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神九相

第一卷1/46章
第一章 岑林得子天下来贺
  清明的第一缕阳光照进这个郁郁葱葱的森林,照的池塘上面粼光闪闪,微风荡起波纹,彰显出无限生机。“咚”,坚果落进河里,吓的一条小鱼跃出了水面。一切是那么和谐。
  唯一不足的是河边小屋里传出的焦急的声音破坏了这份静谧,“哇,哇”新生命的啼哭显得那么突兀,不过屋里却传出了一个充满欣喜的中年人的声音“哈哈,我岑家有后了。”不多时就见一个威严的的中年男人两手抱着两个孩子穿门而出,他那刚毅的脸庞上压抑不住喜悦。
  岑林生在大家族,作为岑家的长子,当家却没有子嗣,尽管岑老爷子没有说什么,但他知道老爷子是多么着急。要不是他岑林做事干练恐怕早就失去做大哥的威严了。
  现在老爷子已经把岑家交给岑林打理了,他差的就是一个儿子,不想这个愿望就在今天达成了,还有什么比中年得子更能让这个岑家当家更喜悦呢,而且还是一对龙凤胎。
  岑林大吼一声,只见河里水浪高腾,产生巨大的爆炸,只是苦了那些鸟儿和鱼儿被震的暴毙不计其数。
  这正是岑家能够矗立于世的“动天彻地功”,和薛家的“天地神龙舞”,钟家的“破魂元音”并列三大宝典。如果有人在旁边的话就会发现岑林时候有一个白色气罩将小屋笼罩在内。
  “林哥,孩子,快把孩子报给我看看”屋内传来焦急的声音。
  听到屋内的声音,岑林赶快抱着孩子进去。只见屋内床上躺着一个美貌的女子,不过看起来异常疲惫。
  美貌女子看见岑林进来,想要支身坐起来。岑林快步走到床前,把孩子抱到美貌女子的面前,脸上尽是温柔,道:“水儿,快躺下,别伤着身子。”
  “水儿,这是我们的孩子,还是龙凤胎,你看多可爱。”岑林深情的说道。
  “是啊,这是我们的孩子。林哥,我好高兴。”叫做水儿的女子看着孩子柔柔的说道。母爱的光辉把她衬托的更加成熟。
  两人是在岑林外出办事的时候认识的,两一见钟情,于是便定了终生。本来岑林想给她名分,但是谁叫他死去的夫人是公主。
  “林哥,给孩子取个名字吧。”曾水儿看着孩子缓缓说道。
  “名字我早就想好了,男孩子就叫岑禹,女孩子就叫岑凤儿。让她和你一样漂亮”岑林道。
  “恩。”水儿顺从的点了点,不过看起来很累。
  岑林把两个白玉锁挂在两个孩子的脖子上。屋内的灵气陡然变得浓郁起来。白玉锁上一个雕龙一个刻凤,毫光从玉锁上透发而出,滋润着这里的每一片空间。
  白玉锁乃是岑家宝库中有数的几件宝贝之一,乃是一对,是上古白虎的脊骨所制,让这对龙凤胎佩戴再合适不过。
  本来这对白玉锁就是准备给自己子女的,不过公主临死之前也没有产下一子,让岑林这个愿望一直无法实现。今天终于能亲手带在儿子和女儿的脖子上,这是怎样的一种幸福,恐怕只有身处其境的人才能真切的体会。
  “水儿,明天我就带你回岑家,从此我们就永远在一起好不好?”岑林轻声说。
  “我也不想和林哥分开,虽然夫人已经去世,但她毕竟是公主,这样做皇上恐怕会不高兴的,我......”水儿伤感的说道。
  “不用担心的,以前那是没有禹儿和凤儿,现在即使皇上知道也不会怪罪的。再说凭我岑家的地位,再加上公主已经过世,不会有阻挠的。”不待水儿说完,岑林开口道。此刻尽显岑家长子的威严。
  水儿顺从的点了点头,脸上既幸福又略带羞涩,又带些古怪,好像是在担心见到岑老爷子应该如何做。
  不过岑林并没有注意到水儿的不自然,他现在只有幸福。恐怕在盘算如何把他的宝贝儿子女儿培养成一代人杰呢。
  岑家乃是一千五百年前兴起的家族,祖先是一个走方郎中,在昆仑山中采药时无意在一个山洞里得到上古异宝翻天印。翻天印下面的大石下面印有一片修炼口诀,便是使岑家纵横当世的“动天彻地功”。
  岑家祖先在山洞里一琢磨就是三十年,他知道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天功宝典。
  岑家祖先三十年后毫无寸进,知道达到一个瓶颈,并且已能初步使用翻天印,便出世闯下了一番事业。
  据说翻天印乃是神山脚下的一方神石,当时岑家祖先也不能很好驾驭翻天印。
  一千三百年前以生命为代价动用翻天印击杀上古白虎,在虎脑中得到一对“阴阳玉符牌”,在虎腹中得到一把“天罗刀”,从此岑家更是名声大振,称雄于当世。
  岑林却不知道现在岑家已经翻了天,正在到处找这个家主。因为岑林并没有把自己的行踪告诉随从岑伯,所以岑伯被岑老爷子骂的狗血淋头。如果不是念他在岑家兢兢业业几十年,且错不在他,恐怕早就被老爷子一掌毙了。不过也免不了三十皮鞭,打得鲜血淋漓。
  原来在离京城五千多里的沉寂森林中惊现麒麟,那是和白虎同等的存在。薛家长子薛丁山已经有人过去了,可是现在岑家当家却不知所踪,岑家怎能不乱。
  薛家和岑家唐朝为官。唐王知道沉寂森林惊现麒麟后立即下令岑家和薛家查探,不奢望可以捕捉,或许可以有一点收获,因为麒麟乃是祥瑞之兽,出现处必有祥瑞之物。唐王可是知道岑家翻天印白虎,薛家后羿射神龙威力的恐怖。
  薛家乃是一千年前兴起,至今和岑家并列“两大世家”不是偶然的。当年祖先薛安将军出海,无意中进入空桑海域,在空桑古木的树腹中得到后羿天弓,又无意吸纳了空桑的灵气,不过却惊动了守护的神龙。
  恰巧适逢神龙产子,在神龙虚弱之时开弓射杀。不过薛安也因此爆体而亡,可惜空桑灵气刚刚被吸纳就逸散而去。
  后来其子薛轨于神龙洞中得到“天地神龙舞”,不忍神龙就次绝后,带着神龙角、一截空桑木和和几根神龙指骨,还有一些散落的龙鳞离开了空桑海域。可惜后羿天弓威力太大,一箭穿体,连神龙脊骨都没有留下。
  后来薛轨又在九百年前开弓射杀黑蛇,一箭爆头。黑蛇脊骨被制成黑蛇枪。从此薛家就有了龙角祭练的紫电锥、龙鳞祭练的紫衣青罗衫和青玉衫,与黑蛇枪和后羿天弓一起被奉为传家至宝。
  河边小屋。
  岑林和水儿正在漫步:“水儿我今天早上在镇上听说沉寂森林惊现麒麟,薛丁山已经过去了,我想也应该回去了,就是不知道你的身子,你产下禹儿和凤儿还没有七天,我就怕你......”岑林道。
  不等岑林说完水儿就急忙说道:“我不碍事的,赶快回去吧。我坐马车就好了,我还要去拜访岑相国呢,怎么说也是我的岳父大人。”
  岑林看着略显着急又有些俏皮的水儿,爱怜的抚摸着水儿的长发,说不尽的温柔。
  一个时辰之后,就见一匹骏马和一辆马车靠在小屋外。不多时,就见岑林穿门而出,后面一个中年女随从扶着水儿随后跟出。
  “走吧。”岑林看了一眼车夫说道。
  一声“驾”,马蹄激起烟尘滚滚向后,不多时便远去了。岑林他们走的很慢,不过水儿知道岑林现在归心似箭,催促马夫加快速度,岑林虽然心疼却感激的看了马车一眼。
  两天后。
  岑林站在了岑家门前,老三岑笑宁早已经在门口等着了。看见岑林回来笑着迎上去,他的笑和他的名字一样,让人好像春风拂面,很宁静。
  岑笑宁是长安城中有名的俊美男子,再加上身世不知迷死了多少官宦家的小姐,不过只有经常和他在一起的人才知道那个瘦弱的躯体下掩藏着多么恐怖的力量。
  岑笑宁看着岑林后面的马车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不过转瞬即逝,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大哥做事情总有自己的道理。
  岑林和岑笑宁打了一声招呼后下马来到马车前道:“水儿,到了。”岑笑宁眼中精光一闪,并没有说话。
  只见从马车里出来一个怀抱婴儿的中年女仆人,一会儿一个年轻的美貌女子从马车钻出。那女子一身白衣,乌黑长发有序的梳在脑后,怀抱一个婴儿。出来后叫一声:“林哥”。
  岑笑宁忍不住叫了一声“大哥,这是......”
  岑林赶快过去搀住水儿对岑笑宁道:“笑宁,这是水儿。进去吧,好久没见到父亲了。”说完大步跨门而入。
  岑笑宁不说话赶快跟着大哥进去了,他知道岑林会解释的,这就是多年的信任。
  只见堂内的太师椅上坐着一个容光焕发的老人,眼内不时有精光闪过,不怒自威。一看就知道是岑老爷子了。
  “父亲,我回来了。”岑林道。
  老爷子没说话,看向曾水儿,眼中精光愈盛,不过凌厉中有些疑惑,不知道这个怀抱婴儿的美貌女子是怎么回事。
  曾水儿看着眼前这个老人,内心忐忑,不知该怎么办。
  这时,老爷子开口道:“林儿你要给我一个交代。”
  岑林道“父亲你听我说,因为水儿临产,我不放心就让岑伯先回来。这是我的儿子和女儿,是一对双胞胎,以后您又多了两个孙儿了......”
  不等岑林说完老爷子一步就跨到水儿身边,两手颤抖的向两个孩子摸去。不过又好像害怕自己那双褶皱的双手惊醒两个孩子,嘴里连说三个“好”字。
  多少年处变不惊的老爷子今天竟然失态了,不过大家都知道老大没有子嗣是老爷子的一块心病,今天夙愿得偿,怎能不激动。
  只有曾水儿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个满头银发的老人,只有一个念头“这就是威震天下的岑相国、岑老爷子吗?”
  老爷子毕竟不是寻常人人,知道自己失态了,平复一下激动的心情,威严道:“岑家大庆七日,为岑林接风,庆贺岑家添丁。”老爷子知道唐王不会怪罪,因为当年公主没有为岑家产下一子半女,皇上也有所愧疚。
  不久这个消息就传遍长安,而且正在以一个恐怖的速度向外幅散,王公贵族拜访不计其数。
  岑家老二岑烈向唐王汇报完沉寂森林里麒麟的情况也从皇宫里回来了,就连在雪莲峰修炼的岑清也回来了。
  据说在岑家除了老爷子和岑林之外就数这个清仙子修为最高。岑林得子如此大的事情,这个四妹怎会不回呢。
  岑家门外一片热闹景象,突然一声尖锐的声音响起:“岑林接旨。”岑家连忙向外迎去。
  “岑老爷子年事已高可不下跪。”宣旨官向岑老爷子躬身道。
  “奉天承运,大威德人皇帝诏曰:朕知曾水儿温柔贤淑乃天下女子之表率,封诰命夫人。岑家产子,乃天降骄子,实则佑我大唐,特赐东海东珠800颗,玉如意一对,万年黄金参王一颗,长命紫金锁一对,天云蚕丝锦衣两件,布千匹,汗血宝马十匹,钦此。”岑家众人连呼“万岁”
  那宣旨官读完圣旨之后与老爷子和岑林笑眯眯的说道:“岑老相国、岑大人,恭喜恭喜啊,皇上也很替岑家高兴啊,咱家就先回宫了。”
  老爷子和岑林连道“皇上洪福、皇上万岁。”
  那唐王也是舍得,特别是那万年黄金参王和天云蚕丝锦衣可是不得了的宝贝。
  黄金参王有活死人肉白骨之功,天云蚕丝锦衣可挡万邪,拒雷火。当年有一修者功参造化破开人间界进入七界之一的天界时据说就是穿此衣。虽然那与修者的修为有很大关系,但依然可以看出不凡了。没想到唐王竟然舍得将这件宝贝赏赐给岑家。
  宣旨官刚走不久就听见“哈哈”大笑声从门外传来。
  来者是一华服老者和一个身形高大的中年人。正是薛仁贵老将军和薛丁山元帅,后面仆从后面递上一个长方形木盒。
  薛仁贵大笑道:“诰命夫人生下龙凤胎为岑家再添两丁,恭喜恭喜啊。我是个粗人也没什么好的东西,就送一把‘太炫乌金剑’,老岑你不要嫌弃啊,哈哈。”
  岑老爷子:“哪里话,谁不知道‘太炫乌金剑’名震天下,采万年沉玄铁加昆仑乌金掺和神龙指骨锤炼十年而成,要是再嫌弃干脆把你薛家的紫电锥拿过来算了”
  两人相视大笑,走进内堂,岑林和岑烈在外厅接待客人。

上一章

第1/46章

下一章

设置
目录
评论
收藏
【关注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看书馆
新用户免费领取3天VIP
看书馆
登录成为会员,免费获取无限量书签
25元开通60天VIP,全站图书免费看
大家都在看

换一换

客户端下载