就不能再把我往死里推……”
  晓峰两边嘴角微微扬起,抬起手,轻轻扫开她脸庞上的泪痕,对她笑道:“难道你想做我的奴隶?呵呵……”微微的一笑,男孩在女人脸蛋上偷偷捏了一下,神情很是放荡。
  “奴隶??”萧雨寒猛得抬起身子,惊讶盯着男孩的脸面二秒,立刻大声叫道:“我不想做你的奴隶,我要你做我的男人!”
  “臭丫头,要我做你的男人,这话你也叫的出口!”晓峰立刻伸出手往她一条大腿肉揪了一下,大声笑道:“我下定决心了,你以后就是我的第二个美女奴隶,你现在赶快叫我主人。”
  萧雨寒一只手掌大力揉搓着被揪痛的大腿肉,双眼里又淌出了一些眼泪,瞪了眼他,伸出一条手朝晓峰的大腿肉抓去,却又被他一只手紧紧抓住。
  晓峰一只手紧紧抓住她的手臂,将她身子拉到身前,对她笑道:“臭丫头,你还不赶快叫主人,再不叫就别怪主人对你不客气,呵呵……”正说着,他的一只手开始往她的小柳腰伸去。
  “哼!本公主看中你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还想要本公主做你的奴隶,我呸,你休想!啊……”萧雨寒正在嚷嚷的叫着,晓峰突然大力揪住她腰间的一块嫩肉,立刻痛得她全身颤抖,眼泪汪汪,嘴里大声呼痛:“哎哟……”
  晓峰揪住她腰间那块嫩肉的手微微施加着力气,拉下脸她笑道:“你喊我主人了,我就马上松手。不然,有你好受的,呵呵……”
  “啊……你这只臭小狗、臭小王八、臭小男人……”萧雨寒一阵激动反抗之后,却发现越去反抗,腰间的一块肉被他揪得越痛,她挣扎了好一会,眼泪哗啦啦的淌落,非常不甘心的喊道:“臭小主人……”
  “乖~”晓峰松开揪住她腰身的那只手,突然又在她屁股上面重重拍打了一下,见她吃痛,立刻笑道:“以后你再敢不听话,主人让你屁股开花,呵呵……”说完,他即刻闪身而去。
  “臭主人、死主人、小狗主人、王八主人,总有一天,我要你做我的男人!”逗留在草地上的萧雨寒立刻对着晓峰闪去的方向大声叫骂,跺跺腿脚之间,腿伤的伤痛又让她淌下两行眼泪,发出几声痛呼:“啊……”
  一条身影缩地成寸,在几千里远的地处转眼间来到这一片草地,晓峰闪身而至的速度令人无法想像。此时在一片茵茵小草上,萧雨寒一件妙曼的身子曲弓着,摆出一个能令万千男人疯狂的姿势,一条娇躯上已经被一身浅蓝色的衣袍包裹着。
  “哼,臭丫头……”晓峰来到她的身旁蹲下,伸出一只手本来想捏一下她的娇脸,却突然发现她微微撇开的嘴角边,一丝液体正慢慢的淌下,拉成一条透明的蜘蛛网丝。
  晓峰在空气里头微微一笑,两只手轻轻抱起她的身子,意念一转间,他抱着她整条身子已经来到了几千里之外那一片草地上。晓峰将萧雨寒轻轻放躺情媚的旁边,双手在空中轻轻的挥动下,空气中即刻涌现出一缕浓厚的白烟,白烟像是被他的双手指引,开始从空中某个点的位置源源不断的汇出,在空中缓缓的飘浮,流淌到她的身上。
  看到萧雨寒整条娇躯渐渐跟情媚一样被这些厚厚的烟雾笼罩着,晓峰往她一只坚挺的胸脯上面重重捏了一下,萧雨寒当下发出痛声:“嗯……”他立刻轻笑几声,抽身而去,整条魂体即刻离开魂心世界,荡回那个异常隐蔽的石洞里面。
  在石洞里,周围一片静谧,没有一丝变化。想到那头万年黑蟒很可能已经被狂龙教的人抓去消魂,晓峰一刻都不愿停留,一整条灵魂从魂心世界抽出来的一瞬,身形化风,风随心动,控制着这股风形卷开那一堵坚硬无比的洞门,即刻朝着森林外面吹卷了出去。
  整个森林里头已经一片大亮,所有景物在一线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清清楚楚,顺着昨天那条道吹卷了一会,晓峰突然发现几棵二三米粗大的树木被拦腰折断,挡在山道上面,场面很是不堪,这些巨树很显然是遭受到了什么强大的力量,遭受到激烈的打斗一样,他脑海里一下子闪过了那条万年黑蟒的图像,除了万年黑蟒,他还想不出还有其它什么兽物能有这么大的劲力,就算是人类也没有那么大力气,而且巨树的断口并不像是被刀剑劈开那样。
  晓峰顺着这条道控制着风形一路的吹卷下去,森林这个方向里头的树木无一不是被什么强大的力量摧残过,显得很是错乱,很快,他就回到昨天那个他跟鹤少奴打斗过的地方。地面上那口莫约十米宽大的巨洞还是非常刺眼的摆显在那里,令人感到这股力量难以想象,晓峰望着这口深洞也是微微的一惊,不过,在这里他仍然没看到一个狂龙教人的身影。
  顺着侧边的树林吹卷了一会,他突然停在那口大洞对面的几棵巨树后面,从风形里显出人形,瞧看了一会,那口大洞显得非常安静,听不到一丝声响,很似石洞里头根本就没人的模样。
  晓峰身形化成一缕微风轻轻的吹刮而去,吹到洞门边他又止住风形对着洞内一阵张望,洞里面非常的深沉,没看见半条身影,他控制着风形悄悄的吹卷了进去,在整个石洞里逛荡了一圈又一圈,他突然觉得很是失望,洞穴里面不但没有半个仇人的身影,而且瞧里面的模样仿佛他们已经在昨晚离开了这里……
  离开了这口石洞,晓峰在整个森林里吹卷了一会,在一弘上千米来宽大的湖水旁边,他突然听到非常激烈打斗发出来的异响,心中一动。在几分钟的吹卷下,晓峰突然望到那头三四百米长、五六十米来粗大的黑蟒,只是这头庞然大物他怎么望,都怎么觉得它非常可怕!
  三四十名狂龙教的人将这头万年黑蟒围得个结结实实,每个人的身形卷化成一股狂风,在这头黑蟒身边疯狂的吹卷着,手中闪烁着刺眼的剑光,疯狂的戮砍着这头黑蟒的蛇身。
  四个方位为首各站着一名白衣教士,鹤少奴与血德轮正在东西两个方位卷刮着,四位白衣袍老人魂魄修炼很显然已经到了塑形领域,此时,他们双手中纷纷塑造出几十米巨大的武器,严密罩住万年黑蟒的蛇头一阵轰炸。
  万年黑蟒像是遭受到莫大的重创一般,抬起的一个小山似的蛇头,脖颈位置刺着一根婴儿手臂般大小的红色箭支,十几米的箭支虽然没有完全埋入它的脖颈里面,但也能看出已经对它遭成严重的伤害。
  此时,万年黑蟒非常痛苦的扭头摆尾,仰着整个小山似的蛇头对着天空痛声呼啸,像是做着最后一番的垂死挣扎。
  “快杀了它!”血德轮握紧双拳对着众人大吼一声,双手中攥紧的一把十几米钢锤立刻重重的锤砸在蛇头上面,在蛇头上面响起一声金钢碰撞的声响,很像这头小山似的蛇头也是金钢物体制造的一样。
  嗷嗷嗷~万年黑蟒仰头三声痛呼,痛声响彻天际,整座森林里头不断回荡着那三声悲凉的呼啸,闻之令人胸腔里头不自觉感觉到一丝酸楚。万年黑蟒整条三四百米长的蛇身疯狂扫荡,挡荡之下,山崩地裂,大地为之一撼又一撼,现场每个人的心中久久震动,就连整块坚实的土地众人也感觉不到一些踏实,沙尘随处弥漫。
  “啊……”俩名灰袍人在这一刻突然同时发出一声惨叫,他们整条风形还来不及卷开就直接被巨大的蛇身碾了过去。
  “不要给万年黑蟒逃走,它现在已经没有多少精力!”鹤少奴突然拉开嗓门尖声的吼叫着,瞥到这头巨大的黑蟒即将要朝着森林里头逃去,他举起一柄十几米巨大的钢刀立刻又重重的劈在大黑蟒尾巴上面。
  砰砰~那柄钢刀劈开蛇尾一个几米深的伤口时,鹤少奴整个身子也被钢刀上面反弹过来的力气震跌在地,一时竟然在地上爬不起来,大口喘着粗气。

上一章

第25/210章

下一章

设置
目录
评论
收藏
【关注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看书馆
新用户免费领取3天VIP
看书馆
登录成为会员,免费获取无限量书签
25元开通60天VIP,全站图书免费看
大家都在看

换一换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